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缅北雇佣军”一直以来都是那样的神秘, 雇佣军在东南亚有着遥远的历史,16世纪已有不少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以雇佣军的面目出现,混迹于东南亚名国。在今缅甸若开地区和孟加拉国南部,当时有个阿拉干国,国王军队里就有不少葡萄牙雇佣军,他们表面上效忠国王,暗中却从事着海盗和虏掠奴隶的罪恶活动。

缅甸是军人政府,在各种民族自治特区也不例外,所有政府官员都有军阶,他们工作时间是官员,下班了脱下军装就是商人,每家都有自己或大或小的生意可以做,因此,许多人去到果敢、邦康等缅北地区,进入政府工作和当兵几乎是同样的概念。 缅甸是军人政府,在各种民族自治特区也不例外,所有政府官员都有军阶,他们工作时间是官员,下班了脱下军装就是商人,每家都有自己或大或小的生意可以做,因此,许多人去到果敢、邦康等缅北地区,进入政府工作和当兵几乎是同样的概念。

缅北地区每一个区域一定都有着自己的民族武装,几乎所有的民族武装控制地区都有这样的规定:儿童都必须学习军事知识,男子从十三、四岁起就必须当兵,而且终身不能退伍,即使以后不在军队里也只能算“休假”,有战事发生就必须马上回来;每户人家如果有五名子女必须三名参军,有三或四名子女必须两名参军,有两名子女必须一名参军;如果没有男子就招女兵。

然而不容回避的事实是,进入21世纪初,缅北地区仍然存在着“佤邦联合军”、“果敢同盟军”、“掸邦东部同盟军”、“克钦新民主军”和“克钦独立军”等民族武装力量,军队人数从数十人到数万人不等,另外还有一些从各军中分裂出来的小武装以及一些挂靠在各支军队名下的小武装,他们羽翼未丰,对雇佣兵的需求更是有增无减。而再向缅甸国内深入进去,仍然生存和战斗着许多地方民族武装,他们同样需要军事人员不断补充。要想彻底改变雇佣军,那是不可以的由于缅北许多民族长期靠种植罂粟为生,地方民族武装“以毒养军,以军护毒”仍然没有改变,当地民族首领与毒品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这是一个民族的基础,这些哪里的人早已习惯了,如果你去改变,反而他会不习惯这一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