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少将:钓鱼岛事关统一大业 寸草不生也不能丢

钓鱼岛诸岛

日本“不愿意屈从中国之下”的情绪流露

刘刚(日本冲绳大学教授):钓鱼岛问题对中国来说非常难。首先它由日本实际控制着,其次是日本社会有一点“穷途末路”的感觉,不是说日本要掉下来了,而是日本这个民族的“岛根性”很强,不愿意在东亚屈从于中国之下,这就是明治维新以来的问题。但是,实际上日本的经济已经掉在中国之后了,日本人就非常不愿意。他们最终找到了钓鱼岛问题。他们炒作钓鱼岛问题不仅仅是海域的问题,或资源的问题。就右翼来说,他们是想扭转日本的政治方向、国家方针。很明显的,钓鱼岛炒作中都有一个影子在晃,就是日本的国粹主义、民族主义在泛起。日本民众在这个方向上走得非常快,情绪流露得非常饱满。

本质上是中美之间的较量

彭光谦(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少将):我们要思考一个问题:怎么认识钓鱼岛的问题?钓鱼岛问题不是一般的历史遗留问题,也不是一般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纠纷的问题,它有更深的或者更全面的战略内涵,是我们要把持的战略底线。至少有三个问题可以跟大家一起探讨。

第一,它为什么不是一般的主权问题?钓鱼岛问题是二战胜利成果的维护与否定的问题。如何对待二战胜利成果,美国起了不好的作用。当年美国把钓鱼岛私相授受给日本,留下了今天的祸根。美日在这个问题上是有共同利益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争取国际正义,不光是我们的领土主权问题。

第二,钓鱼岛问题本质上是中美之间的较量。钓鱼岛问题凸显,很重要的大背景就是美国的军事战略重心的东移。石原也是看到了这个大气候。美国战略东移对日本来说,为他们找到了一个机会或靠山。美国也乐于把日本放出来牵制中国,把它作为东移的棋子。钓鱼岛问题也是美国对中国的试探。

第三,钓鱼岛是台湾管辖的,钓鱼岛问题是台湾问题的一部分,钓鱼岛问题不解决,台湾问题不能最终解决,它跟中国的统一和民族复兴大业统一联系在一起的,它不是不长草的地方,就算一根草都不长,我们也不能丢。

李杰(中国海军研究所研究员、大校):钓鱼岛问题的实质,是美国既想利用日本牵制中国,也想利用中国牵制日本。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总体战略是美日联手拉拢周边小国,搅乱海洋局势,遏制中国。它是想把所有国家调动起来,都来互相牵制,使整个西太平洋地区都不得安宁。认清钓鱼岛问题的实质在中美非常重要。最后的解决恐怕就是需要中美双方坐下来谈。

少将:钓鱼岛事关统一大业 寸草不生也不能丢

中国保钓船奔赴钓鱼岛

保卫钓鱼岛就是维护雅尔塔体系

李薇(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日本现在不愿意跟我们谈其他的,说到钓鱼岛的性质,日本就强调是个法律问题,在官方的公开场合还特别强调。我们说它不仅是法律问题,或者说它不可以单纯的从法律的角度解释这个问题,它是历史遗留问题,要靠证据解决。但日本人非常害怕证据,在他们的官方梳理或者是一些退休官员写的关于领土岛屿之争的论文中,都可以看出他们非常害怕谈这属于历史问题,他们就要求用法律解决,而且他们认为国际法支持实效支配。

我们在宣传上要注意,这不是单纯的法律问题。因为日本是在1895年1月份窃取的钓鱼岛,而在此之前它已经窥视了多年,一直不敢动手。为什么到了1895年1月份才动手,那是因为甲午战争中国的败局。在废除《马关条约》将台湾归还给中国的时候,钓鱼岛可以不归还吗?说不过去。所以我们要强调这是在同一个甲午战争的时段,在同一个战争的区域内,在同一个掠夺性的战争内,它是同一个整体行为,是不可分割的,必须随着《马关条约》归还中国。钓鱼岛问题发生的本源在哪儿?是法律问题吗?是历史问题,是战争造成的。

我们还要强调有关日本人战败处理的国际政治文件不支持日本对钓鱼岛的主权主张,这要说得非常充分。明年是《开罗宣言》签署的70周年,我们应该利用这个机会。我们要重申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成果,要从这个高度来处理战后遗留的问题,包括钓鱼岛。我们可以引用宣言里的很多东西,即便是美国对日占领的时候,1946年1月发表的一些文件,都证明了钓鱼岛不是日本的。

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问题上,我们跟美国作为战胜国,是在一条战线上,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不选边就已经是有问题了,我们在开国际会议的时候要把美国拉过来。美国现在一再表态《美日安保条约》适用钓鱼岛,我们可以说这是他们的双方条约,不应该适用于第三国,这有损于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成果。我们在著书立说的时候,要说明,对钓鱼岛问题的判断是对历史问题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判断,上升到这个高度更有利于我们争取更多的国际支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