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真实战场:二战中美军坦克部队的残酷考验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机械化战争,在陆地战场上,坦克是被美军寄予厚望的中坚力量。事实证明,美军的坦克确实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不过当你看过新浪的历史新视界频道播出的纪录片《战争的颜色:人与机器》后,就会了解到,面对环境复杂多变的战场和敌人反坦克武器的攻击,坦克部队的士兵们同样经受了前所未有的残酷考验。

应运而生的新型坦克

真实战场:二战中美军坦克部队的残酷考验

由于削减军事预算,一战后美军坦克的发展严重滞后,直到1940年德国闪袭波兰后,美国军队才加倍努力研制新型坦克。

第一类是M3和M5斯图尔特系列的轻型坦克,这类坦克体型较小,能够迅速进行战斗侦察,快速打击敌人的侧翼。斯图尔特能够搭载37毫米大炮和最多3挺机枪,它重达14吨,能够乘运4人,最高时速每小时58公里。

第二类是中型坦克,它是美国机械化部队的中坚力量,既能协助步兵又能独立为阵。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使用的主要中型坦克是M4谢尔曼,1942年至1946年间,美国工厂制造了49,000多辆这样的中型坦克。

谢尔曼坦克重32吨,可搭载5名成员,最高时速可达每小时40多公里,装备有75毫米主炮,后来升级为76毫米主炮。一辆全副武装的谢尔曼能够装载97发高爆炸性弹或穿甲弹,而6.3厘米厚的前装甲可以为其提供保护。

作战环境的制约

真实战场:二战中美军坦克部队的残酷考验

对许多士兵而言,谢尔曼似乎是一个无坚不摧的战斗机器,能够高速行驶并摧毁沿途的一切障碍物。在天气情况良好或是地形平坦的时候,它的确如此。然而,二战的战场对这些坦克和坦克驾驶者来说并不仁慈。

从北非遍布流沙、崎岖不平的荒野到充满泥泞、被冰雪覆盖的欧洲山路,坦克驾驶者需要不断努力地使坦克正常行驶,因为即使履带小的损坏或化油器堵塞,都会造成坦克无法移动。实际上,在整个战争中,美军损失的坦克有75%都是由于机械故障。坦克自身的重量是其最大的敌人,它们经常陷入泥沼中或被困于敌人炮火覆盖的区域。许多盟军的坦克在进入狭小建筑或法国北部灌木树篱时,也都会面临危险的境遇。

致命威胁——反坦克武器

真实战场:二战中美军坦克部队的残酷考验

在北非和欧洲,起先作为防空武器的德国88毫米火炮,被用来在低速弹道轨道上发射炮弹,攻击坦克。88毫米火炮独特的声音很容易被坦克手识别,当然他们也明白击中后的结果。德军使用更多的反坦克武器,是一种类似手持式火箭筒的武器,被叫做“铁拳”。在德军的教学影片中,在较近的距离内,一个手持“铁拳”的士兵只用一击,就可以阻止或摧毁一辆坦克。

在太平洋战场,一个更加绝望的方法,是在丛林密布的地方对谢尔曼部队展开攻击。日本兵会冲出来将磁性炸药安放在坦克裸露的悬架或较薄的装甲部位,而用来支撑炸药的,往往是他们自己的身体。不论是受到炮弹、“铁拳”,还是磁性炸药的攻击,有一点谢尔曼坦克部队明白,爆炸加上高辛烷值汽油燃料,会使坦克瞬间燃烧,如果他们无法快速逃离求生,就会惨死在坦克中。

两栖登陆作战

真实战场:二战中美军坦克部队的残酷考验

在欧洲和太平洋战场上,两栖登陆是坦克被送往敌占区的常规途径。不过在巨浪和密集火力的双重阻击下,坦克往往无法成功登陆。由于坦克自身重量巨大,舱门紧闭,很容易就被卷入浪中,其中的成员也会随之葬身于海中。在经历了众多两栖登陆失败后,美军的一些部队开始用一种叫做Bostic的材料对其坦克进行防水处理,在战争后期,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在坦克上加装一种浮游装置,这种装置由六块钢浮板组成,能够帮助坦克抵挡巨浪。

硫磺岛战役中,很多人看来只需要三到四天的战斗,演变成了一场持续一个月之久的浴血奋战。对步兵来说,坦克部队是他们的救星,因为在寸草不生的战场上,他们经常可以依傍着坦克在枪林弹雨中脱险。将日军从纵横交错的洞穴网中驱逐出来,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任务,一些特殊用途的坦克,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坦克推土机往往是最有效的武器,它能用强大的推铲把洞口掩埋,将敌人封在里面。此外,被海军称为“撒旦”或“Zippo”的火焰喷射坦克,也在硫磺岛上广泛使用,它播撒的凝固混合汽油,把困在洞穴和要塞里面的日本兵焚烧殆尽。虽然这些坦克的使用范围有限,但却成为了让敌人胆寒的武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