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到墨脱不久,记者到二连采访。临近出发,一名战士大喊一声:“驾驶员,上路喽!”

二连不通公路,派驾驶员干啥?原来,墨脱至今不通公路,部队的战备生活物资全靠人背马驮。骡马运输队队长吕成宝的职能,就是机关小车班的驾驶员。

“嘟——嘟——”吕成宝鼓着腮帮子,打了个口哨。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几匹骡子一路小跑奔向他,围着他打转。他熟练打开袋子,把苞米倒进盆里,骡子争先恐后地享受起美餐来。他则拿着刷子,精心地为它们刷毛。他拍拍领头的红马自豪地说:“我们在编11匹骡马,这匹领头马叫‘赤兔’,名字还是我取的呢!”

“骡子也有编制?”“不仅有编制,档案都齐全着呢,全军有编制的骡马运输队已为数不多,边防骡马运输队更是屈指可数!”吕成宝拿出骡马花名册,指着上面边比划边说:“这是我们营里的‘一号车’—— ‘沙漠王子’,它可是三等功臣。黑骡子叫‘宝马’,后面的是‘奔驰’、‘老爷车’……”吕成宝侃侃而谈,大家都被逗笑了。上路了,记者才发觉,这“驾驶员”还真不是谁都能当的。

墨脱的骡马道,曲折崎岖,险象环生,惊心动魄,每年都有人畜葬身深谷。行走在这条毛骨悚然的骡马道上,不仅要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而且还要面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只见吕成宝牵马走在坑坑洼洼的盘山小道上如走平坦大道,遇到路窄的只有三四十厘米,而旁边就是万丈深渊,马停下脚步犹豫不前。吕成宝把脸贴在马头上低语几句后,马好像吃了定心丸,如踩钢丝般过去了。看到这情景,我们不禁惊出一身冷汗。

骡马很通人性,跋山涉水的过程中,吕成宝跟骡马建立了深厚感情。走了两个小时的时候,大家在山腰一块大石头边休息,拿出水来喝。吕成宝却和他的骡马还站在那里,“小吕,喝水了,休息会儿。”“呵呵,它先喝,一会他可要出大力呢”他笑着说。在我们的惊讶中,他打开水壶,一手捏着骡子下颚,骡子就听话的张开了嘴,一手往骡子嘴里灌水。半分钟过去,骡子脖子鼓起了一个小球,只听“咕咚”一声,小球就滑落下来,消失在胸前。

“最辛苦的要数长途运输了”,吕成宝向我们说起:去年春节前夕,营里筹集了一批过年物资,要运送到各个连队,最远的点有110多公里,近的也有10多公里山路,任务很紧。他每天没日没夜连轴转,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天黑了就用手电筒照明,困了就用手机放放音乐。就这样,牵着骡马不知疲倦地穿行在崇山峻岭之中,整整半个月,走了400多公里,人瘦了一圈,脚趾甲都淤了血,硬是赶在节前把物资运送到了各个点上。

吕成宝已经在墨脱路上走了整整5年,每年他都要走破几双胶鞋,磨烂几套迷彩服。吕成宝跟我们算过一笔账:每年到多雄拉山运送东西至少3次、每次来回近300公里,给连队运送物资至少4至5趟、每趟来回340公里,还要参加巡逻和保障首长下连队检查工作,一年下来,差不多3000公里。吕成宝当兵5年,走了一个多长征!

憧憬未来,吕成宝很盼望自己能早点“下岗”。他说现在嘎隆拉隧道已经打通,墨脱通公路就很快了,到时候乡村公路也就有了希望。今年营里配了第一台车,骡马也就快退出历史的舞台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