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政府10日宣布,已经决定由政府“购买”钓鱼岛、北小岛和南小岛,将这三个岛“收归国有”,中国政府当天以多种方式对此提出强烈抗议。在不到48小时的时间里,从中国最高领导人到外交部,罕见的集中释放强势的态度。此外,发布钓鱼岛领海基线划定的声明的同时,中国海监46、中国海监49船已于11日抵达钓鱼岛外围海域,海监部门已经制定相关行动计划,视情况开展维权行动,宣誓主权。

分析人士认为,中方此前在钓鱼岛问题上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希望日本能做到真正的“三不”,搁置争议。但日本一步一步逼到中国划定“领海基线”。“领海基线”的划定是一个分水岭,日后中方对于钓鱼岛的态度,已经从搁置争议的“默契”,演变成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日本“国有化”钓岛倒逼中国划定领海基线

就在此前一天,9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APEC峰会上同日本首相野田佳彦进行了短暂的“过道外交”。胡锦涛就钓鱼岛问题当面向野田表明了中方立场:“日方采取任何方式购岛都是非法的、无效的,中方坚决反对。中国政府在维护领土主权问题上立场坚定不移”。紧接着,10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就此指出,“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在主权和领土问题上,中国政府和人民绝不会退让半步”。同日,在伊朗出访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也表示“中国政府和人民在维护领土主权问题上的立场是坚定不移的”。这是中共领导层最高层级的发声,此前从未达到如此高级别。

此外,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称“这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侵犯”。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紧急召见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就日本政府非法“购买”钓鱼岛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当日,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也向日本外务省负责人提出严正交涉并递交了抗议照会。除了声讨之外,中方在毫无征兆下就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线发表声明。此前,在中国周边有争议海域还未划定过领海基线。1996年5月15日,中国宣布了大陆领海的部分基点和西沙群岛的领海基点,但有争议的南海领海基点领海基线均未确定。

观察人士认为,所谓“三不”政策,不仅仅是要求中国的,日本同样也是必须遵守,中日两国彼此默契了几十年,也因此中国第一、二代领导人在此基础上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建议,而“三不”(“不登岛,不在岛上进行任何资源或环境的调查,不在岛上建任何建筑”)政策就是这个意愿的基础。但之后日本人在岛上建立了灯塔,近来又有日本政府人员登岛,开了几十年来从未有的先例。日本政府率先打破了这种默契。某种意义上来看,日本敲定买岛计划,实际上是给了中国一个公开划定领海基线的口实。如果说过去因为种种考虑没有以钓鱼岛为基点划定领海基线,那么现下日本政府的所作所为,倒逼了中国划出群岛基线。这就像不久前,菲律宾、越南在南海问题上不断施压,一举逼得中国成立配套完善的三沙市一样。回到钓鱼岛问题上,尽管领海基线也是单方行为,但就“国有化”和“领海基线”相比,显然后者棋高一着。

“领海基线”执法责任:可禁日方上岛活动

“领海基线”是量算领海宽度的起点线,中国1992年2月25日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规定中国领海宽度是12海里,陆地包括钓鱼岛在内的附属各岛,领海基线向陆地一侧的水域为内水。中国社科院海疆问题研究者王晓鹏指出,此次领海基线的公布,是根据1992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依法做的事情,而非根据目前地区形势突然公布。划定钓鱼岛及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线,本身是中国对钓鱼岛行使管辖权的一部分,是维护主权和管辖权一个重要方式,是一个法理斗争,也是一个管理上的斗争。

王晓鹏提到,钓鱼岛及附属岛屿领海基线的公布,也粉碎了日本企图分割东海大陆架的图谋。此前在中日东海大陆架划界争议中,日本提出所谓的东海中间线,把钓鱼岛作为基点划定。领海基线公布后,就将明确钓鱼岛附近海域哪里是内水,哪里是领海,使管辖范围更加明确。一旦确定为“内水”,即意味着将来日方不仅仅是登岛,只要其人员或船只进入领海基线向外延伸12海里之内,就构成对中国领土等同程度的侵害。

清华大学教授刘江永也认为,这是中国对日本“国有化”钓鱼岛采取的初步反制措施,今后中国不仅需就日方登岛提出严正交涉,在领海主权方面也会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另外会在相关海域进行常态化考察。

而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第六条第二款:“外国军用船舶进入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经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批准。”未经中国政府批准而进入了领海的,根据第十四条的规定,授权中国军队予以追逐。这即表示,领海基线划定国家领土后,那么国家对领海基线内的岛屿就有执法责任,渔政船、海监船甚至军队,就要起到作用,采取相应措施,维护领土完整。日本海上自卫队在钓鱼岛及其周围12海里范围内的活动是决对禁止的。

默契被打破 “领海基线”划定成分水岭

即便此前,野田佳在接受美国CNN电视台采访时称,“由国家出面购买所有权,这也是为了将来能够平稳安定地管理钓鱼岛。为了使中方也能明白这一用意,我们一定会向对方作出解释。”但对于野田政府坚持“国有化”钓鱼岛,大陆学者纷纷表示担忧。

王晓鹏认为,日本这次很可能在钓鱼岛问题上“一刀切”,从法律、行政、实际操作等层面最终实现钓鱼岛“本土化”。刘江永也分析认为,日本长期以来就有这种激进的方针。日本下一步会加强对钓鱼岛的管控,海上保安厅、甚至海上自卫队加强硬件建设,并在法律上作出相应调整,放宽日本有些部门管控、执法的力度,并投资宣传,做所谓的公共外交,进一步争取国际舆论的支持。王晓鹏甚至认为,日本政府针对中国各方面的反制措施也会有预案,在中方公布领海基线后,日本可能会进一步声明其对于钓鱼岛和东海大陆架的主张,甚至会在冲鸟礁上有进一步动作。

学界的这些担心都不无道理。当年中日达成“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默契,但是日方仍然破坏“三不”原则,所以,即便相较于右翼的石原购岛,野田政府“国有化”钓鱼岛似乎是想中日钓鱼岛争议平静下来,但仍无法保证日本会否从法律、行政、实际操作等层面最终实现钓鱼岛“本土化”。中方此前已经在钓鱼岛问题上保持了极大的克制,希望日本能做到真正的“三不”搁置争议。但如今一步一步逼到中国划定“领海基线”,这即表示,中方对于钓鱼岛的态度,已经从搁置争议的“默契”,演变成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中国政府仍要求日本回到谈判桌上来,但现在的情况和原先有所不同。之前是,基于“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默契,尽量克制的不要把事情搞大。但在日本一再破坏了这个“默契”后,中方也不再固守“默契”,而是把争端摆在明面上处理。讲法理,就拼法理;讲历史,就追历史;如果日本依旧破坏“三不”,那么根据“领海基线”,中国军事力量便言正名顺的介入。当然,中国最终是否出兵,取决于日本政府的表现。

中共党报11日出版的《人民日报》发表署名“国纪平”的评论文章,对日本购买钓鱼岛事件使用了“悬崖勒马”一词。上一次《人民日报》使用该词是1999年7月29日,称“台湾当局必须悬崖勒马”。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出不出兵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重要的是已经看到了中共的姿态的转变,和在钓鱼岛问题上的趁胜追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