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哭:老兵患血癌视力逐渐模糊 失明前到天安门看升旗

想哭:老兵患血癌视力逐渐模糊 失明前到天安门看升旗

想哭:老兵患血癌视力逐渐模糊 失明前到天安门看升旗

天安门广场。老兵喻彬和妻子一起看升国旗,向国旗敬礼。

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江苏南通人喻彬,因患上血癌,视力逐渐模糊,但他心中一直有个愿望,失明前,能到北京看升国旗。

47岁的喻彬出院后,从河北赶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看了一场升国旗仪式。当国旗升起时,他敬了一个军礼,终于了却这桩多年心愿。

老兵不幸患血癌

1982年,喻彬从江苏省南通市入伍。当时,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战斗中,他火线入党,并荣立三等功。

退役后,喻彬回到老家如东,被安排到马塘电影院工作。之后由于单位改制,他下了岗。前两年,喻彬买了一辆小卡车准备跑运输。

2011年2月22日,喻彬装货时,鼻子突然大量出血。送医检查后,被确诊为重度再生障碍性贫血(血癌)。这种病最有效的治疗方法是骨髓移植,但供体缺乏,费用高昂。

巨额医疗费对于喻彬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在江苏南通治疗3个月后,喻彬只得回家,在当地医院靠输血和输血小板维持生命。

为治疗疾病,喻彬花光家中所有积蓄,连跑运输的汽车也卖了,又向亲朋借了8万元,但30万元花了出去,病情仍不见缓解。

去世后捐献遗体

面对死亡,上过战场的喻彬没有畏惧。今年4月,所有借的钱快花完后,喻彬打算放弃治疗,并向当地医院申请捐赠遗体。

“我觉得治不好了,也没钱可治了。”喻彬说,他死后愿将他身上所有能用的器官都捐出来,眼角膜、肾脏、肝脏……只要还有用的,我就愿意捐出来,“我不怕死,但愿死后身上器官,能在别人身上发光发热。”

听说儿子捐献遗体,喻彬的父亲起初坚决不同意。喻彬说,父亲年纪大了,按老家的风俗,觉得人去世之后,遗体应该完整入土。经过喻彬夫妻俩的劝说,老人最终还是在遗体捐赠书上签了字。

笔记本上记满好心人士

今年6月,喻彬被送往河北平安医院治疗。住院三个月来,喻彬先后接受社会人士捐款,共筹得10余万治疗费。

如东爱心志愿者季小强说,他听说喻彬事迹后,深深为之感动,为让喻彬能更好接受治疗,志愿者们专车将喻彬送往河北治疗。

对于这些好心人捐助,喻彬说他一一记录在本子上,上面有好心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病痛折磨着喻彬,一提起女儿,喻彬脸上会露出笑意。喻彬说,他女儿今年刚参加高考,成绩不太理想,上了南京一所普通大学,“女儿很懂事,她一直想学护理专业,以后能照顾我,但没能如愿。”

因原始病引发,喻彬两眼都现出血点,视力逐渐模糊。现如今,他右眼基本失明,左眼视力仅有0.4,两眼最后都会失明。失明前,他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去北京看升国旗。

- 现场

国旗升至顶端 他敬了一个军礼

26日5点多,秋意渐浓,喻彬在妻子搀扶下,在家人以及志愿者一行四人陪伴下,早早来到天安门广场。

当时,广场早已人山人海,大家纷纷向旗杆周围走去,但喻彬因身体虚弱,他没有向前挤,只能站在外围。

由于升旗时间没到,喻彬穿着一件灰色外套,伫立在广场上,两眼盯着天安门,凝神良久。“这里太好了。”喻彬说,他这是第一次到北京,没想到北京这么大,更没想到来看国旗会有这么多人。

说完之后,喻彬跟家人站在一起拍照合影。照片出来后,喻彬手持两张照片,相互比对,端详很久,苍白的脸上不觉挂满笑容。

当听说喻彬是老兵时,出院以后,特意从河北赶到北京,不少观看升旗仪式的人,向老兵打招呼,而老兵总报以微笑。

6点05分,国歌突然响起,喻彬快速收回照片,拉了拉外套,像站军姿一样,笔挺地站着,两眼注视前方,两手耷拉着紧贴裤缝,注视着旗杆,因个头不高,又站在外围,他根本无法看到仪仗队表演。

因身体虚弱,不能长时站立,他妻子上前挎住他胳膊,两人依偎在一起。随着国歌声一遍遍响起,当国旗升至顶端时,他突然敬了一个军礼。

“我觉得挺高兴的,遗憾的是,我身体不行,没有挤到人群前面,观看升旗仪式。”仪式结束后,喻彬觉得有点惋惜。

他说,作为一名老兵,他第一次看到这种升旗仪式,让他顿时心胸澎湃,像是回到年轻时代一样,心中充满自豪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