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香港保钓人士:绝不让打砸日货愤青出海登岛

8月17日,首批搭乘航班回国的7名中国香港保钓人士于19时50分许顺利抵达香港国际机场。

香港保钓人士:绝不让打砸日货愤青出海登岛

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发言人柯华

1970年,未满20岁的留澳香港学生柯华加入第一波中国保钓运动,他曾参加4次出海保钓行动。40多年过去了,现已六旬的柯华是组织15日成功登岛的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的元老及发言人。说到登岛,他声音激动,仍希望怀着壮士未老之心登上钓鱼岛宣示主权。

这位中国民间保钓运动史的亲历者和记录者,给保钓人士的定位仅仅是“屠狗辈”这看似粗俗的三个字。“像那些上街打砸日本商品的‘愤青’,绝不在我们出海人选的考虑范围之内。”他说。

一位老人的“保钓史”

1970年:在“火红的年代”感染爱国风气

1970年9月,美日两国达成协议,美国将钓鱼岛的管治权交给日本。

一时间,全球华人义愤填膺,抗议活动遍布各地。大规模的保钓运动首先在美国纽约掀起,继而传到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地。轰动全世界的保钓热潮也唤醒了大量海外华侨。

当时的柯华在澳大利亚留学,念大学一年级。“我们把上个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称做‘火红的年代’,世界各地的社会运动如火如潮。我们这些关心社会、关心中国的海外留学生也感染了这种风气。”在澳大利亚,柯华与在悉尼、墨尔本等地的保钓人士串联去到首都堪培拉示威。

1996年:日外相言论“引爆”钓鱼岛问题

1996年是“保钓爆发年”。这一年,日本右派组织“日本青年社”登上钓鱼岛立起灯塔,还放了几十只羊到岛上以示主权。“结果羊把草都吃光了。”保钓人士纷纷抗议。志同道合的人就聚在了一起,包括柯华和现在的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主席陈妙德,总共100多人。这样,保钓委初现雏形。

这一年8月28日,钓鱼岛问题再次激化。当时的日本外相池田行彦宣称“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引起了香港人的很大反感。一个月之后,9月26日,香港保钓人士陈毓祥很快租了一条船出海,打算上钓鱼岛宣示主权。“结果很可惜,他跳到水里游泳,不幸身亡。”柯华说。

1996年10月:柯华的船离钓鱼岛仅20米

事故发生10天之后,保钓积极人士曾健成召集80名人员来到台湾,租用当地30多条渔船,与台湾的几十名保钓人士一同出海前往钓鱼岛。柯华就在这其中的一条船上,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出海行动。

陈毓祥意外身亡一事,给了保钓人士们很大警醒。由于遭到日本船拦截,柯华所在的船离钓鱼岛岸边仅20米。“当时我还年轻,而且是个游泳健将,跳下船游泳上去完全没问题。”但最终他还是服从安排,安心待在船上。

来自台湾的金介寿和香港的陈裕南成功登上钓鱼岛,拿出一面五星红旗插到了岛上,开启了香港人登钓鱼岛的第一次。

2006年:第四次出海如亲临“战争场面”

2006年9月,柯华第四次出海,他是总指挥。在他眼里,就如亲临“战争场面”:保钓船遭日方拦截,体积是保钓船4倍的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飞”上离保钓船驾驶室3米左右的地方。“当时我就在驾驶室里,看着日本船落在我们的船头上。导致他们的船底被我们的船头镗开了一道口子。日本人很愤怒。最终他们的船也报废了。”

随后,日本派出直升机,在离保钓船很近的上空侧飞盘旋,“再低那么一点点,机翼就能打到我们的船。”

那次出海“天公并不作美”,保钓船在海上遇到了9级风浪,在距钓鱼岛9海里的地方保钓船只能调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