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之前红心写过当班长的一些东西,基本上都是比较平稳的,然而,这个经历才刚刚开始。很快,我就遇到了很多当班长的麻烦事。

这班长刚开始当得有声有色地,让我形成了一种误区——班长其实很好当嘛,班长命令拿着,就“自然而然”对下属们产生了一种威严,“自然而然”的下属的新兵们也对你有一种敬畏。然而,我却因为这些事情走了一些弯路。

当班长,免不了要轮到值班。第一次晚上点名有点紧张,在下面黑压压的都是兵的情况下,还真有点不知道说啥,虽然心里有内容,但是到了嘴上就打结了。

第三周,正好轮到红心担任值班班长,晚上点名,整齐报数,然后向值班区队长报告(红心的口令下达还是很响亮的),全队点名后区队带开点名。这时候红心就有点紧张了,黑压压的全是挂着八一军徽的大檐帽,本来想好的东西在这时候忘了一大半,吞吞吐吐地说完了还记住的一小半,就愣住了。(可能这也是有些兵不服我管教的原因之一吧)

还好安徽的康班长上来帮我解了围,他一上来就总结了今天的工作和不足,然后提出意见。我在下面是一觉得羞愧,对不起那80元的班长津贴;二是觉得听老班长说话特别的艺术,特别地能让下面的士兵接受(虽然老班长们的脾气普遍都比较暴躁)。

接着又是班务会,还好拿着记录好的小本,我倒是没有多大的紧张,再加上一些手势和语气,也顺利地完成(也和我大学的锻炼分不开),尽管有些不足,在后来的班务会中也愈加完善。

至于晚点名,第二次值班(也就是第六周)基本上也能顺利完成了,出口成章没商量。

对于这批娇生惯养的新兵(当然,里面也有很多的好兵),我很多时候都强行压住了怒火,主要原因还是队长说过的:“严禁打骂体罚。”

我想了很久,这批兵到底该咋管?刚来的时候吧,觉得还不错,毕竟都是从新兵连下来的,又对我们连队不熟悉。稍微呆了一点时间了,觉得自己把这连队情况摸熟悉了,把你班长的脾气也吃透了,所以就跳腾了。难道他们是真不知道班长们都是压着火吗?

大概也就是第六周吧,红心值班,带队带着兵们去澡堂子洗澡。一班的一个河南籍的列兵突然张口对我说:“红心(我的名字),我们班长让你带我去趟卫生队(一班长是区队长,卫生队有红心的老乡,拿药比较方便)。”我当场就怒了,我的名字是你随便叫的吗?我还是不是你班长了?我很想给他一个猛踹,又想到了队长的话,又把脚放下了,说:“你自己滚去找去。”洗澡回来,我坐在凳子上写兵们的思想情况呢,还没来得及去找区队长,反而是区队长过来找我蹭烟,顺便问了我句:“对了,你有没有带那个娃去卫生队啊?”我说:“让他自己去,这个兵我伺候不了。”当问清楚情况后,一班全体集合整顿,那个骜不驯的娃娃还写了5000字的检讨给我。

那天我正在洗脚呢,他低着头喊完报告来到四班,把几张满是字的信纸给我,说:“班长,对不起了。”我接过信纸,放桌上,对他摆摆手:“行了,回去吧。以后怎么做你自己知道。”他走后,我看了看,写得还挺深刻。

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一天晚上,一个安徽籍的新兵(是我四班的兵)凑过来悄悄对我说:“班长,我把他揍了一顿。”我顿时哭笑不得,自己带的兵就是不一样,我说:“算啦算啦,这事就这么结了啊。”

我们营区在搞建设,也就是一些挖树坑、植树之类的活。有一次我值班,带着全队一百多号人去植树,其他不值班的班长都被队长叫去开会了。带就带吧,植树时候就有人偷懒,觉得偷懒有意思还是怎么的,也可能是他们的班长不在场吧,觉得我这个二年还压不住他们。我也装作没看见一样,不行咱就练呗。

集合的时候也是,很多人懒洋洋的,又不是去修三峡大坝,有这么累吗?红心我第一年还不是这样过来的。好吧,是时候杀杀这个风气了。

“都有,向右转!向前对正!齐步走!把手臂都摆起来,吃屎了吗还是手断了?这么没劲!”眼看就要走到连队门口了,我下口令了:“左转弯(进连队应该是右转弯,左转弯是队列训练场)!”有些人可能是没反应过来,愣愣的右转弯。“你耳朵TM长着是看的吗?啊?”

有个一班的东北籍的新兵似乎有些不满,拿眼睛瞟了我一眼,换来了我一顿骂:“我知道你们中间有些人不满,咋了,不服气是咋的?你们干了多大事了?就该懒懒散散的?我们第一年不一样是这样过来的?我给你们说,你们在班里咋样,不关我的事,你们周末休息,那也和我没有半分钱的关系。但是你们要在外面这样,只要是我值班,我TM看见一次我整一次!”

那些新兵们看来也知道我火了,不敢再闹了,一个个扛着铁锹,老老实实地走着齐步,口号喊得挺响。来来回回练了两个多小时(这纯粹就是我给他们开的小灶)。回去了之后,二班康班长问我:“娃们带去哪儿了?”“不听话,让我给练了两小时队列。”“哈哈,干得不错,我也早想练练他们了。”

(可能有朋友会说红心的脾气太大了,不该骂人什么的,有些人似乎又找到了喷的理由。事实上,没点血性没点脾气,你还真不算个兵。或许在地方上你的脾气很好,但是在部队,怎么也得磨出来)

我们是装甲兵嘛,所以装甲兵的一些理论知识,我们就必须要学习。我带的兵还凑合,有两个大学生,但是也有一个初中都还没毕业呢,文化知识参差不齐。两个大学生的理论考试还行,反正都是90多,这个不用担心,其他的最差也有50多,离及格不远,只要好好监督着学习就好。

但是文化学习最不让人省心的就是这个初中都还没毕业的黑龙江的兵,用部队的话说,真是个“肉头”。别人看一眼就懂的机械构造,他看了半天都不明白,死记硬背也比不过其他的兵,真是头痛啊。一次理论考试,他居然考了个位数,4分。把我给气得,队长区队长都把我给叫过去骂了一顿,这兵要多加心思带了啊!这让我想起了《士兵突击》里伍六一说过的台词:“许三多,你不听话,班长又挨骂了。”

回到班里,因为是周末,离收班还有几个小时,收班了就要打扫卫生,他们是在抓紧最后的休息机会呢。有些人就坐在小马扎上看电脑播放的军网电影,一边看一边往嘴里塞吃的,有的去打篮球,有的正在下象棋呢。

我进班里,把帽子往桌上一丢,“电脑关掉,全班集合!班副,去叫打球的回班里。”(班副,山东人,列兵,是作风纪律最好的一个兵,成绩也不错,也相当听话,是一个好兵,也有可能以后是一个好干部,因为他给我说过,想考军校)。

全班都集合好了,我把桌上的水杯一摔,滚烫的开水贱了一地。“这才多久啊?啊!?都以为自己很牛了是吧?尤其是这位爷,(我拿出了这张个位数的卷子,上面红笔写出的一个‘4’尤其扎眼),个位数都出来了,也算得上是前无古人了吧?XX(就是那个‘肉头’兵的名字)!”“到!”“你咋回事?!考出这个分有什么理由吗?”“报告!没有!”“那你现在就告诉我,你TM行还是不行?”“报告!我行!”

“其他人呢?行不行!?”我问班上的其他人。“报告!我们行!”“好!TM有这个气!但是有气还是不行!你们要努力!”

这时候,外面的哨声响起来了,“班长,戴帽子扎腰带,楼前集合!”“有什么事回头再说!”我迅速抓起腰带,带上帽子冲了出去。是机关点名,查看班长骨干的在位人数,前后可能有40分钟左右吧。

当我回到班里的时候,看见一个个站着军姿,手里都拿着理论在复习呢。我心中暗喜,嘴上说:“行了,现在就别装逼了,迅速整理内务,打扫卫生,学习要看平时。”

看来我的教育还是有效果,第二次,那个黑龙江的兵就考了40多分,哎,进步慢慢来吧,急不得。

今天正好是建军节,红心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并祝大家建军节快乐!

第二年,当班长(3)[中華鐵血軍團]

这四个都是红心带的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