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有这么一对孪生兄弟——阿译和烦了

迷龙曾说他俩是孪生的,可乍一看,不像。

阿译干净整洁,烦了肮脏邋塌。阿译正儿八经,烦了阴阳怪气。阿译壮怀激烈,烦了愤世嫉俗……简直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归根到底是两人的生活态度不同。阿译对生活认真,对理想忠诚,对原则坚守,而烦了就显得得过且过,玩世不恭,并疏于谈论理想。

唯一相像之处就是他俩都是学生从军,从读书人转而投笔从戎。对于这一个人生的转折点两个人还是十分怀念的,要么阿译就不会激动地在怒江边唱起“知识青年从军歌”,烦了也不会在审讯龙文章时重复两遍“我是学生从军的”。在这些时刻,学生时代的豪情满怀必定从他们的脑海涌现,连烦了也禁不住要沸腾一下子,因为那阵子血曾烧得很热很热。

然后就熄灭了。烦了在战场的残酷中学会了苟活,更重要的是他学会了丢掉理想这个包袱,从此把自己装扮地麻木不仁。阿译不同,他更加理想化,并且没有烦了那么多的经历。但是,话说回来,即便让阿译久经阵战,他也未必会像烦了在溃败中丧失理想。相反,他会如从前那样表里如一,并将“宁为玉碎”的理念坚守到最后一刻。他属于我们这个世界上极为少见的“出淤泥而不染”的类型。至于烦了,他不像阿译那么理想主义,但也不能就此说他很现实。他若是现实,就不会陷入无穷无尽的纠结当中。他比阿译复杂得多,他的痛苦可以说比阿译更甚。因为他的生活充满了矛盾和分裂。譬如,他每天用不带脏字却最恶毒的损话攻击他的炮灰战友,离开他们却不能活;他为了那条烂腿发誓要去“讨债”,可茫茫然找不到欠债的人;他有极丰富的战场经验,却每次都下意识地想当逃兵;他对世事已透析厌倦,却每每在关键时刻割舍不去;他自甘颓废,却又经不起人说他堕落……

阿译和烦了,其实就代表了理想在现实面前的两种不同命运。他们的出发点相同,却各自走到了不同的极端。前者想要在现实中保全理想的纯粹,等来的却是玉石俱焚;后者不经意地拿理想同现实妥协,却将自己引向了堕落的边缘,犹如行尸走肉。所以,他俩才有一个共同的偶像——龙文章。龙文章是他俩的折衷:一个能在现实的游戏规则中从容不迫地实现理想的人。尽管龙文章在南天门一役中被虞啸卿“耍”了一把,但毕竟带着他的炮灰活着走了出来。他是乱世中求生存、并努力生存到最好的一个成功典型,他才会受着这么多人的膜拜。只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像龙文章一样。所以,阿译和烦了的悲剧,才会如此震撼。

在这群炮灰当中,阿译和烦了其实最有共同语言。最喜欢他们在战壕中讨论“十三点”的那场。互相爆料自己过去的糗事,互相调侃对方“十三点”的程度,对现实的苦闷也是感同深受。多希望他们一直都能这么融洽,像亲兄弟一样亲密无间,无话不谈。然而,更多时候,阿译是在沉默地做着自己的事,要么就是独自慨叹,而烦了看起来总是要不失时机地损阿译一番。其实,他并不是痛恨阿译,他只是如此地心口不一,心里面越认同、越羞愧,嘴上就越狠、越毒。他就用这样的方式来不断地折磨别人,也折磨着自己。当烦了因逃跑被抓,五花大绑地捆在树上的时候,又是阿译跑上前来。阿译带着责备的眼神,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关切,仿佛是一个兄长在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弟弟。当这个年轻的哥哥同比他苍老许多的弟弟握手的瞬间,后者还要使坏,一脚将阿译绊倒在地。看着阿译脸上哭笑不得的表情,烦了笑得更欢了。也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正在向阿译表示了最大的亲密。

很久以后,阿译和烦了又相见了。物是人非,炮灰团早已灰飞烟灭,江山即将易主。哥俩又抱成了一团,甚至比先前更加亲近。可惜,阿译终归带着破灭的理想离去,烦了却带着残破的记忆留了下来。多少年过去了,这些记忆仍然鲜活,它们是支撑他不再苟活的动力。这里面当然有他的爹妈,有小醉,有死啦死啦和炮灰团,然而在他内心的最深处,应该还会有一个阿译,这个其实和他如此之像的阿译,这个他从没好好珍惜过的弟兄……

*******************

听到张译在戏中叫着“译哥”,我总要忍俊不禁。有人说编剧写阿译这个人物的初衷也许是要让张译来出演这个角色。我们永远看不到张译会演成什么样子,但导演给我们带来了王往,这个给了我们无限惊喜的好演员。有时突发奇想,戏外的张译和王往其实也蛮“孪生”的,一样的文艺青年,一样的细腻不好张扬,一样的温和干净。他们或许就是现实版的阿译和烦了,只是没有戏中那么夸张而已吧!

有这么一对孪生兄弟——阿译和烦了

有这么一对孪生兄弟——阿译和烦了

有这么一对孪生兄弟——阿译和烦了

有这么一对孪生兄弟——阿译和烦了

有这么一对孪生兄弟——阿译和烦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