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如果要问美国政府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它一定会回答最后悔的就是让钱学森等顶尖科学家在欧美学成回归中国。正是这些顶尖人才的回归,使得中国的科技产生了飞 跃,至今让美国军方恨得牙痒痒。钱学森当初回归中国之时,历尽波折,当时的美国海军次长放言宁可枪毙也不能让钱学森回到中国,美国军方是有远见的,中美两 国在今天的竞争已经白热化,人才就成了这场竞争的核心。

随着中美竞争的升级,中国科学家接二连三的神秘死亡不能不引起我们的震惊和重视。2008年,中国数学天才任伟离奇死于美国芝加哥,死因不明,时间点耐人 寻味恰巧其正准备回国效力,其数学研究成果对中国军事科技发展将会有重大帮助,能对中国整个发展会有大的提升,但是这位顶尖科学家却莫名其妙的死在回国前 夕,美国给出的解释为自杀,任伟的亲友都不相信这一解释都说其无任何自杀理由。2009年,法航一架A330从巴西里约热内卢飞往巴黎,中途神秘失事,途 中无任何异常也未发出预警信号,其坠毁原因至今未被查明。但后经确认机上有9名中国乘客,其中一位就是前往巴西交流的中国核动力科学家肖翔,他是中国核动 力潜艇研究最重要的科学家之一,据传其到巴西的任务为援助巴西建造核潜艇,他却莫名其妙的死于了这场神秘的空难。这一类神秘死亡看似巧合,却又有种种联 系,大家就自然联想到了中美的竞争,加上众多疑点,矛头都纷纷指向美国。

他们不只杀害我过顶尖科学家,还打压中国鹰派,多人前途尽毁。鹰派人员

毫无疑问,具有影响力的“鹰派”人物在国内、国际舞台上果敢强硬的作风,会对一个国家的外交产生深刻影响,更会对该国军事、安全等方面的政策规划与制定产生重要影响。

2010年底,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教授大卫·莱在《世界报》上撰文称:“‘鹰派’是中国崛起的自然结果……许多‘鹰派’人士是解放军高级军官或刚退役的解放军军官,还有许多是中国知名大学和智囊机构的国际事务教授和研究人员。”另有消息称,美国中央情报局将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军方“鹰派”进行了分代:第一代以曾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李际均中将为代表;第二代代表人物是以《超限战》引人侧目的乔良、王湘穗;罗援、朱成虎、金一南等学者型将军被归为第三代;最新一代则包括了《C型包围》的作者戴旭及《中国梦——后美国时代的大国思维与战略定位》作者刘明福等。

第一代:“美国别制造12亿敌人”

美国打压的方法主要有几种,首先是通过情报机构,通过军方的情报机构和中情局掌握解放军内外的所谓“鹰派”,包括民间等等的各种的情报,锁定人物,第二是展开美国和西方媒体的渲染,夸大甚至是断章取义来攻击这些所谓“鹰派”人物的言论。而第三个是采取外交和军事上的抗议,在外交场合,在普通的军事交往场合,频频对这一些所谓解放军内“鹰派”展开攻击,这样提出抗议,使到中国大陆高层要顾及到美国的感受,有所动作。第四项是采取冷拒,冷接触的状态。一方面不和解放军的“鹰派”接触,冷接触甚至拒绝接触,让急于与美国接触的一些高层迫切要打开尖兵的话,就放弃这些“鹰派”,还有一个很重要,是展开造谣攻击,把很多不相关的理论甚至是恶毒言论,安在这些所谓“鹰派”的身上。同时最后一招就透过美国高层,包括重要的部长、总统、副总统还有国防部高层跟中国高层接触的时候,直接的施压,可见这是由美国总统直接领导的一种新的压制的策略。因此这些策略奏效之后,使到中国大陆的所谓“鹰派”人物,他们的影响力,在军中的仕途还有各方面的情况都受到打压和影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