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冷战中的反间谍思维

“先生,我们怀疑你从事间谍工作,损害了国家利益。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几名特工早几在机场守株待兔。

“你们无凭无据,竟私自扣押自由公民!而且我还是这个国家的外交官!我要投诉你们!”警察总局不知遇到过多少这种情况,不已未然,伸出手势,手下警员表示明白。

“你们,你们这是屈打成招!”虽是这样说,在承认犯有间谍罪的证书上,他已经签字了。

“先生,您看看这是您和苏联人的亲密合影。”一个特侦人员递给他几张照片,上面确实是自己开怀大笑的样子,苏联人也微微笑意。不过,那笑是工作上的,可没有犯叛国罪呀!

“好吧,先生,您看看,这是您这两个月的录像,上面显示似乎你经常和苏联人打交道。这点,先生也解释是工作需要吗?难道,到家里工作,还要那么小心翼翼凑着耳朵?”

“我没有背叛我的国家!还要,你们怎么得到这些资料的?”

“好吧,先生,记得吗,三个月前在狱里死的那位间谍吗?”

“他证据确凿,还有录音,我又有什么,即便我和苏联人处的近被你们拍到了,能说明什么?”

“您狡辩只会越来越苍白无力。那个间谍说,我们国家的外交部里面还有一名外交官叛国投敌。而你,是唯一外交官中和苏联人走得最亲密的!而且,苏联方面也出面救你!”

“我不会认罪的!你们是右翼派来故意整我的,对吧?”

“左翼先生,你已经认罪了。你已经签了叛国认定书。我们很奇怪先生是不是我们国家的人,为什么在已经身居高位的情况下还要通敌?他们给了你什么?”

“你们诬陷!难道我们这个民主的国家也会这样不人道吗?”

“先生,请您注意您的措辞,否则这些会给你带来更大的麻烦。至于人道,你一个叛国的无权谈及。”

次日,这位叛国先生被判监禁二十年。可惜,在第二年,这位先生不堪受辱,自杀了。

多年后,在一份秘密档案中,种种当年怪象涌向出真相。他向苏联出卖国家机密的材料系伪造,那些照片也只是普通的礼节会晤,真正的间谍也被挖出。他也平反了,只是在这件事并非有太大争辩价值的时候。冷战中的反间谍思维,上是一例。

冷战中有一种思维,可以借之称为反间谍思维。它是一种强化意识形态斗争对于蛛丝马迹放大化处理的内部清理思维。

这种反间谍思维在各个时期都有所出现,诸如焚书坑儒,文字狱等,都是直接或间接的反间谍思维。内部的肃清实质是反间谍思维的初衷,不过容易发展为一种不理性的肃清,对问题扩大化的局面会使得人人自危、互相揭发的情景大大增加。因为间谍在民族情感上的不可宽恕,很客观地说,这样也消极地助长了反间谍思维的泛滥。即便是被错判误判,在当时也不能得到舆论上的宽容,反而会失去争辩权利。更多的人失去自我权,也便承认了这种不理性思维的可实践性。如果长期这般,会减少意见的丰富性和解放思想的路经。适当的反间谍思维,是针对境外境内特意的和平演变政策的帮凶走卒而言,好处可见,但不能放大化。准确说,反间谍思维能很好地巩固内部团结,不过,要注意表达方式。

反间谍思维的出现,如果除去走卒部分,实际上是内部一种意见分歧。我们不妨称有不同意见并有引导权的这些人为间谍,间谍和主导派的意见分歧,实际上是矛盾。矛盾客观存在性,各种想法交锋不可避免。而就历史经验,对任何一个政党而言,这都是需要极其警惕的。党内的意见指向,如果地方和中央各行其是,如果中央派系明显,如何实现思想和政策等的集中统一?而没有思想和政策等的统一,就会形成国家社会混乱。集中民主制,是集中的民主,也是民主的集中。一个政党有她所代表的政治方向,有她所代表的利益对象,有她所代表的生产方式。间谍的存在,威胁到这,也便有了反间谍意识。反间谍意识在专制时代是屡试不爽的,而在当今各种思想汇入国内的前提下,并非会顺利地进行。因为消息的复杂性,我们往往先入为主,而且本身的叛逆性,对于反间谍思维和其实践不屑一顾,甚至支持间谍方。如果只是普通的某个意见争锋还好,要是走卒的沦落反而被我们供起来,就显得我们心态的不成熟。

我们的国家日益开放,文化日益多极化,我们存在的思考方式也逐渐增多。这是好事,利于我们多样化的思考,利于我们每个人权利的使然。如果以一个政党高级身份来看,我们持有反间谍思维,是基于一个很重要的方面:集中统一政策和思想等建设。我们不会对科学方面的有价值的争议作出反间谍思维,我们也不会对各方关于社会、政策问题有价值的探索持反间谍思维。我们所反对的是意识形态的有意摧毁,也需要小心的是,这种反间谍思维的盲目扩大。如果以百姓的身份来看,在历史各个时期,拥护一个集团或政党的反间谍思维,必须看他是否为了百姓服务。撇开那些惯性批评和无礼抹黑,我们支持你的反间谍思维的实践,基于你是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是否给我们真正的福祉。就思想的开放而言,我们享受到各种思想扑面的权利,也应该履行辨别并维护正确思想的义务。我们每一个人,都应成熟的看待事物和背后的原因,理解各方的表现和原因,不作出幼稚地思考和人云亦云式的谩骂或颂歌。否则,我们自身就充当了间谍,在某个层面表达的失当会被排华势力利用成莫须有的走卒。其实,我们接触思想过多,实际上会助长惰性思维,没有独立思考的积极性。

我们的反间谍思维,世界范围类的反间谍思维都会继续存在并谨慎地化为实践,再由实践得出新的反间谍思维,以此循环。而思想领域的解放工作也会继续。不可否认,思想教育的重要性,至少间谍是动摇了他的原本思想。当然,解放思想必须继续推进,因为这是我们富民强国的核心。思想必须与时俱进,我们相信,反间谍思维的对象是为了思想和政策等的集中和统一。那么,反间谍思维也会长期存在下去。愿我们的思想解放同反间谍思维共同灿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