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中新网杭州7月4日电(记者严格 实习生沈栋琴)本来,如果不是75年前爆发的那场战争,钱青也许会成为一个新闻记者。1937年,这个杭州小伙子正在上海复旦大学学新闻专业。

但1937年的“七七”事变,彻底改变了他的一生。

2012年7月2日,“七七”事变75年后,记者和杭州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吴缘来到杭州市下城区孩儿巷豆腐巷的一幢居民楼,抗战老兵钱青就住在这里一个15平米的房间里。

作家方军一直致力于记录这些老兵的历史。据他的调查走访,截至目前浙江仍然有健在的,在黄埔军校学习过的抗战军官有400多人。

95岁的钱青的头发全白,穿着白衬衫的他,显得很精神。老人告诉记者,他没事儿的时候喜欢去楼下和老街坊下下围棋,平常还经常亲自出门买菜做饭。

95岁的老兵甚至现在还能骑自行车。目前他还是浙江黄埔同学会会员、杭州市民革党员。

拼命的抗战

钱青,1917年12月出生于浙江。他的父亲钱骏曾经参与辛亥革命,是杭州光复敢死队成员,后在北伐战争期间牺牲。

1937年七七事变,抗日战争的历史正式拉开帷幕。

“作为一名年青人,在国家危难之际,不抗日是不行的。”钱青20岁那年在武汉正式参军,进入了中央军校(黄埔军校)第16期炮兵总队进行了为期两年的军事学习,毕业时,钱青获得了少尉军衔。

作为一名职业军人,95岁钱青现在还能清晰记得自己所在部队的番号:国民革命军第26集团军75军第6师,战区司令长官为陈诚,他历任炮兵参谋和炮兵连长。

现在年迈的钱老已经记不清究竟参加了多少次战争,只记得在长沙战役、枣宜会战等著名的恶战中,他作为一名炮兵,许多次幸运地避开了炸响在身边的炮弹。

“上前线的那一瞬间就害怕了,但是当枪一响,炮一拉,也就觉得没什么可怕的了。”钱青如今还能清楚得记得,有一位浙江老乡在上前线时,挥手和自己告别的场景。“他当时很轻松地和我告别,还约好了回来一起喝酒。但是,战争结束以后,回来的却是他的尸首。”

他告诉记者,牺牲绝不是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壮烈,而是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平常事,就像饭店每天都要开张一样。

“在当时的战场上,打死一个日本人,需要三四个中国士兵的生命。”

钱青觉得首先是两军装备差距巨大,中国军队极度缺乏重武器和空中支援。

钱青所在中央军一个正规师也只有一个炮兵营,12门火炮,大多数是苏军援助的旧炮,而且炮弹不够,用起来“斤斤计较。”

而日军,一个步兵联队就有5门山炮,而且还有空中的飞机轰炸。

而钱青觉得日军的战斗力也是远胜于中国军队。

在湖北宜昌城外,日军修建了很多碉堡工事,日军机枪手在碉堡里疯狂射击,中国军队伤亡累累,最后钱青所在的炮兵用德国战防炮才轰下碉堡,打扫战场时候钱青发现,碉堡里的日军机枪手尸体脚上居然有铁链条钉在碉堡上,宁死不退,就靠着一点饭团和水打了五天。

钱青对于日军的武士道至今记忆深刻,在采访中一再提醒记者要注意日本军国主义“咸鱼翻身”。

“我们是靠拼命”,钱青透露,他所在的第六师,从上海淞沪会战到武汉保卫战两年不到居然补充了三次,而部队补充的前提是三分之一阵亡,这也意味着在两年不到第六师10000多名将士捐躯。

而在钱青印象深刻的枣宜会战号称“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记者查阅资料,此役中方54个师约380,000人对阵日军约120,000人,中方阵亡37,000人,日军阵亡7,000人。民族英雄、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牺牲于此役,他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同盟国牺牲的最高将领。

老兵的命运

1945年抗战胜利,钱青所在的75军在湖北的应城、安陆、天门等地受降日军,钱青喜极而泣。而后抱着“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想法钱青回到了故乡杭州,由于是炮兵出身,他成为杭州一座军火仓库的主管。

1949年,钱青犹豫是否要和弟弟们一起移居台湾的时候,爱国民主人士李济深派人劝说他留下来,他将军火库完好移交给了解放军。

“当时我刚结婚,妻子也正怀着孕,而且在杭州还有父亲留下的房产可以安身立命。”于是他留在杭州做了一名普通老百姓,并且自己和朋友一起合作在西湖边办起了一家酱油厂,过上了简单的日子。

然而命运又一次次将这位老兵抛进漩涡。在浙江北部的一个劳教农场,每天抡起大锤砸石头,是十几年这位老兵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工作。

比起生活的艰辛,钱青觉得最痛苦的还是“伪军假抗日”的批判,他想不通。但也有部分管教干部从人民解放军退伍,对于他这样参加过抗战的“国军老兵”,在艰难的岁月还是给予尊重,钱青至今还是心怀感激。

1979年1月,钱青61岁时获得平反,但已经妻离子散,他孤身一人回到了杭州,自谋出路办起了誊印社以刻蜡纸为生,其后他加入了民革和黄埔同学会。2004年,政府为81岁的钱青办理了退休手续,现在他每月可以领到2000多元的退休金。

很多人都问钱青为何长寿有何秘诀,钱青幽默地归纳为“三少”:吃得少,穿得少,盖得少,苦难和豁达,为这位抗战老兵添寿。

老兵的粉丝

2011年底,演员陈坤来到钱青家中,面对抗战老兵窘迫的斗室和一片狼藉,陈坤哭了,并为老兵捐款。

而当记者7月2日踏入钱家时候,面貌已经焕然一新。

杭州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吴缘告诉记者,他们最近募集了一笔资金为老人装修陋室,老人很高兴,铺了地板,厨房卫生间都贴了瓷砖,“大门,抽水马桶,都是志愿者送来的”。

而就在记者采访时,一位从南京赶来的志愿者正在为钱青做饭,她叫董蕾,是一名音乐老师。她觉得钱青身上有一种精神很让她感动。

杭州一个80后女孩建立的粉丝群,年龄最小的90后,最大的50后。他们所“粉”的不是演艺明星,而是抗战老兵钱青,他的粉丝自称“青果”,粉丝们会经常来看望钱青。

志愿者吴缘自己也是老兵之后,其父吴其轺(1918年——2010年)抗日战争时期,作为中国优秀飞行员,加入素有“飞虎队”美称的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第五大队,击落过5架日机,4次成功飞越死亡之线“驼峰航线”,自身也曾被击落过3次,幸而大难不死,获得盟军司令部的特别嘉奖,被授予“飞行优异十字勋章”和“航空奖章”。

“全世界盟军二战老兵都是备受尊重和关爱”,吴缘觉得照顾孤寡老人都是理所当然,更何况中国的抗战老兵,九死一生历经坎坷,对他们关爱和照顾,义不容辞。

而面对很多上门来的志愿者,钱青很快乐,95岁的他几成“祥林嫂”,他一遍又一遍地说长沙会战,说他的战友以血肉之躯的拼命抗战,他乐此不疲,甚至还在网上公布了自己的电话。

95岁的抗战老兵一再和记者说,他活着是为了死去的人说话。

浙江最后的抗战老兵:活着是为了死去的人说话

浙江最后的抗战老兵:活着是为了死去的人说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