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丽的墨脱,群峰叠嶂,物产丰富,被誉为“天然动植物园”。然而,千百年来,通往墨脱的路,却是一条人脚马掌踩踏、雪水乱石冲出来的崎岖山道。从林芝进墨脱,要走三四天,除了翻多雄拉山,越过6条冰川、8道飞瀑、几十处悬崖峭壁,还要穿越毒蛇出没、蚂蟥肆虐的原始森林。这条路上,马死人亡的事年年发生。两架黑鹰直升机也在多雄拉折翼。

“都说走进墨脱苦,其实,墨脱官兵巡逻更苦!”林芝军分区司令员杨吉贵告诉记者,“墨脱戍边模范营”官兵巡逻的地域多为原始森林,必须用砍刀开路。巡逻一次,最短需要3天,最长需要15天,一路风餐露宿,每人都得掉几斤肉。

苦难,吓不倒英雄的墨脱军人。巡逻的官兵,人人都能像挂在树上的葡萄,讲出一串串动人心魄的故事。

那年,带队巡逻的副教导员张继品挥刀开路时,一群毒蜂突然扑向他,将他蛰得直至休克。医生急救时,从他的身上,拔出了71根蜂针。战士们把他抬回内地,治疗了20天,才恢复健康。

一次,战士颜乐巡逻时,突然倒在地上。战士们解开他的衣服,才发现67条蚂蟥正在拚命吸血。条件艰苦的墨脱不仅“盛产”毒蚊毒蜂,而且盛产“蚂蟥”。它用麻醉液麻醉人的肌肉,再肆无忌惮地吸血。每次巡逻归来,官兵都会被它留下累累伤痕。

墨脱没有路。2010年12月,嘎隆拉隧道贯通后,也只能季节性通车。巡逻全靠两条腿。老营长文豪在墨脱工作11年,走掉了31枚趾甲盖。他把这些趾甲盖装在玻璃瓶里,永远珍藏。

……

记者的手上,有一部林芝军分区泛黄的《墨脱军人档案》。这里记载的,既有悲壮的“死亡档案”,也有平淡的“墨脱故事”——

焦大银,三连战士。1975年6月,焦大银与连队一起巡逻。在经过一处密林时,突然受到3条毒蛇攻击,焦大银当场牺牲,享年19岁;

姚林,二连列兵。1987年9月18日,姚林与连队官兵一起到ⅹⅹ山口巡逻。在经过一条大河时,姚林腰系保险绳为连队探路,被巨浪卷走,享年18岁;

饶平,一连班长。2004年7月7日,饶平随连队官兵一起冒雨巡逻。当行至一处陡峭山坡时,突然发生泥石流。饶平奋力推开不知所措的战友,自己被无情的泥石流吞没,享年24岁;

……

倒下的是身躯,不朽的是精神。50年间,先后有29名墨脱官兵牺牲,其中大部分是倒在巡逻途中。

缅怀牺牲的战友,营长胥猛至今仍然满怀悲恸,但语气坚定:“墨脱再远,也是祖国的神圣领土;戍边再苦,也是我们的神圣使命。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绝不把领土守小了,把主权守丢了!”官兵用行动践行了誓言。

去年7月26日,一支外军非法越过边境线,在我方一侧设置所谓“主权标志”。营领导立即带队前往该地区巡逻,将外军蚕食我国领土的标识全部清除。

去年9月26日,4名可疑人员在边境出没。二连连长过小华带领14名战士靠吃干粮、喝生水充饥,在毒蚊、蚂蟥肆虐的丛林中设伏7天,将可疑人员全部抓获。执勤归来,15名官兵4人腹泄,4人患虐疾,4人感冒发烧。事后,谈及这次执勤的感受,过小华斩钉截铁地说:“我们的身后,是伟大的祖国。我们必须像钉子那样扎在那里,绝不后退半步!”

“宁丢自己一条命,不丢祖国一寸土。”一代代官兵在塌方、雪崩、泥石流频发,毒蛇、蚂蟥、毒蜂肆虐的边防线上,徒步巡逻960余次,32次胜利完成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尊严的重要军事行动,抓获民族分裂分子和刑事犯罪分子150余人,缴获反动宣传品1万余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