强国就要不择手段:武器江湖的黑道规则

中国军工山寨争论背后:武器江湖的黑道规则

最近,关于某战机的知识产权再次引发议论,如何理解这种外观一模一样的“自主知识产权”?

武器从来都不是普通的商品。战争状态下,抢来的枪永远比买来的多得多。和平时期,先进武器卖谁不卖谁,本身就是战略结盟还是遏制的重要标记。

在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中,独立自主研制原子弹的596工程之所以刻骨铭心,原因之一就在于:它揭示了外援的利益本质,不管这种外援是来自政治结盟的亲热,还是趁机敲竹杠。正如很难判断武器本身是惩恶扬善,还是助纣为虐一样,武器贸易的道德评判从来有其为难之处。

冷战时期,前苏联的经济间谍活动每年开支的薪金和贿赂就高达14亿美元,回报是北约国家上千项武器系统和民用技术的秘密,这个部门的收益有时甚至超过整个克格勃的年预算。“西方正在为两个军事预算投资,一个为自己,一个是为敌人,”一名法国官员当时曾写道。

在冷战后独特的国际政治格局形成的中俄军贸,使中国国防现代化获得了重要的助力。作为仅次于石油天然气的第二大出口商品,武器对俄罗斯经济复苏的贡献也有汗马功劳。

然而时至今日,武器依然是高度政治化的贸易,虽然世界500强对中国这个大市场趋之若骛,西方军火巨头却最多在中国展会上摆个宣传性的模型。继冷战时期封锁苏联的“巴黎统筹委员会”之后,西方国家对中国武器禁运的体系被类似机制延续至今。

即使在西方国家之间,尖端武器的贸易也与政治亲疏和经济实利密不可分。能参与联合开发F-35 JSF战斗机的都是美国核心盟友,但该计划仍安排了多达10亿美元防止隐身技术被盗用,以及研制一种简化的出口型。

对今日的俄罗斯而言,中国将引进吸收与自主突破相结合的实力早已有目共睹,因而一些战略性核心装备的对华出口日益困难。中俄联合研制第五代战斗机的前景曾展望多年,很快分道扬镳,也与未来战略关系中竞争的一面不无关系。

同样,在近期利益上,如果硬要说中国近年的武器发展没有吸收俄罗斯经验和成果,这些价格更便宜的新型武器不会在国际市场与俄罗斯展开竞争,显然不够客观。

不管山寨如何风靡,这一做法的尽头也不远,因为没有合作方会傻到永远吃亏,也没有永远一方有求另一方的单向利益。即使山寨者成就霸业,只要没有规矩,被新的后来者山寨的风险随之而来。更何况,也不敢肯定,每次对利益受损,但又需要保持合作的伙伴,受益者没有在别的场合或利益上加以安抚。

强调“知识产权”在握,无非是排除了扯皮,但到底能否真正“自主”,也很容易检验,因为引进来源正在枯竭。只须静观国产航母和新一代战机用多长时间问世、达到满意标准,被寄予出口期待的后者能否第三世界国家买得起、又能应付西方产品,便一目了然。

在国内道德也有麻木之嫌的中国,国家利益最大化与有规矩才有江湖的观念之间,似乎存在激烈冲突。由于相关内情从未公开,以致有人真诚地相信:军工无专利,有自主创新成分就不算侵权,逆向工程者其实早已吃透理论,无非是有个模板快出产品。

这些说法都不准确。

事实是,军工专利的国际保护的确很残缺,前苏联集团尤其不讲究,空子很多,但有空子绝不等于天经地义。严格意义上,的确不能说任何相同都是侵权,但要衡量也有的是规则,前提是双方共同遵守。逆向工程可以说得很神奇,现代技术也的确越来越不是简单反设计就能成功,但模仿者自身的这种投入并不能掩盖一个现实:尖端技术最大成本就在试错,有现成答案节省的成本是一笔巨大利益。同时,经常直接从答案倒推思想,独立探索能力和全过程经验仍将是短板。

至于山寨到底如何评价,其实面子之外,更重要的是:你如果还立足于中苏合作破裂后受制于人的刻骨铭心,认定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或者武器搞好了就早点世界大战,打完规则由我定,那尽可以对任何技术合作关系杀鸡取卵;你如果认为国际关系历来假君子真小人,间谍都长期存在,何况美国在政治上那么霸道,中国不能拘泥规则,强国就要不择手段,不计代价,存在即合理,也尽可以师法克格勃。

但是,如果你相信在世界和平可以保持的大环境下,即使长期混乱和另有一套规则,国际军品贸易也终归要逐步规范,才有可能长期合作,最终提升自己,更多分享这一典型高技术产业的丰厚经济回报,还是尽早抛弃短期行为。毕竟知识产权是保障市场经济创新和公正的灵魂之一。

更重要的是,在思想上,世界固然有丛林竞争的一面,但纵使黑道也有江湖规则;强我国防需求迫切,但已不是救亡图存那样特殊;且不说价值观感召天下,哪怕是装,一国也不宜对君子形象无所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