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那辆有着倒写的“福”字的虎式坦克的正式资料

那辆虎式坦克隶属于党卫军帝国师的第八重装甲连(SS第102重坦克营的前身),照片中显示的是第三排3号车〔战术编号S33〕。车体侧面写有一个工整的汉字“福”,而且是按中国传统倒过来书写,用“福倒”的谐音意味着“福到”。但是为什么这个中国风俗会到达十万八千里外的德国,而且被写在党卫军的虎式坦克上的呢?目前没有可信的解释,很流行的一种说法是当年蒋纬国在德国军校学习时带去的风俗。

库尔斯克会战中的虎式坦克,侧面装甲板上有倒写的汉字“福”。那辆虎式坦克隶属于党卫军帝国师的第八重装甲连(SS第102重坦克营的前身),车体侧面写有一个工整的汉字“福”,而且是按中国传统倒过来书写,用“福倒”的谐音意味着“福到”。但是为什么这个中国风俗会到达十万八千里外的德国,而且被写在党卫军的虎式坦克上的呢?目前没有可信的解释,很流行的一种说法是当年蒋纬国在德国军校学习时带去的风俗。

兵器知识》上一篇有关福到老虎的文章,仅供参考。全文如下:“最有力的佐证是来自一份党卫军军官的日记,此人是党卫军第一○二重坦克营的约阿希姆·斯考尔SS上尉。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二日,斯考尔在诺曼底被加拿大军队俘虏,加拿大在返还其日记前,制作了一份副本。战后这份副本被部分出版,由于党卫军第一○二营的前身就是‘帝国师’的‘虎’式坦克连,因此据斯考尔的叙述,S33号的车长名叫迪特里希·弗恩,是一名不怎麽样的坦克手。弗恩与一名华人女性恋爱并结婚,他曾提出将妻子的中文名写在火炮身管上,但遭到上级的否决。于是他在自己的‘虎’式坦克车体两侧和前部共写了三个倒‘福’以求好运,但这并未给他带来幸运。S33号在罗斯托夫战区被苏军摧毁,弗恩只当了五个星期的车长便命丧黄泉。

“这辆倒运的‘福虎’被德军回收并修好,最终于一九四四年触雷而彻底完蛋。日记显示,后任的车长之所以要继续使用‘福虎’,是由于他也迷信地认为这个‘神秘的符号’可以‘震慑敌军’。”

德军虎式坦克上的汉字“福”

德军虎式坦克上的汉字“福”

德军虎式坦克上的汉字“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