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史上最疯狂的战绩:一个士兵干掉一个团

海恩·塞弗罗

海恩·塞弗罗,一个普通的德国国防军下士,一个来自南德的农民家庭的儿子,就是这样一个20岁的年轻士兵,打出了人类有记载历史以来最疯狂的战绩。

“奥哈马之兽”:1944年6月6日早上6点30分,法国,诺曼底-奥马哈海滩阵地。

D-day的行动已经有海军率先打响,美国海军和英国海军的战列舰,巡洋舰和各类舰艇,以及轰炸机和战斗机对小胡子的大西洋防线进行了近3个小时的火力覆盖后,盟军的先头部队就直接冲向了法国的海滩。

出发前一天记者拍摄的照片,照片中所有出现的美军在D-day奥马哈滩头中全部阵亡,无一生还。

奥马哈海滩哈海滩全长6.4公里,海岸多为30几米高的峭壁,地形易守难攻。这里的登陆作战任务由美军第九军承担。盟军由于情报有误,认为这里的德军守备部队只有一个团的兵力,还多是苏联战俘所组成的海防师,没有装甲车辆,战斗力很差。而实际上隆美尔在3月将德军精锐的德国国防军352步兵师全部调往诺曼底,而352师的一个主力团就驻守在奥马哈滩头。可惜直到登陆部队出发后盟军情报机关才找到352师的下落,为时已晚。我们的主人公塞弗罗就来自这个师。

登陆当天天气状况极端恶劣,盟军在登陆前就因风浪过大损失了10艘登陆艇和300余名官兵。在登陆艇上的官兵多为晕船和湿冷所苦,还没到达作战地点就基本精疲力尽了。登陆作战开始后也非常不顺,海滩西段预备的32辆水陆坦克中有27辆刚一下海就因风浪过大而沉没,幸存的5辆坦克中还有2辆很快被德军炮火炸毁。由于潮汐影响和秩序混乱,登陆的美军士兵很多都搞不清方向和集合点,大批士兵挤在滩头任凭德军炮火攻击。

当海水刚刚漫过盟军士兵膝盖的时候,塞弗罗的上司下令开火。塞弗罗用MG42机枪不停地向大批挺进的美国士兵发射子弹,在长达9个小时中几乎没有一刻停止过,唯一的间隙就是更换备用的枪管,杀红了眼的机枪组已经忘记了枪管的寿命。

他的机关枪枪管最后变得通红烫手,不堪使用,他不得不另换机枪,当换下的火红枪管扔到一旁时,碉堡旁边的干草立即被巨热引燃。在那场战斗中,塞弗罗杀红了眼,美国士兵像潮水一样涌向塞弗罗所在的碉堡,又像潮水一样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整片海水和沙滩。

史上最疯狂的战绩:一个士兵干掉一个团

年轻时的海恩·塞弗罗

电影《拯救大兵瑞恩》前面部分的场景完全真实的还原了当时的战况。

9个小时里他用光了哨所里所有库存的12000发子弹,海水被尸体的鲜血染红了。机枪子弹用完了以后,他又用自己的毛瑟步枪继续射击打400发子弹,当步枪子弹打完后他只能掏出自己自卫用的P38手槍继续射击“因为敌军的数量实在太多了”。他回忆时说:“我几乎消灭了一个团的登陆部队,周围的海水都染红了,我能听见美军指挥官在喇叭里面歇斯底里的喊叫。我看见当机枪子弹打在海滩上水花四溅,当这些小喷泉接近那些美国兵的时候,他们开始倒下,很快,第一具尸体开始漂浮在涨潮的海浪上,不久,所有的美国兵趴下开始射击。”

塞弗罗回忆称,一名年轻的美国大兵在海上逃过了火线的射击,并冲上了奥马哈海滩。塞弗罗看到后,立即举枪朝他瞄准,子弹击中了这名美兵的前额,将他的头盔都打得飞转起来,这名美兵的脑袋立即开花,倒在了被血染红的沙滩上。塞弗罗至今仍然记得那名美兵死亡前扭曲痛苦的表情,他回忆说:“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我正在杀人。直到如今,我仍经常梦到那名美国士兵,每当我想起他时,我就感到如此心痛和愧疚。”

海滩上满是血水和海水,大口径火炮将滩头的美军成片的炸翻,MG42极高的射速就如同电锯一样锯翻一片又一片的美军,美军三五成群的蜷缩在滩头上,所有坦克全部被德军埋设的磁性水雷和海防炮连船一起击沉。

战后保留下来的弹坑,如同月球表面。

战斗持续到9个小时后,美国海军为奥马哈海滩带来了转机。由于海滩登陆部队长时间没有任何联络传来,海军指挥官意识到奥马哈海滩上的形势可能已经极为严峻,于是17艘驱逐舰不顾触雷、搁浅和被155mm海岸炮炸翻的危险,前进至距海滩仅730米处,在近距离为登陆美军进行火力支援。而美军的敢死队此时也爬上了霍克海角,结果发现所谓155mm海岸炮居然是电线杆伪装的。没了后顾之忧的海军肆无忌惮地向德军据点倾泻炮弹,先前被堵在海滩上的美军也在精锐部队第一师的带领下开始冲锋。中午时分登陆部队第二梯队提前登陆。而在空军的指引下,美国海军的战列舰和巡洋舰也开始对岸射击,德军的防御至此基本崩溃。

九死一生归来的美军

天黑时美军正式登陆成功,第五军军部上岸并开设了指挥所。军长罗杰少将上陆后立刻发电报给布莱德利:“感谢上帝缔造了美国海军。”

注意,这人是艾森豪威尔

史上最疯狂的战绩:一个士兵干掉一个团

海恩·塞弗罗使用的杀器

二战历史学家赫尔穆特·康拉德相信,塞弗罗可能在当天造成了美军约3000-4200人的伤亡。不过,塞弗罗认为数字没那么大,但他承认,“很明显,很可能超过2000人,但我并不知道我打死了多少人,这很可怕,想象一下都会让我作呕。”

盟军登陆成功后,塞弗罗藏身的碉堡被一枚盟军手榴弹击中,他的指挥官被炸死。塞弗罗成了美军的俘虏,并于5天后被押往美国,他在美国人的监狱中当了3年战俘,在战俘生涯中,他闭口不提诺曼底时的作为。1959年,塞弗罗的故事才开始被美国人所知,美国人送了他一个“奥马哈海滩之兽”的绰号。塞弗罗对自己的那段经历太过羞愧,多少年来,他甚至从来不敢对自己的4个孩子讲述当年诺曼底战场上发生的故事。

获得自由后的塞弗罗曾多次试图与在诺曼底战场上幸存的二战老兵取得联系,请求他们的宽恕。最后,他找到了戴维·西尔瓦--一个在奥马哈海滩上受了三次伤的美国幸存老兵。当上世纪60年代这两个曾经是生死对头的男人在德国会面时,他们互相拥抱了足足5分钟。

2000年,塞弗罗撰写了一本名为《62号哨所--回忆1944年6月6日的奥马哈海滩》的回忆录,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忏悔。2007年,83岁高龄的塞弗罗在最后一次接受采访时称,他并不热衷于战争,他时时刻刻都在受到良心谴责,“我确实不是因为有杀人的欲望而杀人的,而只是想活下去。我知道,只要他们有一个人活下来,那么他就会向我射击。我从不想卷入战争,也从不想呆在法国,更不想呆在碉堡里用机枪射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