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国家海洋局上月30日宣布,中国海监编队当天上午10时许在钓鱼岛领海内对非法活动的倭方船只进行监视取证,并对倭船实施了“驱离措施”。这是中方第一次公开宣布在钓鱼岛中国领海内“驱离”倭国船只。这将成为中国收复钓鱼岛过程中又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理所当然的,事件引起了海内外舆论的高度关注。

要瞭解此次中方“驱离”倭国执法船的意义,还要对中国在钓鱼岛海域的执法历程做一个简单的回顾。中国对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的执法活动主要是从2010年9月开始的。在那以前只是有零星的执法活动,并没有常态化。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中国基于中倭关系及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大局考虑,在钓鱼岛问题上一直保持克制、低调姿态,尽量避免因此引发冲突,遇到争端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问题是,中国的善意并没有遇到倭国的同等回应。相反,倭方却视中国的善意为软弱可欺。这在2010年秋天的撞船事件中,表现得特别明显。撞船事件发生后,倭国海上保安厅竟以涉嫌妨碍公务为由逮捕了中国船长詹其雄,而且一改过去抓人后当天即释放的做法,而是由倭国石垣简易法院批准检方拘留詹其雄10天,同时以涉嫌违反《渔业法》对中国渔船展开调查,致使中国船长被非法关押了十几天后才在中方的强大压力下获释。

现在看来,这次事件注定将在中倭关系史上成为一个具有转折意义的事件。事件让中方认识到,再在钓鱼岛问题上继续原先的克制与忍耐,将进一步纵容倭方的强硬与蛮横。自那以后,中方开始以常态化的方式在钓鱼岛海域实施巡逻执法。

不过,当时的执法有两个局限,一是从范围上看,执法船一般都与钓鱼岛本岛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很少进入钓鱼岛12海里以内的范围;二是从方式上看,中方的执法方式略显被动,一般都是倭国海上警卫队的船只率先向中国船只喊话,要求中方船只离开钓鱼岛海域,而中国执法船只是被动地回应。

但以这次中国执法船“驱离”倭国船只为标志,中国对钓鱼岛海域的执法已经发生明显改变。首先从范围上看,这次国家海洋局证实,中方进入了钓鱼岛的“领海”之内——也就是12海里以内执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10月31日的记者招待会上所说,钓鱼岛形势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结合这个表态,我们可以预计,12海里以内执法将成为中方执法的常规方式。这不仅仅是比过去更靠近钓鱼岛而已,而是有着特殊的含义。因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一国领土海岸线的12海里以内属于该国的领海,在此区域内该国享有排他性的主权。

其次,从执法方式上看,这次中国渔政执法船在钓鱼岛“领海”内对非法活动的倭方船只进行监视取证,并对倭船实施了“驱离措施”。它表明,中国对钓鱼岛及附近海域的执法方式,已经由原先的“被动应对”转向“主动出手”。虽然这其实是把钓鱼岛当作中国固有领土的必然做法,但与过去相比,仍然具有飞跃性的意义。它透露出的资讯是,中方在处理钓鱼岛问题上的底气也比以往更足,也预示着中国将采取更加积极、自信的姿态。

显然,钓鱼岛形势已经势易时移,今非昔比。对于倭国来说,最重要的是面对现实,承认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尽快开启通过谈判解决钓岛争端的大门。

我们也注意到,由于中方的强硬举措不断出台,倭国朝野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也开始出现松动的势头。倭国副首相冈田克也10月21日在谈到钓鱼岛“国有化”背景时,公开批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此前的“购岛”计划,称“东京都带头将钓鱼岛问题扩大是错误的,东京都无法承担外交问题的责任,结果此事招致中国非常严厉的反弹。”冈田同时表示,“倭国虽然与中国不存在领土问题,但有争议也是事实,双方必须通过对话解决现在的状况。”此外,倭国前首相鸠山由纪夫日前也委婉地敦促政府承认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的事实。

不过,就主流意见而言,倭国政府仍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在此问题上继续负隅顽抗。倭国外相玄叶光一郎在10月30日的记者招待会上仍然称,将在“不改变不存在主权问题”的前提下,寻求解决问题的纷争。

问题是,不承认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就等于堵死了谈判解决争端的大门。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倭国继续以这样的态度对待钓鱼岛纷争,结果只能是引来更大的事端。近来中国渔政执法船在执法方式的转变,对倭国来说就具有警示意义。

本文内容于 2012/11/17 19:52:07 被秦汉之封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