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埃及新总统穆尔西拒绝接以色列总理祝贺其当选电话

人民网7月1日电(安国章)据来自以色列的消息,埃及最高总统选举委员会宣布穆尔西当选后,他接到了许多国家领导人发的贺电或电话祝贺,但却拒绝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打的祝贺电话。美国施加了压力,穆尔西仍坚持不接内塔尼亚胡的电话。


中东“祖国大地网”今天报道说,据多家以色列媒体报道,来自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6月24日当选埃及总统后,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内许多国家领导人向他表示祝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亲自打电话向他表示祝贺,但穆尔西却拒绝接内塔尼亚胡的电话。无奈,内塔尼亚胡只好向他发贺电。


报道引用以色列政府消息人士的话说,“由于穆尔西拒绝与尼塔尼亚胡进行直接联系,内塔尼亚曾要求美国总统奥巴马本人向穆尔西施加压力,迫使穆尔西接电话,但穆尔西的立场没有任何改变,就是不同意与内塔尼亚进行直接联系。”这位消息人士还表示,“内塔尼亚胡之所以坚持要与穆尔西打电话,是想在电话里强调两国能继续在安全和政治领域进行协调,亲耳听到穆尔西遵守两国签署的协议,特别是戴维营协议的表态。另外,内塔尼亚胡还建议在埃及南西奈半岛的沙姆沙伊赫或开罗与穆尔西会面,由于埃及当选总统拒绝接电话,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不可能。”


美国政府的消息人士说,奥巴马很快要访问以色列,要求穆尔西能在他访问以色列前与内塔尼亚进行直接联系,这有利于中东局势的发展和使停滞的中东和平进程重新启动。

埃及总统下令被解散的人民议会恢复工作


新华网开罗7月8日电(记者李来房 田栋栋)埃及总统穆尔西8日下令,要求上个月被解散的人民议会(议会下院)恢复立法工作,直到新议会选出。


根据这一总统令,人民议会从6月15日起被解散的命令已被撤销,人民议会将继续开会,履行职责。


埃及最高宪法法院6月14日裁定,议会选举法部分条款违宪,今年初选出的人民议会无效并解散。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随后发布声明,军方收回立法权。


6月30日,来自穆斯林兄弟会的当选总统穆尔西宣誓就职,军方向其移交权力。穆尔西成为去年2月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首位民选总统。

埃及最高宪法法院对重启人民议会的总统令亮“红灯”


新华网开罗7月9日电(记者田栋栋 陈聪)埃及最高宪法法院9日召开紧急会议,重申最高宪法法院之前作出的解散人民议会(议会下院)的判决是最终决定,否决了埃及新总统穆尔西要求人民议会恢复工作的总统令。


该法院在审议总统令后宣布,根据埃及临时宪法,最高宪法法院是为监督和保障宪法实施而设立的专门机构,有权对某项法律、命令进行审查,其裁决具有普遍约束力,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上诉。


该法院证实当天收到了一些党派和法律人士要求停止执行穆尔西总统令的上诉,并强调不会介入任何政治和党派纠纷,不会偏袒任何一方。


埃及新总统穆尔西8日签署总统令,要求被解散的人民议会恢复立法工作,直到新议会选出。

埃及总统穆尔西上台后“首访”选定沙特阿拉伯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埃及总统穆尔西上台后的“首访”选定沙特阿拉伯,引起中东媒体的诸多猜测。穆巴拉克统治埃及期间,埃沙基本上是“竞争”关系,各自都想当地区“老大”和拥有尽可能大的发言权和影响力,结果闹得有些不爽。穆巴拉克倒台后,埃沙这两个中东大国的走近,难免让西方有些戒备。与此同时,穆尔西办公室11日宣布,总统“将尊重”最高宪法法院的裁决,即推翻穆尔西重新召集议会的决定。路透社称,穆尔西的声明似乎是一种休战呼吁,以防止危机演变成同军方或司法体系的直接对抗。


沙特通讯社12日称,穆尔西选择沙特作为外访的第一个国家,是由于“两国有着根深蒂固的历史纽带关系”。目前,约有160万埃及人在沙特生活和工作,沙特同时也是埃及最大的投资国之一。《沙特公报》12日称,穆尔西周三晚抵达沙特,随后与沙特国王阿卜杜拉举行“富有成效的”会谈,双方聚焦于地区稳定。12日,穆尔西还将前往两大圣城麦加和麦地那,完成“朝觐”之旅。

美国想成为埃及好伙伴


新华网开罗7月14日电(记者李来房 田栋栋)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14日在开罗说,美国想成为埃及的好伙伴。


希拉里14日下午与埃及总统穆尔西会晤后对记者说,美国支持埃及向民选政府的全面过渡,并努力使民选政府取得成功。


希拉里在记者会上重申,美国将免除埃及10亿美元债务,向埃及提供2.5亿美元的贸易信贷担保,建立6000万美元的投资基金,9月将派遣高级别商贸代表团访问埃及。


希拉里说,美国支持埃及与以色列之间保持和平协议,在面临诸多经济挑战的形势下,地区各国应努力维护和平与稳定。


在谈到巴以和平进程时,希拉里对埃及的斡旋努力表示赞赏。她说,美国的目标是寻求两国方案,这只能通过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谈判来实现,巴勒斯坦各派应实现和解,一致寻求政治解决方案。


埃及是希拉里本月5日开始的多国之行中的一站,此后她将赴以色列。

埃及军方强烈暗示:不会允许穆斯林兄弟会主宰国家


开罗消息:据媒体报道,埃及军方最高领导人周日提高了军方在与穆斯林兄弟会的对抗中的强硬态度,表示武装部队将不会允许“某个团体”主宰国家。


军方最高领导人穆罕默德·侯赛因·坦塔维是在会晤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仅仅数小时后发表上述强硬言论的。希拉里在会晤中敦促坦塔维与来自穆斯林兄弟会的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合作,以实现权力向文官政府的全面过渡。


坦塔维在周日的讲话中没有指名道姓提及穆斯林兄弟会,但他明白无误地表示,军方不会允许穆斯林兄弟会为所欲为。


他对记者说:“埃及永远不会灭亡。它属于所有埃及人,而不是属于某个团体……武装部队不会听之任之。”


他说:“武装部队不会允许任何人,尤其是那些受到外部势力推动的人,来扰乱自己作为埃及保护者的角色。”


希拉里在上周六和周日分别会晤了穆尔西和坦塔维。她在会晤中表示美国希望双方通力合作,以便在埃及实现完全的民主。


希拉里对于埃及围绕议会或新宪法起草方式的争议没有发表自己的立场,但她敦促军方首脑让军队回归“纯粹的国家安全角色”。

埃及允许巴勒斯坦人自由入境


中新网7月24日电据外媒报道,一位埃及官员23日表示,埃及已准许巴勒斯坦人自由入境,不需安全许可和签证。这意味着,埃及对加沙地带长达5年的封锁已部分解除。


根据这项新决定,巴勒斯坦人可以自由离开加萨走廊,新规同时也适用于在约旦河西岸与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


自2007年哈马斯组织武力控制加沙以来,埃及开始封锁加沙,并禁止大多数巴勒斯坦人离开。报道称,哈马斯是埃及总统穆尔西所属穆斯林兄弟会的分支。


以上列举的是埃及从7月以来的发生的比较大的事件,笔者以为,从一定程度上,可以根据这些已具有方向感的重大事件中,寻觅到一些事物发展的缺口,大致的判别埃及博弈势力分明的阵线以及努力方向。


从以上信息来看,基本符合笔者此系列的之前的对埃及博弈势力的推演,而这个月来,穆尔西除了对伊朗访问的提议不置可否之外,埃及可以展示在国际社会面前的是5件较大的事情,即:


1、穆兄会与埃及军方的权利斗争更加直接和公开化,关于议会恢复与否的问题,已经突显出来;


2、首次明确的拒绝与以色列的官方接触;


3、希拉里来埃及访问时,穆尔西未明确表态,但通过民众的抗议作一定形式的排斥表达;


4、穆尔西对沙特的访问;


5、埃及开始重新打开加沙通道。


在笔者看来,穆兄会目前的博弈之路是很稳重和谨慎的,政策也是完全正确的。比如:


1、夺权的目标对象是军方,还有老穆巴拉克的死党,都与美国有极深的利益关系,包括竞选对手沙菲克,还在一旁虎视,最要命的是他们也有一定民意基础;


2、可以理解的是,希拉里的来访,貌似想和穆兄会建立联系,貌似也发表希望军方早一点交权的言论,但是其实质意义,或许是一边尝试看看穆兄会对美国的态度,一边和军方的人探讨的是如何稳定军方权利,进一步封锁穆兄会的生存与发展空间,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在希拉里来埃及之后,我们看到埃及军方对穆兄会措辞强硬的表达。


美国希望以埃及国家权利为诱饵,迫使穆兄会改变党的性质与章程,另一方面,美国何尝不是利用与穆兄会建交的趋势,进一步对军方施压,从而使埃及军方对美国更加死心踏地呢,呵呵,我们是不是可以把希拉里访问埃及,看作是英美资本巧施连环计;


从这个角度上去理解,穆兄会对希拉里来访的不置可否的暧昧(至少没有一口拒绝),并通过组织民众的抗议,间接的表达与美国的距离,从而让美国人理解穆兄会的态度,按中国外交部的常用语来说,应该是“听其言,观其行”,即,如果英美资本能切实督促埃及军方交权,那么穆兄会与美国的关系未必就不会从现在的“不置可否”慢慢的“走上正轨”,没有一口回绝,在笔者看来,就是保留着交好的机会。


3、在之前的对埃及局势的讨论中,我们有重点讨论穆兄会如何打开局面,其中一条最重要也是最正规的就是“打开巴勒斯坦加沙通道”,即,高举主权与阿拉伯民族利益的大旗,唤得埃及民众及军方具有民族情节的人跟随,而这举动军方是无论如何要支持的,否则军方将越来越失去正义的位置,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失去民意的支持,甚至军方内部,也会以巴勒斯坦的加沙问题一分为二,甚至一分为三,从而对军方权利进行解体。


如果军方支持穆兄会的解除巴勒斯坦加沙通道,那么在事实上军方就听从了代表了国家政权的穆兄会的政策安排,并通过这种极度损害英美资本利益的行动,拉开英美与埃及军方的距离,从而使得美国要保证“石油美元”的安全,就必须要与穆兄会建交,就必须要对穆兄会作巨大的妥协,就必须要实质性配合的把埃及政权从军方手中转到穆兄会这一边。


4、穆尔西选择在去沙特之后发布开通加沙通道的消息,其意义是很深刻的。


首先,穆尔西应该也必然在访问过程中与沙特国王等博弈势力高层沟通过这巴勒斯坦加沙问题,虽然我们无法确定沙特的回复和商量的结果是什么,但在泛阿拉伯的旗帜下,沙特也不应该有过分的反对。


其次,穆尔西此次沙特之行亦有尊重阿拉伯国家之王的意思,作为另一个大国新上任的总统,开局之行即访问沙特,并与沙特如此巨大的政治问题,沙特的心情是会比较好受的,穆尔西也有“尊王攘夷”和泛阿拉伯大联合的意思。


第三,沙特是一个很微妙的国家,既能支援巴勒斯坦与以色列斗争,又能得到英美的赞同与支持,与以色列也没见关系如何恶劣,在阿拉伯国家内又以老大自居,在老穆年代与埃及关系也是不错,“阿拉伯之春的革命”之潮,也避开了沙特阿拉伯。也就是说,沙特这个国家把国际关系处理得非常微妙,当然包括与中国的关系,沙特也是火热无比,穆尔西完全可以借这个平台,同包括美国与以色列之内的西方,以及反美国家都建立比较好的关系,这是最有利于发展埃及,也是向埃及传统军方夺权的光明大道。


最后,埃及穆尔西与沙特如果真能走近在以后能越来越的交往得好,那么我们都可以想象得到,沙特亦会在尽力避开英美的打击之锋的情况下支持穆尔西的执政,毕竟埃及前政府和现在的军方被英美势力渗透得太深,而英美势力从根源上是排斥中东经济共同体的诞生与发展,排斥“海元”的诞生与发展的。


穆兄会的夺权之路从开放加沙通路开始正式拉开了帷幕,我们都知道这条路注定会有反复和曲折,埃及的新政权为作新生力量,如何做到干净利落的把作为旧势力的英美资本及英美在埃及的代理势力推翻,这中间或许有很多种途径,但每种途径都应该是相当的艰辛,而我们都可以理解的是,旧势力是不甘心被推翻和被代替的,旧势力的反扑当然也是必然的事情。


在笔者看来,穆兄会是以反腐反贪自由独立的形象出现在埃及的政治舞台,那么,可以想象的是,在夺权之路上,这种党的宗旨和精神应该还是会继续,那么对于旧势力的军方,是不是也要通过清理他们的旧帐的形式去完全呢?如果要用于这种战略战术,那么在最高法院与检方依然是英美势力把控的情况下,媒体与民众的反腐运动或许会在一定的时间里反复出现,那么,作为媒体的主控势力犹太资本又如何会不介入其中呢?那么在巴勒斯坦加沙通道的这件事情上,注定要和以色列发生争执或者勾通的埃及,又会与以色列达成怎样的默契和妥协,我们都拭目以待。


随着李保东在联合国指名道姓的骂了一顿西方,随着叙利亚当局在围剿反对派恐怖武装的较为顺利的发展,随着美俄各势力在针对叙利亚局势的较为缓和的表态,叙利亚局势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急剧的升温,相反,西太平洋的局势却敏感而火热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