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诺门坎(全称:诺门坎·布尔特·欧波)地区,是指白(城)阿(尔山)铁路末端阿尔山北(偏西)约50公里,海拉尔南偏西)约200公里的哈尔哈河以东,汗达盖--将军庙--阿木古朗之线以西地区,东西约30公里,南北约70公里。这一地区的边境线,原是有争议的:蒙古人民共和国(下称蒙古)认定的边界线是汗达盖--将军庙--阿木古郎一线(线上属蒙古),伪满洲国(下称伪满)则坚持边境线应以哈尔哈河为界。1939年4月,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大将)命令所属各部要认真执行《满苏边境纠纷处理纲要》。“纲要”的要旨是以武力解决边境纠纷,并明确规定,在歼灭越境苏军(包古蒙军)的作战中,可以实行越境进攻。

1939年5月11日,一小队蒙古骑兵巡逻,进到诺门坎西南约15公里的地方,伪满国境警备队立即发起围歼,蒙骑兵被迫退回哈尔哈河西岸。次日,60余名蒙古骑兵再度进入这一地区,并同伪满国境警备队交战。5月13日,日本关东军第23师团派出师团搜索队(骑兵中队、装甲汽车中队各一)和1个步兵大队(缺2个中队),从海拉尔出发开往前线,15日,在日军第10飞行队轰炸机的配合下,向诺门罕地区的蒙军部队发动"闪电式"的袭击。蒙军当即退回哈尔哈河西岸,日军得胜后亦即撤离战场。其后,蒙军又返回诺门坎,恢复原警备态势。

5月21日,日军第23师团出动1个联队,在1个轻轰炸机中队配合下,再次发动攻击。在这种情势下,苏军根据1936年3月12日修定的苏蒙互助条约加入作战,参战部队为步兵第36师、装甲兵第11坦克旅的各一部。蒙军方面是骑兵第6师的2个团。日军猛攻数日不下,伤亡惨重,被迫于6月1日撤退。

进入6月以后,苏联远东军第57特别军军长由朱可夫担任,军司令部设于哈尔哈河以西130公里的塔木斯克。至6月末,集结在前线的苏蒙军队计有:苏军步兵第36师,装甲兵第11坦克旅和第7、第8、第9装甲汽车旅,蒙军为骑兵第8师,并有飞机百余架。

6月19日,苏军空军袭击了日军兵站甘珠尔庙、阿木古朗等地。6月55日,日本航空兵第24战队与苏联空军进行了两次空战,结果日军损失飞机4架,第24战队之第2中队长森木重信大尉亦被击毙。6月27日,日军空军轰炸了苏军塔木斯克空军基地。

6月25日,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命令第23师团长小松原道太郎,发动进攻,歼灭诺门坎地区的苏蒙军队。并将第1坦克师团主力(称安冈部队)调往阿尔山,配属给第23师团,另将第7师团1个联队也拨给小松原指挥。

7月2日夜,安冈支队首先在哈尔哈河东岸发起正面攻击,第23师团主力则渡过洽尔哈河,包抄诺门坎右侧背,两军呈夹击之势,图将苏蒙军歼灭在诺门坎现地。但战局变化却出乎日军意料,7月3日,苏蒙军全线反击:第23师团的1.5万余人,在哈尔哈河西岸的巴因、查冈高地陷入重围;安冈支队的68辆装甲汽车和2个步兵大队亦陷入苦境。第23师团苦战两天,于5日退回哈尔哈河东岸。

7月7日,第23师团主力与安冈支队会合。两部会合后,随即实施分散夜袭,全军展开于40公里的作战线,于8、9、10日三夜猛攻,结果处处碰壁。部队伤亡惨重,指挥系统失灵,直到15日,小松原才将部队集中起来。7月23日起,日军又改取重点突击,但终不奏效。无论日军采取何种战术手段,分散夜袭也罢、重点突击也罢,都无济于事。

这时,关东军司令官植田谦吉也无可奈何,不得不下令第23师团停止进攻,转入守势。安冈支队则解除作战任务,转回原驻地。恶战后的诺门坎暂时平静下来。

事实上苏蒙方面在日军进攻之际就已经在秘密地进行着反攻的准备工作。7月15日,苏军把第57特别军改编为第1集团军,由朱可夫担任集团军司令官,所属部队计有:步兵第36、第57、第82师,装甲兵第11坦克旅和第7、第8、第9装甲汽车旅,并配属第212伞兵旅。蒙军方面参加反攻的部队有第6、第8骑兵师。上述兵力组成为南、北、中三个突击集团。中路由诺门坎地区实施正面进攻;北、南两路进行两翼包抄。这一部署,把日军第23师团全部收入包围圈内

8月20日上午5时40分,苏蒙军队发起了全线进攻。所出动的兵力,为35个步兵营,216门野炮级以上的火炮,498辆坦克,346辆装甲汽车。苏日兵力对比,步兵苏军为日军2倍;炮兵则为3倍;装甲兵则日军一辆坦克也没有。

日军的抵抗是顽强的,他们与苏蒙军队进行着拼死抗争,结果却是每况愈下,苏蒙军队的包围圈愈收愈紧。26日,关东军司令官植田急调第7师团主力,妄图打破苏蒙军对第23师团的围攻。调驻牡丹江市以东的第2师团、野战重炮兵联队,速射炮部队至战场,又调驻佳木斯的第4师团赶至诺门罕。增援部队相继到达战场时,苏蒙军担任两翼迂回的部队已形成合拢之势,将日军23师团等部团团包围起来,日军多次突围均未成功。31日,小松原带领着2000来人的残余力量从包围圈逃出。苏蒙军队也在自己主张的边境线上停止了追击。

9月3日,日军大本营制止了关东军调动兵力重新发动攻势的计划,日本政府开始通过外交途径收拾局面。9月9日,日本驻苏大使东乡同苏联外交当局谈判停战问题,9月16日签订了停战协定。主要内容是:日满军和苏蒙军于9月16日上午2时(莫斯科时间)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双方军队停止在9月15日下午1时的控制线上。

这样,日苏军事冲突的结果,日本方面,不但事实上接受了蒙古所主张的边境线,而且还使第23师团遭到了歼灭性打击。据日本公开发行的史书披露:“根据该师团(即第23师团)军医部的调查,该师团在6月20日至9月15日之期,在参战总人数15975名中间,损失了12220名,其中战死4786名,受伤5455名,失踪639名,患病1340名。这就是说,伤亡率已达到80%。”“另外,第6军的大炮(野炮级以上的火炮)在8月攻势中被毁28门,自己炸毁20门,损失率竟达72%

在满洲国和蒙古人民共和国(外蒙古)的国境哈拉欣河附近发生了第一次诺门坎事件,6月末战火再次点燃。四个月后发展成了日苏纷争。苏军投入近20个狙击师团和装甲旅团,全面展开了以机动力为主的火力歼灭战。与此相比,日军的兵力只有一个师团多一点,因为陆军中央部采取不扩大的方针,加之日军经常对苏军兵力估计过低。在关东军的作战指挥之下,第二十三师团于8月末遭受了苏军的猛烈的攻势而毁灭,师团损耗率达79%。这期间,关东军终于决定增强兵力,可是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苏联的注意力转向了欧洲,日苏双方宣布停战。然而日本并没有接受这个痛苦的教训而在两年后又一头栽进了太平洋战争。”

本文内容于 2012/10/30 1:53:02 被小编a38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