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的精彩演讲 理性的鹰派人物罗援:博弈钓鱼岛

凤凰卫视8月25日《世纪大讲堂》,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鲁湘:学术前沿,思想对话,欢迎走进《世纪大讲堂》。自7月以来中日钓鱼岛问题争端成为中美日及台湾地区所关注的焦点,近日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又在众议院公开宣称,一旦有必要将考虑出动自卫队维护日本在钓鱼岛及其周边海域的主权,这令国际社会陡然紧张起来,而一直积极推进购岛计划的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甚至还将购买钓鱼岛的广告打到了美国,希望美国能支持日本购买钓鱼岛。面对目前并没有得到缓和的局势,我们如何证明钓鱼岛属于中国,而不属于日本,日本为什么要提出钓鱼岛属于日本,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应该如何应对,有关这些问题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将军,他演讲的题目是《博弈钓鱼岛》,让我们欢迎罗将军。

解说:罗援,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少将军衔、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从小向往军旅生活的罗将军,曾经在云南边防部队任指挥员,军作训处参谋,还参加过抗美援老(挝)作战,并在总参测绘学院、石家庄高级陆军学院、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国防大学深造,曾任驻丹麦大使馆副武官,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高级访问学者,基层的锻炼,理论的积累,海外的经历,让罗将军对国际战略形势以及中国国家安全环境都有了系统深入独到的研究。他曾在中南海举行的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中讲解抗战问题,还曾主持或参与军队建设九五、十五规划的总体思路,军队跨世纪发展战略,21世纪初期国际形势与我周边安全环境预测等重大研究课题。

王鲁湘:前不久我们看到罗将军刚刚做过一个关于黄岩岛和南海问题的一个对话,那一期节目获得了很高的收视率,罗将军也因为这些年来在我国周边安全环境上头一直持一种强硬的立场,而被国际和国内的一些刊物和一些媒体称之为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鹰派人物,据说您也很欣然接受这个称呼。

罗援:还是要加一个定语就是理性的鹰派。

王鲁湘:理性的鹰派。我记得您对一个美国的,也是搞战略研究的一个同行说过,您是鹰的眼睛,鹰的爪子,但是是鸽子的头和心脏,是吧?

罗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对。就是我们还是崇尚和平,热爱和平,但是我们绝对不惧怕威胁,一旦就有些国家一定要把战争强压到我们头上,我们也绝对会奋起反击,就是我们的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王鲁湘:那么中日钓鱼岛的争端现在是愈演愈烈,日本方面的话,包括朝野方面好像在达成某种默契,互相呼应得很厉害,包括它的中央政府和它的地方政府之间就钓鱼岛的问题也好像在演一些像某种双簧之类的这种戏,配合得很紧密。您对日本在最近的钓鱼岛问题上的这一种腔调越来越高,这个步步升级的这样一种做法,您是怎么判断的,为什么会这样的步步升级?

罗援:这个就主要我觉得它还是迎合他们日本,它的一些国内的一些民族主义情绪,就说野田佳彦他现在一再挑动钓鱼岛问题,我觉得是什么呢,就是这个屁股来决定他的大脑,选票来决定他的政策,就现在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问题,就现在日本现在形成了一个这个国民情绪集体右转,所以他就为了迎合这个集体右转这个问题,提出了,特别是现在提出了要将自卫队要介入到钓鱼岛问题上,这个它的一些右翼团体说要将自卫队要驻军到钓鱼岛,这个问题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那我们就要视为是一种军事占领。

王鲁湘:对。

罗援:这就是一种战争行为。那么如果一旦出现这么一种情况,那我们只能以行动对行动,以军事对军事,这就是马列主义非常经典的语录,就是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到那时候你再空头的口头抗议,已经无效了,那么到那时候我就认为,导弹的威力将大于口水的威力。

解说: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频频挑衅中国,如何驳斥他们在钓鱼岛主权归属上的主张,日本又为何要强调钓鱼岛是它的,钓鱼岛究竟有何战略意义,为什么对钓鱼岛我们要寸土寸水必争。《世纪大讲堂》《博弈钓鱼岛》正在播出。

王鲁湘:现在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罗援将军演讲,他演讲的题目就是《博弈钓鱼岛》,大家欢迎。

罗援:各位朋友,下午好,非常高兴能就我们共同关心的钓鱼岛问题交流一下看法。我今天想演讲的题目就是《博弈钓鱼岛》。那么关于钓鱼岛问题,中日双方现在是存有争议,中国认为钓鱼岛自古以来是属于中国的,而日本也认为它对钓鱼岛拥有无可争议的主权,它说是根据1951年的美国和日本签订的《旧金山和约》,就是日本同意把琉球列岛托付给联合国托管,而唯一的托管国就是美国,那美国在1953年的时候,在划定琉球列岛的版图的时候,就把钓鱼岛划入了琉球列岛,那么在1972年,美国把琉球列岛它的行政管辖权交给日本的时候,就把钓鱼岛一块给了日本,这就是日本提出来的,它拥有钓鱼岛的法理依据,这给我们带来了四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旧金山和约》它合法不合法;那么第二个问题,就是钓鱼岛是不是琉球群岛的;第三个问题,就是琉球群岛是不是日本的;第四个就是战后日本的它的版图到底有多大。我说这四个问题是丝丝相扣,但它的核心点还真不是钓鱼岛问题,核心点是琉球群岛的归属问题,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现在一个一个把这个扣解出来。

先谈《旧金山和约》它合法不合法。那么《旧金山和约》是1951年美国单方面邀请了52个国家在旧金山举行了一次旧金山对日和会,这52个国家恰恰没有对日作战贡献最大、牺牲最大的中国,不仅没有大陆,也没有台湾,这个旧金山对日和会是1951年9月4号开的,9月18号我们的周恩来总理就代表中国政府郑重宣布旧金山(对日)和会是一个片面的会议,中国政府拒绝接受这个《旧金山和约》的合法性,所以就从根上,就《旧金山和约》它就是一个非法的,它根就错了。

那么第二个,我们就谈谈这个钓鱼岛它是不是属于琉球群岛的。那么根据《旧金山和约》的第三章第二条款,就说是日本同意把琉球群岛托付给联合国进行托管,而唯一的托管国是美国,这里我们注意到,在这个第二条款里,它根本就没有谈到这个钓鱼岛,或者日本它说的尖阁(诸)岛,这里都没有提到,它现在提到是什么,北纬29度以南之南西诸岛,包括琉球群岛,那么钓鱼岛在哪?钓鱼岛在北纬25度到25度50分,根本就不在它这个范围之内,所以说就是根据《旧金山和约》这个钓鱼岛它也没有托付给美国,但是美国在1953年的12月25号,它公布了一个琉球列岛的地理版图,它把琉球群岛的版图它私自扩大,扩大到什么,北纬24度到28度,大家想想,钓鱼岛在北纬25度到25度50分,正好就把钓鱼岛划入了琉球群岛,所以在1972年美国把这个琉球群岛的行政管辖权,这里我们要注意,它是叫行政管辖权,不是说把主权,把行政管辖权交付给日本的时候,就把钓鱼岛一块给了日本,这里带了一个问题,钓鱼岛自古以来是属于中国的,你美国有什么权力把中国的钓鱼岛划入琉球,又把琉球交还给日本,所以它这个本身也是非法的,就是一个岛礁的归属,大家知道,根据国际法,它的归属有这么几个要素,就是谁最先发现。第二,谁最先命名。第三,谁最先管辖。那么在这三方面,中国都有充足的历史法理依据,首先,我们就是在明朝的永乐年间,也就是1403年到1424年,当时我们出版了一个古籍,叫《顺风相送》,这其中就谈到了钓鱼岛,也就说我们起码是在这个时间,我们已经发现了钓鱼岛,那么在嘉靖41年,也就是1562年的时候,我们还出版了一个古籍叫《筹海图编》在这个《筹海图编》中就把这个钓鱼岛划入了福建的行政管辖,而且纳入中国军事防卫区域,也就说我们最早对它实施管辖,那么从命名来看,我们在1933年、1947年两次对钓鱼岛及其附近的一些岛礁进行了命名,也就是我们最早发现、最早管辖、最早命名。那日本是怎么回事?日本说它最早发现是1884年,你想想,整整差了400多年,所以说我们是有充足的历史和法理依据的,这就是讲钓鱼岛它不是琉球群岛的。

那么第三个问题就谈到了,就琉球群岛它是不是日本的,那么琉球群岛它本来是一个独立王国,在1372年的时候琉球王国就开始向中国的明朝进贡,它的国王也是由中国的明朝来册封的,所以说这个琉球王国实际上它是一个中国的藩属国。到了1609年,日本萨摩藩岛津氏用武力征服了琉球,那么以后这个琉球王国就既向中国进贡,也向日本进贡,但它的国王仍然是由中国的明朝来册封,这个制度一直坚持到了清朝,那么到了1872年,日本明治政府它未与中国商量,强行把这个琉球国它改成叫琉球藩,到了1879年,日本进一步把琉球藩变成了现在的冲绳县,就现在美国在日本驻军最多的冲绳县,其实根本就不是日本的,它以前是琉球国,它的现在国民很大一部分是来自我们的福建、浙江和台湾的沿岸人民,你到那个日本你去访问,有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就是你到本州、九州去看,他们都是讲的是日语,而唯有到冲绳,也就说琉球,你到那去有很多汉字,有很多人在讲汉语,那么这个琉球人民,他们还在一直要求独立,在2006年曾经举行了一次全民公投,75%的人要求独立,要恢复和中国的自主联系,那么虽然有25%人,他是日本血统,他们不赞同独立,但是他们也要求自治,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说日本还真别跟中国较真,你再给我谈钓鱼岛问题,我谈的不是钓鱼岛,我要谈你琉球的归属,所以说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那么我们现在再来带出了第四个问题,就说琉球不是日本的,那么战后国际社会对这么一个战败国,它的战后安排是什么,它的战后安排就是《波茨坦公告》,《波茨坦公告》第八条的补充说明写道,就说《开罗宣言》之精神必将实施,也就是日本的版图也就仅限于四国、九州、本州和北海道,以及指定的一些周边的小岛,这里头就根本就没有琉球群岛,更不要说是钓鱼岛了。所以说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这四个问题,我们按逻辑的反推原理,我们可以进一步作一个说明,就是四个问题,第一,就是它的根本性的,就是《旧金山和约》它合法不合法,首先《旧金山和约》它就是不合法的,那我们按逻辑反推原理,我就说即便说《旧金山和约》它是可以成立的,那么《旧金山和约》它也没有提到,钓鱼岛是琉球群岛的一部分,那么我们再反推,就是钓鱼岛它本身琉球群岛,但是我们假设它是琉球群岛的,那么琉球群岛它也不是日本的,我们再反过来再反推,就说即便这个琉球群岛是日本的,我们说它本来不是,我们假设它是,战前是,但战后也不是了。为什么?就是你作为一个战败国,你的版图已经只限于四国、九州、本州和北海道,就没有钓鱼岛,就像日本和俄罗斯关于这个北方四岛的争论,北方四岛以前它是日本的,但是战后它已经割让给前苏联了。日本和韩国关于一个岛礁的争论,韩国管它叫独岛,日本管它叫竹岛。那么这个不管你战前是不是,战后它已经不是你日本的了,所以说这个你日本不服你也得遵守,这就叫战后安排。我说你日本人不服,不服去找你的老祖宗,谁让你的老祖宗当年杀人,到处侵略,你既然杀人,你侵略,那你就要付出代价,这就叫战后安排,这就叫《雅尔塔体系》,所以日本它不要去设法推翻《雅尔塔体系》,这就是我讲的钓鱼岛问题,它的核心问题是日本它要推翻《雅尔塔体系》。

那么日本为什么在这时候,它一再要强调钓鱼岛是它的,我认为还是就是两大利益的驱动,一个就是经济利益,一个是地缘战略利益。从经济利益来看,就现在初步勘探发现,在钓鱼岛附近蕴藏着77亿吨的油气资源,至少够中国使用80年,日本的一个前国土交通大臣叫扇千景,她写了一本书,说这个东海蕴藏着足够日本消耗320年的锰,1300年的钴,100年的镍,100年的天然气,以及其他矿物资源和渔业资源,一旦拥有了这些资源,日本将从一个资源小国变成一个资源大国,这就是它在经济利益上面的考量,那么一个更深层次的战略考虑,就是地缘战略利益,就是根据1982年的《海洋法公约》一个临海国可以有12海里的领海,那么除了12海里的领海,还有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除了200海里专属经济区,还有不超过350海里的大陆架,就说你的大陆架可以自然往前延伸,但是最远不能超过350海里,如果中间出现了破碎,出现了断裂,那你的大陆架就到此为止,我们可以看这个海图,这个海图我们和日本我们是相向,朝一个方向,但我们不是一个大陆架,为什么?就是我们的大陆架在向日本延伸的时候,突然遇到了一个冲绳海沟,从北贯到南,一下下沉了2940公尺,那么根据《国际海洋法公约》共是冲绳海沟以西都是中国的大陆架,跟日本一点关系没有,冲绳海沟以东这一溜才是日本的大陆架,但现在问题在什么地方?问题在钓鱼岛,钓鱼岛在冲绳海沟的上沿,在冲绳海沟的以西,那么根据《国际海洋法公约》就是它是土来决定水的原则,就是如果钓鱼岛是属于日本的,那么就是以这个钓鱼岛为圆心,以12海里为半径来画一个圆,在这个圆周之内的就是日本的领海,那么我们就和日本变成了相向而共同拥有这么大陆架,所以日本人提出来要中间线划分,一旦用中间线划分,我们将丢失大量的海洋国土,海底资源,而一个更严重的后果是什么,就是美日将把我们封死在中间线以西。以前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就说美日试图把我们封死在第一岛链以西,这个从海图上看非常清楚,就是这个深色的这是冲绳海沟,再往东走一段,这就是这个第一岛链,第一岛链就是日本列岛、琉球列岛、台湾、菲律宾这一线,现在我们的海军只要一出第一岛链,美日的军机军舰肯定要进行跟踪骚扰,它就是要把我们围堵在第一岛链以西,那么如果钓鱼岛是属于日本的,它现在就不是把我们封死在第一岛链以西,它的前沿要往前推,推到中间线,这样我们的战略空间将被大大的挤压,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对钓鱼岛我们要寸土寸水必争。

那么除这两个利益之外,我觉得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一种战略考虑,它就是想翻二战的案,历史旧案,就是要改变《雅尔塔体系》刚才我也讲到了,它日本在《雅尔塔体系》给它规定的日本的版图,从这上面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它的日本版图就是四国、九州、本州、北海道就是这么几块,像现在它和俄罗斯争执的北方四岛,俄罗斯管它叫南千(岛)群岛,还有一个就是韩国和日本争执的岛礁,韩国叫独岛,日本叫竹岛,对这个竹岛、独岛和这个南千(岛)群岛和北方四岛,我觉得我们应该策应俄罗斯和韩国,就是我们以后再对这两个岛礁进行称谓的时候,我建议就是我们直接管南千(岛)群岛就叫南千(岛)群岛,不要再画一个括弧,是日本叫北方四岛,关于这个独岛,我们也策应韩国,管它叫独岛,而不要再加上一个括弧,日本称之为竹岛。为什么?这是一种战后安排。

所以现在日本它挑起了钓鱼岛事件,它就是要把这个战后对它这个安排,给它推翻掉,现在日本不是光是一个钓鱼岛的问题,我们要把日本现在的国民情绪集体右转,这个倾向我们要引起高度的重视,为什么这么说呢?就现在日本它现在已经开始改变它的战略,它以前的战略叫什么,叫专守防卫战略或者叫基础防御战略,但是现在它已经变成了动态威慑战略,或者叫机动防御战略。这个和所谓的专守防御战略已经不一样了,另外就日本,它现在把它的战略重心由北部,原来主要对前苏联和俄罗斯,现在已经转向了西南,主要是针对中国,这就从战略上它已经发生了一些调整。

解说:日本国民情绪集体右转,欲借钓鱼岛问题改变战后安排,中国应如何应对,凸显主权我们要做到哪六个存在,保卫钓鱼岛我们要做好什么准备?《世纪大讲堂》《博弈钓鱼岛》正在播出。

罗援:那么现在怎么来解决钓鱼岛问题?那么我在南海问题我提出了六个存在,这六个存在主要的中心点就是要凸现主权归我,那么在钓鱼岛问题上,我觉得我们也要凸显主权归我,主权归我,我就说你仍然是按这六个在的模式,哪六个存在呢?第一个就是行政存在。我建议我们要设立中国台湾宜兰县钓鱼岛镇,你就要把钓鱼岛划入我们的行政规划,在1562年的时候,钓鱼岛就曾经是我们福建的管辖范围,那么在二战期间,这个琉球国和台湾,关于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它们也是有争议,报到了日本,那么日本政府因为当时的琉球和台湾都是日本的殖民地,所以报到了日本政府,日本政府当时就确认钓鱼岛是属于台湾的宜兰县,这是有白纸黑字历史依据的。那么二战结束以后,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台湾回归中国,那么台湾回归中国,宜兰钓鱼岛它也要回归中国,所以说这是有一个历史延续性的,所以我提出要把钓鱼岛作为链接两岸的一个枢纽,变成大陆、台湾、钓鱼岛,三位一体的行政共同体、主权共同体,这是我提的就是要有这么一个行政存在。

第二个存在就是法律存在。我们国家在1996年5月15号公布了我们部分领海基线,但我们的领海基线没有公布钓鱼岛和南沙的领海基线,我认为现在我们要尽快公布钓鱼岛和南沙的领海基线,哪怕现在你法律一些程序还没有走完,我们也要把它列入人大常委会的议事日程,而且对外公布,要抢占法律制高点。

那么第三个存在,就是军事存在。现在网友都在热议,说解放军少将罗援提出要在钓鱼岛附近设立军事演习区、导弹试射区,必要的时候要把钓鱼岛作为我们海空兵的靶场。我为什么提出这么一个建议?就是在二战期间,美国占琉球群岛的时候,它就把钓鱼岛作为美国航空兵的靶场,现在钓鱼岛既然是我们国土的一部分,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把钓鱼岛作为我们航空兵的靶场。日本它非要强行登岛,那么我们多次外交警告无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可以宣布,某年某月某日我们将在钓鱼岛附近进行导弹试射,一切无关船只和人员不得入内,否则后果自负,这才能体现我的军事存在和我的军事威慑。

那么第四个存在就是执法存在。我在两会期间提出,要尽快组建国家海岸警备队,这是一支准军事力量,它将为我们的军事斗争和外交斗争,提供更大的回旋余地和有为的空间,那么现在我们在东海、南海,我们的执法力量,我认为是过于单薄,过于分散,我们叫它九龙治海,哪九条龙?海事、海警、海监、渔政、海上搜救、海上打捞、海上边防、关闭缉私、海上搜救中心,九个单位分属六大部门,你说谁服谁。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要尽快整合我们的海上执法力量,九龙治海变成九九归一。我们现在已经世界第一造船大国,我们为什么不能集中资金、集中力量,采购和装备一些上万吨级的巡逻舰,再加上一些航速非常快的巡逻艇,组成几个巡航编队,有这么几个巡航编队,我看你日本和菲律宾还再敢在东海、南海这么嚣张。现在日本一些议员频频地要登岛,那么日本政府说这是个人行为,我们政府管不了。我说你们家的坏孩子你管不了,我们来帮你管。所以我们要尽快组成我们国家海岸警备队,把我们的弱势执法变成强势维权,不要老让他们来抓我们的渔民,它的违法分子我们要把他们要捕获,这才能体现我们的主权归我。这是我讲的第四个存在。

第五个存在就是经济存在,我们应该组建钓鱼岛经济开发集团,你既然说钓鱼岛和东海有这么多的自然资源,我们必须有一个部门把它统管起来,那么统管起来就是要筹建我们的钓鱼岛经济开发集团,负责钓鱼岛及其附近的油气开发、渔业开发和旅游开发,这是我讲的经济存在的一部分。

再一个,我就是建议,我们应该发行钓鱼岛主权基金,或者叫主权彩票,那日本它为了东京都提出要购岛,现在在全民中募集资金,已经募集了15亿日元,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发行我们的钓鱼岛主权基金,这样也是调动全国人民的积极性,让全国人民不忘国耻,来为最后解决钓鱼岛问题筹集资金,这是我讲的经济存在。

第六个存在,就是我讲的舆论存在。我们要尽快发表钓鱼岛的白皮书,把我们刚才讲的所有的这些证据,你全部公布出来,把日本的一些非法行径你全部公布出来。我们原来外交有个非常好的传统,就是如果遇到了一些重大外交事件,我们就召开中外记者招待会。现在虽然我们也在谈钓鱼岛,在谈南海,但是我们这些信息,都散见在我们外交部发言人的例行会议上,它和很多信息混杂在一块,我觉得我们要举行专项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专门对钓鱼岛问题的来龙去脉向世界作出解释。另外,要到联合国在我们的各使领馆,都要发宣传小册子,我们要占这个舆论制高点、法律制高点。另外一个,我觉得我们舆论存在的表现形式,就是我们要尽快抢占钓鱼岛的冠名权。

为什么提出这个问题呢?刚才给大家介绍了,就是韩国和日本,它们关于竹岛和独岛之争,它们是有分歧的,那么韩国就先声夺人,它就把他们最大的一个两栖坦克登陆舰冠名为独岛号,我的建议就是把我们第一艘航空母舰,我们就冠名为钓鱼岛号,这样我们航空母舰走到世界各地,大家都知道钓鱼岛它是属于中国的,这个也激发全国人民的这种爱国热情,让我们不忘国耻,我们国家还没有统一,还有很多岛礁是在别人侵占手下,所以要激发我们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这就是我提出了,关于钓鱼岛问题的六个存在。那么这个整个的解决途径,我觉得还是《孙子兵法》讲的那句话,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伐兵是我们迫不得已的最后手段,但是也是我们不可或缺和不可替代的手段。就是现在日本一个劲地把钓鱼岛问题往军事化、往战争边缘化上推,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做好应对的准备,就是刚才我讲的,如果日本一定要在钓鱼岛上驻军,一定要挑起一些擦枪走火的事件,那么我们只能以行动对行动,以军事对军事,就是马列主义的经典语录,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我们一定要做好事态恶化的这种准备,只有有备才能无患,只有敢战方能言和。

解说:一直以来日本实际控制钓鱼岛,中国则是被动应对。随着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步步紧逼,中日钓鱼岛争端不断激化,钓鱼岛是否会引发中日战争,中国是否有取胜的把握《世纪大讲堂》《博弈钓鱼岛》正在播出。

王鲁湘:非常感谢罗将军精彩的演讲。下面我们进入现场交流的环节,就钓鱼岛的问题,中日纷争的问题,想要跟罗教授进行探讨的请举手。好,那一位。

现场观众:谢谢罗将军非常精彩的演讲,我也是您的粉丝。我的一个问题是,就我看来,就是就黄岩岛的问题和这个钓鱼岛的问题来看的话,我认为钓鱼岛问题对于我们,我国政府来讲的话,目前处于的这个形势来讲是更加不利,或者说更加被动,我是说我的一个看法,因为钓鱼岛实际上这么多年,一直是被日本实际占有,而且时间已经比较长,而且最近日本的一连串的组合拳已经打出来了,所以我自己对于钓鱼岛问题的一个认识就是不外乎三种情况,第一个就是耗时间,第二个就是打官司,第三个就是拼拳头,所以我想对这三个方面,我想请教一下罗将军的一个基本的看法。我先说一下我的一个很浅显的认识,就耗时间来看的话,我认为目前所谓的国际的一个惯例,时效取得的一个惯例,就是如果占领钓鱼岛50年之后,可能会实际取得这个岛,目前日本已经实际占领40年了,那么在时间上面对我们来讲,不在我们这一边,可能对我们不利。第二个,打官司来看的话,先不说国际法庭的庭长现在由日本人担任,我们可能没有打赢的把握,第二个,打赢了也可能不会被执行,日本不可能拱手相让,所以最后很有可能的,我想就问是不是关于钓鱼岛,中日之间必有一战,那么如果就常规战争的层面,我们的海空军和日本来比较,是一个什么样的形势,我们有没有取胜的把握?谢谢。

罗援:你这三个解决途径我觉得非常理性,就是一个是耗时间,一个是打官司,一个是拼拳头。那么在这方面我就想起了周恩来总理有一句名言,周恩来总理说我们反对实力主义,但要反对实力主义我们必须要有实力,所以说这个钓鱼岛问题包括南海问题,它的最终解决的关键问题还是实力,也就是说你的拳头,当然这个拳头不一定轻易出,但你必须这个拳头要硬,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必须要做好这个准备。

那么现在你刚才就谈到了,就是这个中日双方的军事实力对比,应该说随着我们综合国力的提升,我们现在的军力也有了很大的发展,我说我们现在的军事实力,叫是以三代为骨干,以二代为主体这么一个装备体系,就是我们在这一方面,我们装备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现代作战,它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武器平台的对抗,它是一个体系作战,系统作战,那么在这方面我们中国还是有我们的优势,日本虽然它在某一些方面它有它的优势,比如日本,它的扫雷能力,它的反潜能力,在世界上它都是比较领先的,但是它受于日本和平宪法的限制,是不允许它发展一些大型进攻性武器装备,虽然它在悄悄的发展,但它也受到一些限制,特别是日本还有一些短腿,比如核的问题,比如太空的问题,所以在这方面,中国我们有我们的综合的优势。我非常赞同我们这个海军司令员吴胜利讲了一个非常硬气的话,就是在我们家门口打仗,我们谁也不吝。他这个一是表明了,我们高级将领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一种坚定的决心和意志,同时也是对我们作战能力的一种自信,这种自信也来自我们的实力。那么现代作战,它也不只是一个海军的问题,现在是联合作战,我们还有二炮,我们还有空军。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我们在实力对比上,应该不输于日本,而在这方面当然我们还要继续加强我们这些高技术军兵种,加强我们的杀手锏装备,但是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还是有信心有能力,来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

现场观众:罗将军,您好。在节目开始的时候,您也提到了,您是们目前军种的理性的鹰派,那么钓鱼岛是我国的固有领土,而钓鱼岛问题又是我们的主权问题,我国的领土和主权完整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那么如果日本一再迫使钓鱼岛事件来升级,那么中日之间或许不可避免的有一战,那么我想提的问题是,如果说一旦中日之间开战,美国如果介入的话,那么钓鱼岛事件会不会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谢谢。

罗援:这个我们不是预言家,我们不敢预(言)它会不会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但是现在我觉得双方还是想在一定的范围内来解决钓鱼岛的问题。那么起码中方是表示了这么一种善意,我们还是要争取用和平手段,通过谈判来解决,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它的关键点不在中国,而在日本,所以现在应该说是双方在钓鱼岛的问题上,还是有一个,我说还是要有一个缓冲,这个缓冲阀吧,现在中日双方已经建立一个海上安全磋商机制,就说一旦这个问题升级了,双方还有沟通的渠道,当然对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完全迷信,就日本大家看看它这个二战前,和二战后它的一些行径,你对它,你说是完全有一种信任,这个现在我们还不敢说有这种信任,起码它对战争问题,它没有一个清醒的反省,但是这也毕竟也是有这么一个沟通渠道,这都是属于危机处理、危机管理,但如果一旦危机处理、危机管理失效,那么很可能还会引发一场战争。那么这种战争我认为可能是一种局部冲突,我们必须做好应对这种局部冲突的准备。

现场观众:我是中国科学院大学的一名在读研究生,然后我就想以学生的一个身份,然后称呼您一声罗老师。

罗援:谢谢。

现场观众:就是有一个问题,您刚才也提到钓鱼岛,它不归属于咱们的琉球群岛,就是琉球群岛现在25%的是日本血统的一个居民,将来我想如果再过20年,再过40年,这样会不会就是全部都变成他们的一个日本血统的居民,这样的话我就想,应该有这样一个忧患意识,就是咱们再过37年,就到咱们建国100周年的时候,然后我就想,如果我们这边是80后还有90后一代,将成为那一个时期的,建国100周年时候的我们这个祖国的一个建设者,还有一个治理者,那这样的话,就是经过这样三、四十年的时间,您对我们这一代的青年学生,然后还有这些青年人,有一个什么寄语和期望?

罗援:这第一个,你讲到的就说是这个琉球群岛它的一个未来走向,也是刚才那位观众提到的一个,就说是日本对钓鱼岛实质控制将达到50年,现在日本它为什么一个劲地在钓鱼岛上闹事,它就说在钓鱼岛问题上,我们和中国没有争议,所以钓鱼岛它就是我的,那么它按1972年算,它说国际法上有一个就说如果被它实际占领了50年,那么这个钓鱼就是它的,所以它就到了2022年,它就要拖到2022年,它就觉得它有这方面的法理依据,实际上这完全使是一个歪理,国际法上没有这么一条规定,国际法上有一条什么规定就说,如果对这个岛礁双方都没有争议,在没有争议的情况下,那么这个岛礁它被实际占领50年,那它可能就是日本的,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一定要反复强调,钓鱼岛它是中国的这个固有领土,你这个就是说要打破日本它的这种企图,所谓50年占领。所以在这方面,我们也确实也有一些实际行动出来,来表明钓鱼岛我们是有主权这方面的诉求的。

那么对于这个下一代的期望,就是因为这个钓鱼岛事件应该说是,也是一代一代地传下来了,那么特别是现在我们经常说的,就是东海、南海问题,是小平同志提出了搁置争议,共同开发,那么现在到了这么一个关键时期,我认为对小平同志提出的这个政策主张,现在还是有些片面的理解,实际上小平同志当时讲的是三句话,而不是两句话,小平同志讲的叫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就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它的前提条件是主权归我,所以为什么我现在提出了东海六个存在,南海六个存在,就是要突现主权归我,而且小平同志当时提出这个问题,是有一个特定的历史条件,就是中日要恢复邦交,小平同志在访问日本的时候,日本记者提出来钓鱼岛问题没有解决,你们怎么恢复邦交,小平同志说,把这个问题前可以搁置起来,我们恢复邦交,我们这一代人的智慧不够,我们下一代会比我们聪明。我就说现在不管从我们党的代际划分来看,还是从我们生命延续的代际划分来看,我们也到了下一代,我们这一代要有我们这一代的历史担当,要有我们这一代的历史责任感,要通过我们的智慧来解决老一代他没有解决遗留下的这些问题,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和你们下一代人的历史担当。湖南卫视搞了一个节目叫《成人礼》让我去做了一个主讲嘉宾,我当时从我们一家的祖孙三代的经历,我谈到我们应该有一种什么样的抱负,我的父亲在18岁是打入了龙潭虎穴,他的志向就是要救国,那么我18岁的时候我参军到了云南边防,我的志向是卫国,我的女儿在18岁的时候,她在日记上摘录了周恩来总理的一句名言,就“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她的志向是要建国,而你们这一代,我的寄语就是责无旁贷,强国。强国是你们这一代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我们的国家将在你们这一代步入世界强之林。

王鲁湘:近日中日钓鱼岛之争愈吵愈烈,日本政府和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钓鱼岛问题上配合默契,一心想通过法理手段实现对钓鱼岛的侵占,与此同时日本政府还一直试图以美国为靠山,在东海与中国博弈,因此中日之间的钓鱼岛之争就是斗智斗勇,在钓鱼岛问题上,中国必定要以一贯的坚定立场捍卫主权,日本如果不顾中日关系的大局,恣意使钓鱼岛问题复杂化,由此酿成的苦果只能由日方吞下。刚才罗援将军为我们阐释了钓鱼岛的归属问题,从法理上驳斥了日本侵占钓鱼岛的行为,并揭示了日本为何在钓鱼岛问题上做文章,提出了中国保卫钓鱼岛应该做到的六个存在,让我们对罗援将军今天的演讲再一次表示感谢,也感谢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我们下周同一时间《世纪大讲堂》再见。

http://my.tv.sohu.com/u/vw/30674077

本文内容于 2012/8/28 16:07:51 被依然是中国心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