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选了中方的《举起手来》(下简称《举》)和韩方的《欢迎来的东莫村》(下简称《欢》)。

《举》和《欢》均为2005年左右出品的,均为表现战争题材的喜剧类电影,均有各国知名演员出演(如潘长江、申河均),导演方面,我倒是认为中方占点优势。冯小宁毕竟导演过《紫日》、《红河谷》等一批很有影响力的作品,而朴光贤在导演《欢》前,在电影导演圈内,基本是个新手。

可惜在于,《举》是冯小宁拍的烂片(我自己认为);而《欢》则可以说是朴光贤一举成名的力作。《欢》获得过许多有大奖,当然最有影响力的是,2006年代表韩国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举》则获得过许多大骂,去豆瓣影评或者别的论坛看看,大多数人百思不得其解,冯小宁怎么会拍出这种片子?

冯小宁选的大牌演员其实是少了定语的,“大牌小品演员”。虽然郭达和潘长江之前都出演过电影,但是民众一想起他两,第一反应还是小品。可惜的是,语言类小品的顶峰莫过于赵本山。赵本山近年来偶尔不参加春晚,都会成为炒作的热点,反观郭潘,大家才不在乎你们参加不参加春晚呢。至于肢体语言类小品,我倒认为早年陈佩斯为最高点。潘在语言和肢体语言的欠缺,所以造成他的主业小品肢体上的过度生硬和极度夸张,以及语言上的匮乏和想出新而失败的窘迫。不幸,他把这种风格带到了电影。端个大枪,口中念念有词“花姑娘”,以及不停摔倒不断出洋相,我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笑。打个比方,你看见一个男人裤裆拉链没有拉上看见一个女人脸上沾了粒饭就出门,可能也会笑一下,但仅此而已。这不是幽默,而是不常见的生活场景让你滑稽了一下。潘的如此喜剧造型,用两个字形容:失败;用四个字形容:极度失败。郭的表演延续了他小品中的“淳朴”。其实,我一直对把“淳朴”二字用在他身上感到奇怪。淳朴就是比别的演员不夸张?淳朴就是表现得比较土?说白了,郭的淳朴是让你努力想啊想,回忆啊回忆,终于想起他演的某部喜剧小品,但是想不起可笑的地方。郭在此延续了他的风格,保持如一。当然,导演希望在两个知名小品演员在喜剧效果出彩之外,还挖掘了其他方面的“喜剧元素”。甚至,连驴的一泡尿也被编排了进来。喜剧的一个重要元素是出乎意料,而这泡尿肯定是大部分观众是能猜透的。你镜头不断打到驴身上,除了凑时间,当然要让驴发生点什么。你让驴突然变成猛虎呲牙咧嘴?你让驴端着机枪打冲锋?又有镜头不断对准呲呲冒烟的导火索,大家知道了,驴不是要尿了就是要屎了。于是,大家集体很严肃很淡定很无奈很弱智地看着冯小宁的“喜剧元素”驴的生殖器。

《欢》的喜剧效果要好多了。虽然如申河均等一些演员,以前拍的大多是严肃的战争题材片子(如《JAS共同警戒区》),但在一些真正的喜剧元素下,显得更加可笑。难能可贵的是,《欢》片子一个一个的笑料,衔接得几乎天衣无缝,过渡自然。特别可贵的是,其中的一些场景,我们在生活中也遇到过,只是没有那么夸张的体现出来。如学英语那段,我们不也呆板的学过如此过程的对话“你好吗?”、“很好,你也好吗?”。受过两种不同思想洗脑的军人共处一村,加上一个外来者和一群居住在世外桃源的农民,本身所具有的冲突就让人期待。神经质的防范、共同的语言下不同的表达、共同的民族不同的生活方式、不同的语言不同的民族对于食物生活共同的要求等等等等,让人不禁开怀大笑。就说剧中出现的动物,野猪,就要比《举》剧中毛驴处理得好多了。野猪出现、用石子攻击它、用绊马索绊倒它、用木棍扎死它,一气呵成。在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让不同思想的人忘了信仰上的差别,而只关注一点:杀死野猪。也让观众过后才体会导演的用心,而当时只是紧张地看事件的发展。而《举》中毛驴的哒哒哒慢走,早让人联想起屎尿了。

就思想内涵来说。《举》可以简单算作意淫类胳肢影片,可惜意淫不成功,没有让哪怕最弱智的观众感觉到中国人民的聪明智慧以及坚不可摧;胳肢失败,因为大家被导演演员所设计的弱智镜头动作弄得不断换台看哪怕是广告(我还真不知道有几个人会去电影院看此片)。《欢》内涵不言而喻,肯定胜过《举》,往高处说,它甚至可以归结为“对一个被人为洗脑民族的思考”——当然,这样的总结就一部喜剧片过于沉重了。

这两部片子可能不能完全涵括中韩喜剧类影视的现状与水平,但我们的喜剧类影视确实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能以点带面,但是我们至少可以一叶知秋。

原创点击率过1万奖励100工分---版主 昭勇将军

本文内容于 2012/11/30 12:23:01 被ak47u571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