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0月8日,美国众议院常设情报委员会发布了对于中国企业华为和中兴的报告。长达52页的报告总结说,两家企业都涉及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并且应该予以其在美从事经营活动更加严格的限制。

在报告中,美国用的最多的一个词就是“fail”(未能),例如“华为未能解释其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华为未能解释其内部党委的功能”、“华为未能提供其与中国军方是否有联系的详细答复”等等。然而,报告在论述两家企业存在的问题时,同样“未能”通过充足的证据来以理服人。例如,报告中提到“中国有手段、机会和动机通过电讯公司从事恶意活动”,却未能提供这种判断的事实根据,其大量引述的文件性内容也都来自于美国政府或国会之前发表过的报告。这种用自己撰写的资料论证自己观点的方式,确实难为了报告的作者。

其实,令华为止步美国市场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当看完美国所有国会议员的投资账目明细后发现,国会议员中有73位在思科集团(Cisco Systems)中拥有投资。例如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克里去年在思科的投资在60万美元至130万美元之间。而思科,正是华为在美国最直接的竞争对手。这提醒着我们的企业应该尽早对这些政客有所认识,以便“对症下药”,对于权力个体和制度进行合法攻克。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及令华为止步美国市场的另一重要原因。这也证明了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关于国家安全指控的牵强。笔者发现,国会议员中有73位在华为的美国最直接竞争对手——思科集团(Cisco Systems)中拥有投资。记得今年四月当思科全球CEO钱伯斯被媒体问到最担心哪一家企业时,钱伯斯毫不犹豫地回答说:“这个问题很简单,25年前我们就知道,我们的最大竞争对手会来自中国,现在来看,就是华为。”思科已经成为华为在国内的最大境外竞争者,而华为虽然在国际上名声显赫,却还没有在思科的家门口造成过什么威胁。2010年的数据显示,华为40%左右的收入来自中国国内市场,而思科在美国国内市场的收入占到了总收入的60%。此次华为中兴进军美国市场,思科将受到的冲击不可小觑。也许正因为此,这些思科的股东,同时也拥有着美国立法决策权的国会议员们,不会放任不管。思科也一定会展开游说,强调华为进驻对于股东的不利影响。但倘若换一个角度,我们是否也可以判断,如果有正当方法可以令美国国会议员们拥有中国企业的股份以及相关的合法利益存在,那么在推进中国企业赴美的市场准入上,或许会是另外一番天地。

(节选自:10月12日中国经营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