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size=16]众所周知,希特勒是近亲结婚,是希特勒的父亲和小他二十三岁的堂甥女所生,因此,希特勒并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正常人,他比普通西欧男子要矮近十几公分,而且身体瘦削,生育功能也发育不全,等等。但是他最主要的,也是决定了希特勒本人一生的命运的还是他的性格和气质,而谈到这些就不得不说到希特勒的内在的精神问题了。

希特勒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发迹开始就有了耳鸣症状,而且一直未见好转,据说,他在指挥对苏作战期间,在德国东普鲁士拉斯滕堡狼穴大本营里常常晚上因为耳鸣失眠睡不着觉,而不得不还要依靠附近湖里的蛙鸣艰难入睡。按照现代精神医学的观点,这或许就是希特勒精神问题的一部分,美国耶鲁大学的一名精神问题研究专家与教授就指出,这是抑郁症或者双向情感障碍的一种前兆,而这些就常常使得希特勒独断专行,时而兴奋得手舞足蹈,时而怒发冲冠,歇斯底里。这些症状既和希特勒本人的压力过大有关,而又和他先天的近亲结婚造成的缺陷是密不可分的。

希特勒还有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发散性思维以及偏执狂思维,这也是病态的,例如在入侵苏联初期,他开始把重点放在莫斯科,但是后来当基辅城下的六十余万苏军即将陷入包围圈中时,他又突然改变主意,固执己见,非要把中央集团军群的装甲主力调往南线,过一把吃掉苏军重兵集团的刺激,西方一些专家同时指出,这也和强迫症心理有着密切关系,希特勒对女人、烟酒和其他个人享受毫不感兴趣,一心想着发动战争,不断贪得无厌的扩大规模,这符合强迫障碍的定义,希特勒是将战争作为一种自己的精神核心,一种刺激享受,一种不断地杀戮和征服后的成就感和满足感,也就是该症状所说的补偿机制和兴奋灶机制,而上述的种种症状,又和希特勒的下面一种更加致命的精神问题挂上了钩。

希特勒在斯大林格勒战役失败,保卢斯的二十余万部队全军覆没之后,他的很多同僚,包括戈培尔,都很明显地感受到希特勒的帕金森症状越来越厉害,戈培尔曾在日记里写到:......我看到元首的手时常不住地颤抖,他再也不能行标准的举手礼了,他的眼珠变得浑浊,头发越来越花白,被也有点驼了。后来希特勒的私人保健医生也证实了这一点。帕金森分帕金森症和帕金森综合症,六十岁前得的通常都是前者,上面说到希特勒有强迫症状、双向情感障碍和抑郁等等,这也很可能是因为大脑中一种常见的重要生化物质多巴胺缺乏所致,而过于缺乏就可能诱发帕金森。帕金森在今天都几乎无法治愈,在当时二战精神卫生领域几乎为空白的情况下,这当然就是不治之症。这也解释了希特勒为什么后来感情越来越冷漠,对谁都不信任,常常一个人陷入幻想和偏执中了,到了1945年初,希特勒独自一人在阴暗的柏林总理府地下室里,常常幻想着指挥一些都已经不存在的“部队”,当周围将领告诉他不存在时,他还大发雷霆,拒绝接受现实。可以这么说,战争和政治斗争的压力加剧刺激了希特勒与生俱来因近亲结婚等而有的精神问题,而希特勒的精神问题,使得他更加瞎指挥,意气用事,造成种种无法挽回的失败,加速了他和纳粹德国的灭亡。[/size]

本文内容于 2012/10/24 5:19:19 被一怀愁绪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