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访华盛顿阿灵顿国家公墓

访华盛顿阿灵顿国家公墓

周五了,又赶上一个长周末,要星期二才开始上班,心里琢磨着周末上哪去混吃混喝,走出了办公室的门。突然,手机响了起来,看看是熟悉的号码,于是按下了接听键。耳边响起了那个急切地声音:“快回家,我过来接你,到华盛顿去一趟。”不容我回答,电话就掐断了。

想想上次去华盛顿不够尽兴,这又赶上长周末,正好有顺风车,何乐而不为呢?到家门口时,车子已经在等我了。不容分说,塞进车里,就往南急驶而去。路上才知道是要送一些急件到华盛顿,只好连夜出发,考虑到我坐车不打瞌睡,正好路上可以聊天,于是我成了不二的选择。出了水牛城,在路边快餐店吃了晚饭,多准备了一些咖啡,然后连夜赶往华盛顿。

我对华盛顿印象不错,那里的建筑,那里的宁静,包括那里的博物馆都那么迷人。天刚亮,我们就如期到达,把货交接后,要等到下午才能返回。朋友建议去五角大楼看看,我欣然同意。上次到华盛顿游时只见导游用手那么一指说那边就是五角大楼,总觉得有点模糊。去问酒店前台小姐,那个满脸倦意,一看就是一宿没睡的漂亮小姐建议我搭出租车过去,她说不知道那边能不能停车。想想我必然也是一脸倦意,道路还不熟,于是立马请她帮叫一辆出租车。大厅里有免费的咖啡和糕点,毫不客气地倒了一杯,拿了几块糕点,坐在软软的沙发上,开始有了睡意。眼还没闭好,出租车就到了。那个黑黑的帅司机看到我的那副尊容就笑,嘿嘿,不管了,蓬头垢面的游览美国首都,应该也算是正常吧。

出得门来,突然想起那条街道叫阿灵顿,于是问司机缘由。司机手一挥说:看到那边的墓碑了吗?那就是阿灵顿国家公墓。哦,原来如此,这条街道以这个公墓而命名,或许是这个公墓以这条道路而命名……,管它这名字怎么来的,先睡几分钟。没想到刚才被赶跑的睡意还没回来,我们就到了。我问司机,911被撞的是哪个角,我想去看看。于是出租车缓缓前移不到百米,稳稳停住,司机告诉我就是那个角。我推开车门钻了出来,告诉司机不用等了。司机挺nice的告诉我,沿着五角大楼往回走,那边可以搭乘地铁回去。

看着司机走了,我举起了照相机,想拍几张照片以示到此一游。凭空响起一声断喝:不许照相!手一哆嗦,方才注意到路边禁止拍照的标记。可是,是谁在吆喝呢?我转着圈往四面看去,不见一个人影……这声炸喝来自何方呢?不照就不照呗,我转过身,慢慢往回走,准备去搭乘地铁,顺便围着这个大楼转转也成。一个楼梯出现在眼前,梯子的端头有着一条摆满鲜花的走道,我沿着台阶向上走去,一个穿制服的大汉从上面下来,微笑着对我致早安。我胆子开始大了起来,先前的断喝声早忘得干干净净,轻车熟路般地沿着过道向大楼的大门走去。一个路障出现在眼前,原来是不许参观的。这时,从里面出来了一个身着便装的男士,我迎上去问他什么时候可以进去参观?他没有正面回答我,只说,不要在这里停留,这里不安全。看看周围若隐若现的警车,大约就是他所指的“不安全”了吧。无奈,我拿出酒店前台小姐给我的地图,问他怎么搭乘地铁回去,然后按照他指得方向往车站走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在五角大楼前拍的两张照片

到了车站,停步研究柱子上挂的地图,发现我们离阿灵顿国家公墓非常近,就决定走过去看看。可是通向车站外面的门不允许通行,只好回来问车站的工作人员,绝妙的是,居然连公车司机都不知道我们搭乘哪路车可以到国家公墓一游。一辆警车从身边驶过,朋友手一抬就把警车拦了下来。还在我发愣的瞬间,警车摇下车窗玻璃,一个笑眯眯的女警正看着我。忘记了慌乱(我最怕和警察打交道,这或许是开车人的通病吧),我急忙拿出了地图,说我想去国家公墓,不知道怎么走,警察告诉我,沿那条通道下去,搭乘地铁,一站就到。谢过警察,我们直奔地铁而去。看着那条长长而且略显陡峭的电动扶梯,我暗想,这个破地方藏在地下的部分该有多深?向内延伸五圈,莫非向下也有五层?

到了地铁站,直奔通道所夹的那个小亭子,按多伦多的惯例,那里当是卖车票的地方。没想到亭子里面的黑哥往我身后一指,说要到机器上买票,只好又奔到机器跟前来。那个高高大大的机器,闪耀的说明,晃得我眼花耳鸣,无法集中精神。一个清洁工走过,看出了我们的疑惑,于是主动问我们是否需要帮助。在他的指导下,我们顺利购买了车票,通过了验票机进入了站台。看着标有不同颜色的标识,新的问题出现了,我不知道哪个站台往哪个方向的车是我们所需要等的,惯用的手段就是问。于是,一个准乘客进入了我们的视线,成了我们问路的下一个目标。

总算顺利的搭上地铁,来到了阿灵顿国家公墓。大约因为是周末吧,来参观的人真不少,一群一伙的不少旅游团队在里面穿梭,加上单独游玩的个体,还真有点热闹。看着整齐的墓碑,读着碑上的介绍,看来一战二战的死难者居多,这其中有将军,也有士兵,当然也有越战的……。阿灵顿是美国最大也最著名的国家军人公墓,建于1864年,由陆军部管理,并规定只有美国荣誉奖章获得者、为国殉职的现役军人、长期服役的退伍老兵、在联邦政府担任过高级职务的退休老兵和他们的遗孤,才有资格在此安葬。这里规模不小,占地达170公顷,呈半圆形。周围树木葱郁,园内芳草如茵,墓地延绵起伏,加上洁白整齐的墓碑犹如一列庞大的军阵,声势浩大颇为壮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沿着环绕小山而行的道路,一直可以走到山顶。山顶有座两层楼的小楼,这就是著名的阿灵顿舍,是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的后人的产业,而另一个有名人物,南北战争期间南军统帅,大家熟悉的李将军也曾在此居住。他可不是外人,他是华盛顿曾孙女的夫婿。在南北战争期间,阿灵顿庄园先是成为联邦军队的司令部。之后,由于无法按战时的规定亲自向联邦政府交纳税款而被没收,庄园的部分土地开始成为阵亡士兵的墓地。1882年,阿灵顿舍的前合法继承人,罗伯特•李将军的大儿子,向法院状告联邦政府未经合法程序侵占私产胜诉。联邦政府在归还产权的同时,提出以15万美元购买阿灵顿庄园,双方达成协议。1933年,阿灵顿庄园划归美国国家公园部管理,成为今天的阿灵顿国家公墓;昔日的阿灵顿舍被建成纪念馆,并尽可能地恢复了当年罗伯特•李将军居住时的原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站在高高的山顶,可以眺望远处的华盛顿纪念碑,以及国会山庄,而转个身,则可以看到五角大楼的身影。沿着坡地向下,是有序排列的墓碑,20多万人埋葬在这里。有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军总司令潘兴将军、有前国务卿,曾任驻中国国民党政府特使马歇尔将军、有二战中美国海军舰队司令哈尔西、有包括杜勒斯,塔托夫和肯尼迪在内的多位军政要员、以及历届战争中阵亡的无名战士。此外,这里还有一些军事纪念碑,以纪念那些战火中离世的亡魂。除了少数军政要员外,墓地不分等级,将军和士兵并肩而眠。而很多墓碑下,埋葬的不仅仅是死去的军人,还有他们的妻子和孩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游荡在墓碑间小道上,心潮起伏。我们人类历史,其实就是一部战争史。我们在一代一代地卷入战争,留下了一尊一尊墓冢和一个一个悲哀的家庭。虽然人们以各种不同的方式纪念着在战事中失去的亲人,在心里仍然因为这些魂灵的消逝而叹息。战争给我们留下的是破碎的家庭和废墟般的家园,可是我们人类依然乐此不疲,继续不断地把家人把亲人送上硝烟弥漫的战场。

看着这些排列整齐的墓碑和那些在其中穿行的人群,突然产生了感慨之情。这个国家公墓,除了安息着数十万曾经的军人外,每天还有数千慕名而来的访客。这个隔绝在阴阳两界之间的场所,没有那种戚戚之感却令人顿生肃穆。那些在战争中捐躯的将士,虽然早已离开了这个喧嚣的尘世。然而,他们作为战士,仍旧在捍卫着一方国土。他们并不孤单,因为他们的战友,他们的亲人,甚至仅仅是思慕之心,依旧在伴随着他们。

[后记]

去华盛顿是两年前的事了,上面的稿件也基本是两年前写的,由于自己的丢三落四,找不到把图片放到哪个文件夹里了,所以一直没有发。几个月前找到了图片,可是又没有发帖的名目,一直就拖到了今天。

今天是阵亡将士纪念日,所以借这个机会把这个早已写好的帖子重新拿来发布,算是对这个纪念日的一个纪念吧。--- Nov. 11

破铁叉,上传图片比牛车还慢,结果算好的时间也在莫名其妙中耽搁了。无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11/13 5:10:30 被tiantianzaic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原创]访华盛顿阿灵顿国家公墓


曾去过洛杉矶等地,目睹了二战将士之墓地,图片。 美军的墓地清爽干净,经过精心设计,阵势严谨。


记得艾森豪威尔说过:愿所有在自由中生活的人们铭记:是这些军人及其战友们用生命为我们换来了自由。我们对他们的报答是充满感激之情的纪念和继承他们为之牺牲的永不磨灭的事业的决心。


我相信:只有人们都知道战争为什么发生才能防止战争;只有后人都记得前辈的苦难,历史的罪恶才不会重演。




任何一个国家,都有英雄,但是我觉得真正的英雄是那些为了民族、和平、伟大的国际主义以及人民财产安全而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而绝对不能包括像日本那样,把甲级战犯当作英雄而纪念的。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