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的底气 来自 中国出口的稀土,稀土是 高新电子产品的 维生素、“工业黄金”,稀土 中 提炼出的 十几种 稀有元素,价格 比 黄金、钻石 还贵。整船整船的 按 铁矿价格 出口稀土,中国就没有一个部门出面管,可以想见,日本和矿主之间的 交情多么深!中国的 战略部门 有多么无知、无力!

出口稀土给 日本的 中国商人们、矿主们、走私贩们,可谓是 中华民族的罪人、当代汉奸,堪比 汪精卫、唐绍仪 之流。

当年日本 要求 购买 中国 煤电发电厂 烧剩下的 煤渣,周总理担心其中有鬼,断然婉拒。后来,中国人对 煤渣的用途居然是 和 水泥混合,做渣砖铺地。日本人购买中国山西的煤,全部 拿来 提炼化学品。日本专家到中国来,看见 工厂的澡堂拿 煤 烧水,居然 黯然泪下 了。

日本大量购买中国的 大葱,可以提炼出某种药物。

日本还大量购买中国的尿,没错,就是尿,可以提炼出尿激酶,一种药。

日本还大量购买中国的花生,花生的红皮可以提取出一种药物。

日本从东北进口大量木材,虽然日本本土有大量的木材,日本从来不砍伐本国的木材。

中国没有提炼技术,也不可以成全日本。

当前,中国有4大嗜待解决的 问题:1是全面禁止 对日 出口 任何 可疑的原料,让海关 ‘严查并没收’ ‘出口 日本的 各种 矿产原料’;让各级政府制定法令:对本省本市的 矿产出口企业 限令整改,1%的产量出口,99%的产量内销,国内无需求就宁可解散企业;让武警加强对 深海 船只的搜查力度,严查船底有没有拖曳的暗舱、船上夹层、夹带物品。2是 即使中国没有技术提炼的原料,也不能当废弃物随便处理,必须保留几百万吨、几千万吨,等待 提炼技术获取来的时候 备用。3是清算那些为了钱 把稀土卖给日本的获利者们,没收他们个人全部家产,并把他们都处以无期徒刑 . 4是 由国家牵头,地方各公司企业研究所、学院科研机构 联合成立研究所,由国家出资,研究 那些 中国无法利用而日本急着买的原料,用什么方法可以提炼出化学品。

日囤积够用50年 仍逼中国贱卖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这是中国已故领导人邓小平在1992年说的一句话。然而,比石油还珍贵的稀土,却未能为中国换来可观的财富。倒是日本、美国等稀土资源使用大国,通过购买中国的廉价稀土,建立起“深藏不露”的战略储备。据悉,日本囤积的稀土资源够用半个世纪。

中国廉售资源 多国停止开采

文汇报报道,稀土可广泛应用于混合动力汽车、手机、超导体和精确制导武器等各种高新技术领域,因而有着“21世纪黄金”的美誉。

《世界新闻报》引述中国稀土业内人士指出,日本目前是世界上利用稀土实现附加值最高的国家,用于高新技术领域的稀土占到其消费总量的90%以上。通过从中国进口价格低廉的稀土原料,然后再出售经过加工的高新技术产品,日本可从中赚取丰厚的经济利益。因为经过加工后的稀土价格往往堪比黄金和钻石。

众所周知,中国是世界上稀土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储量约占世界的三分之一,但当前的产量却占全世界的95%。上世纪90年代,中国开始大规模开采稀土并出口,在低廉的开采成本(未考虑环境成本)下,中国廉价的稀土统治了世界市场,大部分国家因此停止了自己的稀土开采。有消息称,日本存于海底的稀土至少可供其使用20年。

第一稀土大国 长期无定价权

虽然中国稀土占据95%左右的世界市场,但由于中国稀土企业缺乏统一监管,无序竞争和走私盛行,致使中国“第一稀土大国”的地位未能相应地转化为稀土的定价权。在1990至2005年间,中国稀土的出口量虽增长近10倍,平均价格却跌至1990年时的一半。

就在中国廉价且不加限制地出售稀土之际,日本等国趁机收购并储存了大量稀土。中国稀土资源大省内蒙古一位业内人士估计,日本储存的稀土资源甚至已够用四五十年。对此,有中国媒体指出,30年后,世界上最大的稀土产地——内蒙古包头白云鄂博可能将无矿可采;而一直依靠进口中国稀土发展电子工业的日本,到时却坐拥充足的稀土资源。中国到时也许要花比现在高数百倍的价钱,从国外进口稀土。

藉稀土发难 美日用心险恶

军事评论员宋晓军在此间接受文汇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美等国对中国管控稀土“如临大敌”是其一己私利在作祟,他们忧的是中国稀土出口量减少而引发的价格飙升,他们怕的是失去自己在国际资源市场中长久以来的话语权垄断。宋晓军强调,中国稀土资源领域长期沦为发达国家廉价初级产品的供应商,外国厂商从中国进口廉价稀土,而后生产出高精技术产品再返销中国,附加值倍增。

“工业黄金”长期卖白菜价

宋晓军指出,尽管坐拥珍贵的稀土资源,但中国却一直没有得到相应的财富和话语权。他称,“未来中国不仅要对稀土限产和控制出口,还要彻底改变稀土价值不相称的局面。”

长期以来,稀土储藏和生产量均冠盖全球的中国却一直没有定价权。在全球高科技电子、激光、通讯、超导等原材料需求呈几何级数增长的情况下,“工业黄金”卖出了白菜价。

稀土产业须外贼内鬼一起防

宋晓军强调,中国限制稀土产业主要是出于环境保护的需要,是不得已而为之。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专家叶海林表示,近年来很多不法商人利用监管漏洞跟外国人勾结,把稀土矿当做废矿渣、水泥,整船整船出口。他强调,政府必须进一步严格把关。

本文内容于 2012/8/24 19:44:06 被发论文赚名声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