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决不能害怕战争

和平表象让我们把视角更多关注了小的方面,甚至小到对国家意识的盲目。和平给了我们更多发展机会,却容易滋生和平麻痹思想,进而导致了以自我为中心的思想泛滥,崇外或者说对内不满的心态进一步扩展,泛自由概念越演越烈,以利益为角逐的外在内在斗争不时发生,各阶级内部矛盾甚至超过了开国时期。所以在任何问题上维持这种和平政策一方面基于战争不必要性考虑,一方面战争的爆发如何保证国内的稳定也是值得商榷的。

日本在最近的《防卫白皮书》发布对中国军力的一些数据让我们对安插在国内的日本间谍担忧不已。中国对间谍的判刑也过于人性,使得从事外国间谍的人员数不胜数。可令我们重视的是,间谍战甚至会比真正战争更加威胁我们的国家安全,就如伍维汉案,泄露我国导弹秘密,导致我国巨大利益受损。间谍渗透,也是战争,所以拒绝战争就意味着战争不存在吗?战争形势是多样的,我们不希望实打实的战争,但不能害怕战争。

炮火战争在世界各个角落不时上演。美国人定义的“恐怖分子”同美国刀枪相见,“危险国家”同美国军事备战。和美同一阵营的那些国家自然也屁颠颠跟在美国背后,既然斗不过你,只要不违背我国家利益,跟着你混也不成问题,何况不跟你混什么后果还不是我能承担的。战争是利益的外在形式,美国主导的战争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在世界范围无法无天。打倒现存政府,扶植傀儡政府,这样自己的收益便畅通无阻。诸如此次叙利亚,美国势力们已经大张锣鼓地开始酝酿下一步举动,军舰航母什么的都已经部署在叙周边海域,战争已在弦上。美国想打就打基于打手众多,而且实力悬殊战争后果丰硕,打就打的心态和最后结果都得大于失。而中国宣战还要考虑如何平衡美国实力,如何防止多方冒火,对小国家还有把握,大国家如何稳操胜券?复杂而多乱的各方角逐,和平政策解决这些问题显得更能继续目前的政治局势,也容易执行,在未发展壮大成熟的国家实力面前恐怕只有选择这。固然如此,我们的这种表态容易被美国部分势力解读为胆怯,进一步为所欲为;也会被国内民族感强的人群指责懦弱,对过去毛主席时代那种果断战争的作风甚是向往。虽然国家形势不同,我们做任何举措前都需三思而行,可毛主席那种雷厉风行独立自主不畏任何强权的精神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特别在战争是否的决策前。炮击金门美舰落荒而逃,这便是毛主席作出战争决定后的结果。所以是否战争就一定失多于得的政治考量也不能一层不变,需要适时改变。下定决心,做好后勤,部署兵力,规划战局,配合指导,斗智斗勇,不断战争和反战争,敌我较量,来回斗争,现代战争特别是发生在海洋上的战争死亡是极小的,而且作战双方不会轻易将战争导火线引导陆面--除非平衡实力后的绝对优势。所以我们认为不必要性地是因为:多番战争后出自美国可能性帮助或实力悬殊不大,最后还是势力均衡的状态,没有绝对的胜利,那么我们希望的局面恐怕还是之前谈判桌的状态--这样战争必要性就没有了,换句话说,失大于得。

我们害怕战争吗?对战争的激情使得大多数人心里渴望战争,只是由于多方原因控制或忘记这种激情罢了,但我们也从不害怕战争。或者说,我们害怕战争给无辜百姓带来伤害,给国家带来损失,可我们不害怕在遭受主权侵犯时反抗的战争。或许战争在某些人看来,就是尊严,在诸如钓鱼岛问题上可以用战争体现出来的尊严,其实并非只有战争才能体现我们的强劲尊严,这就注定了战争的途径并非首选方案。我不相信我们的国家不会发生战争,可我不希望发生不必要的战争。如果为了意识形态的尊严而盲目地进行一场战争也是不值得的。正如笔者之前的一篇《酝酿战争》所言,目前真正适合我们的是:不战争,我们所能做的也是我们渴望做的,最适当的:酝酿战争。

决不能害怕战争,这是我们掷地有声的宣言,这是我们最基本的心理底线。笔者也相信,国家实力有大小,因为武器装备、实战布局、战略构想和指挥合作等的差别,每个国家在战争的投资和收获也是不同的。强势国家更具备战争砝码权,可一旦战争,被动或主动,任何一个小国都不会害怕战争,更不用说一个崛起的大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