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1月11日是巴勒斯坦前领导人亚西尔•阿拉法特逝世八周年纪念日。时过八年,人们对阿拉法特的热爱没有减退,而且在另一位老人身上得以延续。

容貌酷似

在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当举行重大活动时,经常会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戴黑白方格头巾、穿草绿色军装的人,他凸起的双眼,又粗又尖的鼻子,花白的络腮胡须……这让人迅速联想起一个人——阿拉法特。

他时而跟人握手,时而伸出两根手指做出“V”型向人挥动致意,他的出现引起一阵骚动,有人停车观望,有人赶**手机拍照,还有人冲他大叫“阿布•阿玛尔”(阿拉法特的化名)。也有年轻人低声戏谑地问他:主席,啥时候能领到工资?

首次来这里旅游的摩洛哥人阿米尔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莫非阿拉法特从坟墓里钻出来了?!”

其实他是阿布•萨利赫,现年59岁,因为酷似并模仿阿拉法特,成为巴勒斯坦民间和网络上的红人。他最辉煌的经历是,曾经在巴勒斯坦一所大学毕业典礼上扮演阿拉法特。他乘坐着阿拉法特生前的奔驰专车,向周围冲他欢呼的学生挥手致意,并被邀请坐到主席台上。

他说,发现自己酷似阿拉法特是个很偶然的机会。在2004年阿拉法特去世的第二天,他戴上黑白方格的头巾,他的两个儿子看到后开始鼓掌惊叫:阿布•阿玛尔!他自己对着镜子看了看,还真像。

他开始故意留些胡须,并模仿阿拉法特的动作、表情,他还背诵阿拉法特的很多演讲,他甚至连阿拉法特患上帕金森症后嘴唇的颤抖也学会了。

“迷惑”以军

一次过检查站时,以色列士兵一看到他,开始呼喊“阿拉法特!”他们把他拦下,打电话把在附近执勤的士兵都招呼过去,一个个跟他合影,然后才放行。但是他的长相有时让一些士兵不快,把他拦在检查站等好几个小时。

八年来,他经常受邀参加各种纪念活动,至今已参加近百场,但都没有报酬。他说有时候也会接到出席包括婚礼在内的商业演出的邀请,但他都拒绝了,他觉得他是阿拉法特,就应该像阿拉法特那样,不应谋取个人利益。

为了出席各种活动,他共准备了5套行头,这几套军服都是参加各种活动后巴勒斯坦官方和军队赠送的。他平时会把这些衣服细心叠好放在家里,只有重大场合才穿出去。

他说,“人们是因为热爱阿布•阿玛尔才喜欢我”,“但阿布•阿玛尔是个神话,其实谁都模仿不了”。他说,阿布•阿玛尔在世时乐于帮助所有的人,有什么难处大家都会去找他,如果自己有很多钱,也会这么做。

生活拮据

可惜他没有。阿布•萨利赫仅仅是一个卖菜的小贩。

阿布•萨利赫的家在离拉姆安拉40公里外的希伯伦。他有6个孩子,有的还在上学,妻子生病了,大儿子曾经被以军打伤头部,至今仍然需要天天服药,这些生活的重担都压在他身上。

为了谋生,他和大儿子租住在拉姆安拉一所难民营的房子,定期把卖菜的钱带回家。

在他临时的住所里,房门的玻璃多年前在冲突中被子弹打碎一直没有更换,冬天的寒风呼呼吹进小屋。门口放着许多捡回来的纸箱子和空瓶子。房间里漆黑一片,除了一个沙发外没有任何家具,锅碗瓢盆全都堆放在地上,铺盖也在地上。

他说,家里没有电,也没有水,想喝水要去附近的加油站取。他苦笑着说:“我现在的生活是阿拉法特曾经住在山洞时那段最艰苦的岁月。”

他点着了蜡烛,房间顿时明亮起来,挂在墙正中央的一张阿拉法特的刺绣画像清晰可见。和在外面神采奕奕的领袖范儿相比,在家里的他有些黯然。

问起他最快乐的事情,他说,是把挣的钱带回家,给孩子买食物的时候。

本文内容于 2012/11/13 12:51:30 被依然是中国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