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在淮海战役的故事——朱口阻击战的准备

朱口位于浍河北岸,紧邻岸边。北岸地势陡峭,形成一个反斜面,因为河水长期冲刷河岸,形成一个凹型,犹如天然屏障,一般状况藏有几十个人从上往下观察很难发现。岸边当地人建有三至四个建房子用的烧砖、烧石灰用的砖瓦窑。

浍河地区是一马平川的平原,这几个砖瓦窑突出的立在河边,非常醒目,老远就能看见,也算是当地的地标性建筑。

南坪集阻击黄维兵团的目的就是诱该兵团进入浍河北岸,由中野四纵、九纵、豫皖苏独立旅专为他量身定做的“口袋阵”。十旅固守这个“口袋阵”“的底部,是防止黄维突围的要害位置。

团里安排:一、三营守朱口地区,二营守伍家湖地区。11月23日部队进入阵地,紧张地抢修防御工事,不用谁说,大家心里清楚未来的战斗将是相当的残酷。在这样的平原地区,要顶住对方猛烈的炮火、坦克和步兵的冲击,唯一可依托的是坚固的工事,只有将工事修好了保存自己,方能打击敌人。本着“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原则,大家都非常卖力。经过紧张劳累,工事修的非常规范和标准,壕沟又宽又深,还有猫耳洞,防炮洞等,一应俱全,还依托砖瓦窑这个天然工事防御敌人。

傍晚在团长吴效闵的带领下,检查各连阵地修筑的情况,当检查团看到二连阵地时,团长眼睛一亮,对大家说:”对!工事就是要这样修。全团工事都要照这个标准。“并当场表扬了二连的工事修的好,并且批评了个别连队工事修的马虎、不认真。

全连干部战士收到团领导表扬,情绪激动,纷纷表示,要在未来的战斗中一样要继续争立头功,拿大奖。才高兴不久,沮丧的消息也传来,团里一道命令要二、三连阵地互换。这可把大家气坏了,我们幸苦一天的工事要让给三连,明天又要继续幸苦了。可是军人就这样,意见归意见,命令还是要执行,想不通行动得服从。很快,在晚8点左右,两个连在较短的时间内互相移交了防守阵地。

大家三连阵地一看,全傻了,这那是工事?战壕只挖了半米深,完全是糊弄人的。像这样的状况明天怎么抗击敌人进攻?于是父亲和连长交换意见,决定当晚还是要把这个工事进行加固和加宽、加深,能够躲藏人员。向全连人员讲明情况后,又连夜加班加点干了半宿,工事基本像个样了。全体人员非常劳累,互相依靠蜷缩着在战壕里就睡着了,在梦乡中准备迎接第二天激烈的生死斗争。

的确是够为难前辈们了,没有工具,仅依靠小铁锹挖出工事,现在想起来都不可思议,体力消耗有多大!前辈们就是这样用极其简陋的工具,干出现代人难以完成的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