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过兵的人对"八一建军节〃情有独钟,只有,也只有当过兵的人才能如此,毕竟在毎年的众多节日中只有这一个是专属军人的节日!

在军营度过了六个建军节,几乎每个"八一〃都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六二年八一新兵授衔,从那天起成了真正的军人,这光荣神圣的称号伴我一生(尽管早已脱去军装,这军人的影子始终挥之不去----不想挥去!)一年多来在铁血又找到成千上万的兵,老中青都有,大家有着共同的经历,说着共同的语言,今天又来过着共同的节日------八一建军节!

许多战友挥毫泼墨在铁血的各个版面敍发情感,纪念八一,我也上了一贴,还觉余言未尽再来杂谈写点吧!在军营过的这六个八一建军节个个历历在目,可写可书的有,可圈可点的也有,六四年八一在全军比武中度过,见到了防化兵部最高首长---张乃更将军,並与之交谈,甚至教将军实际操作仪器..(发过一贴;我教将军学专业)"八一〃那天受上到叶剑英元帅接见並合影留念....这些都是永生不忘的!也是过的最有意义的八一建军节!

今天说点不太光采的,过了一个郁闷的八一建军节,-----也是终生难忘!一九六五年连队驻扎在一个叫周疃的村子里,那村很大,同时驻有600团一个团部,八一前夕该团拉来一批西瓜很便宜,晚饭后我(时任一班长,因排长在外执行任务,由我代理排长)和二班长老谭(很铁的,老乡,入伍在一个班,50年交情啦)带上刺刀,那冲锋枪上的刺刀可缷下来的?到人家团部买了个大西瓜足有十七八斤重,来到周疃氺库看着那清彻见底的水,让凉风习习的吹着,割开那西瓜边吃边聊,在当时那是再幸福不过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把西瓜消灭完了,这才想起归队,该晚点名了!回到连队一看傻眼了!一排住的那大房子(大队部的个大仓库)人去屋空,空荡荡地,孤令令的剩下俺俩的装备`仪器,一个大队干部在那看着,问他人都上哪了!不知道!一阵哨音就开拔了!不知上哪了!赶紧打背包,拿器材,追吧!问了个老乡说是向西走的,那就向西追吧!反正出村向西就一条路,追上连队谈何容易,连队出发多时,加上这一肚子西瓜,一身装备这三伏天,老谭老怪我不中用、走不多远还得撒尿,我俩边走边商量对策,如果是真情况就到前面团询问,他们一定知道(连队没有电话,一切书信,命令,指示都由炮团转送)请求他们帮助,不行就请求他们派车送送,如果是演习,这次也栽了!付连长李*六一年兵,一入伍就在一个班,他主持工作,平时对俺俩有点错也抹不开脸,这次不行了,问题严重了,一个排长一个班长,丢下一个排擅自离队,没说的,一直认定任打任罚决不还口!直到过了多少年仍认为他看到我俩不在才搞了次突然袭击,其实按照贯例毎到节假日总好来次紧急集合的,只不过我俩太大意了!

当追出七八里路时终于碰上了,(不是追上了!)连队正沿着回家的路,原路返回,我们走到队伍旁边一个立正、打起精神,一声报告;只听到付连长一声;跟在队伍后面!听到这里我一楞,没这口令啊!正常情况是;入列!(回到各自的位置)..这一楞神可就没雷历风行的执行命令了,甚至连"是〃都没答!付连长又重复一遍;到后面去!我俩乖乖的跟到了炊事班序列,当时那种离开了自己班排,离开了自己应该在的位置,还真和撤了职差不多!付连长这一招历害!那炊事班长还不失时机的乘火打劫;你二位来充实炊事班了!气的老谭踹了他一脚..

接下到到达驻地,然后讲评,不用多说大家也知道;狠狠地点名批评一顿,从战备观念,到班排长职责,从战备演习,说到假如 是实战..一个个假如一个个如果..讲了一大些!最后问我有什么说的吗!已经错了,我还说啥呀!报告;没有话说!!

第二天八一建军节,休息一天,这一天可就没打起精神来,没以往节日那种兴奋劲了!用现在年轻人常用的词是;好郁闷呀!这个八一建军节过的......更是终生难忘!亊过四十多年的2009年八一建军节时我和谭老兵用手机互致问侯时,我用短信发去一小诗以忆当年吃西瓜过八一之事;

那年八一前夕晚/ 我俩吃瓜在周疃/ 紧急集合全连遁/ 屁滚尿流急追赶/ 无奈满腹西瓜水/ 欲速不达着实难/ 可让李*抓住了/战备教育成笑谈/----俺俩美名传!!

事过几年后听部队战友讲,我俩这亊连队在进行战备教育时,仍作为"战例〃讲述,认识的不认识的,见过面没见过面的战友都知道;当年有个代排长,和一个班长......都在听老兵讲述那过去的事情......而且会一直"传颂〃下去!

我明白了;部队的光荣传统也是这样传下来的!!!

本文内容于 2012/8/1 17:35:45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