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军官的,有值周勤务。他们的任务,主要是监督所属部队的军风纪。考城县驻屯部队,大约三个月能轮到一次。这时便在肩上斜挎红白条纹的值周带子到处巡视,当然也得到慰安所去巡视才行……

“那是任务,按规定也得到慰安所里边去。考城县的慰安所就在中国的民宅,用席子隔开,进门的土地间就是候班室。候班室和房间之间也是用一张席勉强遮住。进去就是进候班室,有趣的事还在后头。帝国陆军礼节第五十九条写着:“军官来到士兵的室内时,最先看到的喊”敬礼“,在室内的人听到口令后必须全体当场敬礼,经军官许可后,再继续从事作业。”根据这一条,不知是谁最先看到值周军官三田和夫少尉的人大声喊叫:“敬礼!”

“响应这声音,在慰安所的人都当场起立敬礼。在候班室等着的人穿着衣服倒还好,但在草席那边的士兵裸着体怎么”立正“呢?让他们裸体中止下来起立敬礼太可怜了,据说习惯上只是让他们原地”立正“就不必起立敬礼了。总之,得中止运动,”立正“。

“受礼者的值周军官便答礼说:

“稍息!继续工作!”

“于是,运动又开始了。如果军官不发话,就得那么站一二十分钟。把性行为理解为工作,倒也有趣,但如果刚脱裤子,值周军官就出现了,就成了悲剧。如果敬礼,军裤就会掉下来。话虽如此,如果不敬礼,那就成了违反第五十九条了。

“也有的差一点哭出声来,但那是年轻的新兵。成了老兵的时候,奇怪的是能感觉到值周军官什么时候到来,会巧妙地错开时间。”

这个故事是三田和夫讲的。“慰安妇们看着这些觉得很好笑。有的时候慰安妇故意吓着士兵们玩,搞恶作剧,在行为中军官没来也喊”立正!“但是,对答礼”稍息,继续工作!“喊得慢的军官,在士兵中人缘儿不好。在长期的战阵生活中,他们都把这种恶作剧当成了很大的乐趣。前面是士兵把慰安妇当玩物,后面是慰安妇把士兵当玩物了。”

只是在1944年以后的中国战线上,因避孕套不足,在考城县,一到早晨,卫生兵就回收慰安所使用过的避孕套,用消毒液洗过之后再用。“洗过后在日阴中使之干燥,撒上面粉,使用起来很滑,士兵反映很好。”士兵和她们均很满意。

当然,这“和平”只限于士兵数量和慰安妇数量保持平衡的时候。前面提到的在孙吴军队和慰安妇的比例是2万人对50人,在这种情况下就发生对慰安妇的争夺战。据说挥动刺刀伤人的事情时而发生。由于这样,听说也出现了在演习时悄悄溜掉,让当地人当向导,犯禁找当地妓女花钱求欢的。

在中国像三田所在的排那样在边境警备驻屯的倒还好,但在城市里驻屯的部队,从1940年以后,除了使用军队管理的慰安妇以外,也有的官兵去寻求当地妓女,这使上边感到很不好办,因为由此感染性病的士兵不断地出现。这样一来,建立慰安所就失去了意义。这也是出兵西伯利亚时代悲剧的再现。

摘自《随军慰安妇》,作者:(日)千里夏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