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海军上将表示想和中国舰载机飞行员聊聊。

国防部长梁光烈请他喝茶,会谈气氛非常良好。

曾任美国航母指挥官并多次驾机在航母上起降的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温尼菲尔德(James Winnefeld)海军上将27日公开表示:想跟中国飞行员聊聊,看看他是否也觉得在航母上降落跟自己的感觉一样有趣。温尼菲尔德祝贺中国航母技术取得新突破,但告诫中国:航母要有效运作,还有长路要走。

温尼菲尔德27日晚在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演讲。他在回答中评社记者问其对中国战机在航母上成功起降的反应时做此表示。11月23日,中国空军飞行员戴明盟驾驶J-15战机在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上成功降落,成为首位在航母上成功起降的中国飞行员,引起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

在34年的军旅生涯中,温尼菲尔德的主要战功是在航母上建立的。他本身就是F-14雄猫战机的飞行员,多次在航母上起降;他曾是美国第一艘核动力航母“企业号”的舰长,曾担任“罗斯福号”航母作战群司令和美国海军第六舰队司令,参加过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他还指导过美国电影《壮志凌云》(TOP GUN)的拍摄。

温尼菲尔德表示,祝贺中国海军取得的成绩,能够在航母上起降是重大的一步,但有效运营航空母舰绝不仅是单架飞机降落,要做的事情多得多;中国海军要部署应有的航母系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还是要祝贺他们迈出了重大一步。

对于奥巴马第二任的中美军事关系,温尼菲尔德强调,虽然美方认识到两军之间有很多分歧,但美国希望与中国建立很好的军事关系,这样才能双赢。他以几年前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危机时,美俄军方高层通过加强沟通化解紧张关系为例,说明外交手段和对话交流有助于增进理解,避免误判,改善关系。

温尼菲尔德认为,中美两军可以先聚焦有共同利益的领域,比如打击海盗、人道救援。他对中评社记者说,这些都是着手合作的好起点,然后再迈向更富挑战性的反恐等领域。

今年8月,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蔡英挺率团访美时,就是与温尼菲尔德会谈。当时温尼菲尔德表示,任何大国之间都不可避免地会有矛盾和摩擦,重要的是双方要加强对话,增进战略互信,防止误解误判。

美国海军部长马伯斯正在中国访问。中国海军司令员吴胜利在会见马伯斯时,介绍了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试验试航以及舰载机上舰飞行训练情况,希望双方在联演联训、军舰互访、亚丁湾护航、搜索援救、院校交流等方面加强合作。双方还讨论了南海航行自由等问题。

被主持人问到中美海军将来是否可能利用航母,在保护能源海上运输线方面在中东展开地缘合作时,温尼菲尔德表示,不能说绝不可能,但现在很难,因为两军还没建立这种关系,而美国与阿拉伯湾和印度洋沿岸的伙伴有强劲的关系。他认为,在可预见的将来,难以预测中美海军能在保护能源运输线上展开地缘合作,因为两军建立互信可能需要几十年时间。

在演讲中,温尼菲尔德承认,美国今后10年要削减国防开支4870亿美元,如果明年1月2日之前国会无法就税收和减债问题达成协议,将再自动减少军费开支5千亿美元。这样资源有限的新时代与911事件以后美军敞开口袋花钱的时代已大不相同。他指出,虽然奥巴马第二任内,美国军事资源有限,并更多地转向亚太地区,但伊朗仍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最大威胁,需要着力应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