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无耻混蛋》是美国自《拯救大兵瑞恩》后票房成绩最好的二战题材电影,昆汀·塔伦蒂诺出品,这是一部主线剧情充满昆汀特色的影片,说其为YY也不为过(X·T·L于1944年在法国被杀,任何这样结局的影片都不会跟史实挨边),但却又能被看做一部严谨的二战题材影片,其折射出的法国沦陷区生活、战斗片段很值得一看。可以看出尽管昆汀·塔伦蒂诺这个“鬼才”编剧兼职导演,拍出的电影即便是在爽快的YY,也对历史有足够的敬意。

下面仅仅举几例:

第一个,影片的第一章(昆汀电影的特色,喜欢分章节)取名纳粹占领下的法国故事,Once Upon a Time in Nazi-Occupied France,一看就知道剧情是编的……主要就是说1942年新上任的党卫军旗队长汉斯·兰达去拜访法国牧民皮埃尔·拉帕蒂特,他怀疑皮埃尔窝藏了犹太人德里福斯一家。在皮埃尔家里经过似乎很轻松的谈话后,皮埃尔承受不了汉斯简单的威逼利诱,出卖了德里福斯一家,致使其除了德里福斯的女儿索莎娜逃走外,全家被杀。很多中国观众看了都感到不可理解,我们已经习惯了电影中日寇、反动派狰狞残暴的逼迫态度,有怀疑上来就会甩耳光,接下来通常暴打一顿,间或抓过女性亲属来用刀在脸上比比划划或是按到墙上意图XX,肯定还要伴随女性尖叫或是惨叫……因此对皮埃尔轻松就被解除了心理武装大感费解。其实如果对纳粹统治下的法国沦陷区深入了解就会发现这一点不奇怪。

法国投降后,纳粹德国划出去维希法国,剩下的法国本土成为沦陷区,其中阿尔萨斯-洛林被直接吞并(其居民还要服义务兵役),其他地区则处于非常怪异的军事占领状态,纳粹在当地没有组建行政机构,行政事务是由巴黎的德军指挥部下辖的管理处和经济处两处负责。经济处主管经济掠夺,而管理处则负责行政统治。当时的沦陷区没有完备的警察系统,事实上党卫队就代理了警察的职责(话说回来,法国自己在各省区也是宪兵代理警察),而同时他们往往也是秘密警察。在沦陷区党卫队权力极大,面对法国平民时也基本不会受到法律、军规的约束,德军有关公共安全的命令实际上只是告诉党卫军、驻军可以施予某些“惩罚”,而很少限制他们的行动,这看起来就似乎是专门的恐怖统治指导意见。一旦对法国平民有所怀疑,党卫军有权对法国平民随时随地搜查、搜身、拷打,击毙平民后一般不会有事,随意编个理由就能送平民进集中营。而平时对平民的敲诈勒索甚至公开抢劫只要吃相不是太难看,也不会受到惩罚。另一方面,纳粹德国不但从法国展开夸张的经济掠夺——比如光占领费(法国为德国占领法国沦陷区而支付的费用,是不是有些逻辑混乱?)就累计支付352亿帝国马克,而战前德国国债才600亿左右——并且从法国大量攫取劳动力进入德国做苦力,男女青年都有,仅42年2、3月就有15.6万人被送到德国,而在德国的各国此类劳工死亡率大约是四分之一。不用说,法国大量青年逃亡或躲藏起来(当然还有一大帮到乡村参加了抵抗组织),不得已之下党卫队对法国平民是逐户强制登记,有需要时强制输送。

现在我们也许就能体会到皮埃尔所受到的压力,不需要恶言恶相的恐吓,这个法国农民很清楚眼前的德国人只要简单下个命令就会有人把他家搜个底朝天,一旦发现蛛丝马迹就会对其严刑拷打或者枪毙他而去拷打他的女儿们,把他的女儿们送进集中营或者送去德国做苦力,甚至送去解决德军生理需要的场所,而做这些德国人是驾轻就熟,眼皮都不会跳一下。因此当汉斯上校随便点出犹太人可能藏匿的位置后皮埃尔就崩溃了,不得不屈从于不追究他和他的家人,以及此后不会再受德军“打扰”的条件——话说后面这半条件真够讽刺的。

第二个。影片第三章,德国的巴黎之夜,逃到巴黎安顿下来,伪装身份后成为一个电影院经理的索莎娜意外邂逅德军功勋狙击手弗雷德里克·佐勒,佐勒爱上了索莎娜,不但把他介绍给正在巴黎的戈培尔,还通过自己对戈培尔的影响使以他自己的事迹改编的电影的首映放在索莎娜的电影院。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当索莎娜和佐勒在夜里意外碰见时,佐勒很想打听索莎娜的情况,但是索莎娜对德军恨之入骨,在被问到自己的名字时,她愤怒的问道:“你要看证件吗?”并作势掏出自己的身份证明给佐勒。这就体现出编剧深厚的历史功底。由于沦陷区法国抵抗组织活动频繁,人员庞大,德军采用丝毫不亚于他们的亚洲同行的恐怖统治措施,大肆逮捕、审讯法国平民,给法国抵抗运动带来严重损失。如法国沦陷区仅因从事抵抗运动被投入集中营的妇女就达到13万之巨,其中半数丧生。当时在沦陷区,任何一名德军士兵,不管是国防军还是党卫军,都有权随时要求法国平民出示证件,而德军并不仅仅看个“良、民、证”、“路条”什么的,除了身份证明外还要看供给证、通行证、票据等票证,对其稍有怀疑即可逮捕平民,逃跑可以击毙。说句题外话,这种情况下法国抵抗组织也好,盟军情报部门也好,为了间谍活动都大肆开展伪造证件票据活动,一大批战前伪造票据的诈骗犯就此漂白,带罪立功(伪造证件可也是专业技能),这些“作品”不说以假乱真,德国的签发人自己都分不出真假。无奈之下德国人除了时不常看看供给证、电影票什么的外,对此类证件只好采取经常改版或换签发人的办法,尽量使其有效期变得短,加大伪造的难度。

而德国狙击手佐勒的战斗经历,关于在一个钟塔狙杀300名美军士兵的故事,也是实打实的西线特色。二战的西线,美军陆军士兵在诺曼底登陆前大部分没有实战经验,尽管其训练非常扎实,但是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不足,尤其是在面对德军狙击手时。他们还真出现过一个排的人发现狙击手就全部卧倒隐蔽,结果被对面二层楼房内一德军狙击手挨个点名的战例,300人虽然夸张,但并不算离谱。而德军狙击手也是西线特色,由于德军优秀狙击手大量损失在东线,后来西线的德军狙击手大部分是业余选手,也搭着美军菜鸟多,于是他们就经常在树上、树篱、灌木丛、建筑物高层、伪装过的散兵坑里同一位置连续发动狙击。比如电影里的佐勒要是在东线,苏军早调过马克沁来把他压制得死死的了,或者调过迫击炮来给他炸死了,或者召唤坦克来把他干掉了,再不然就叫过IL-2来给他连塔一起炸了。

第三个。影片第四章,说道英国人准备趁德国高官聚集电影首映式,直接把电影院炸了,于是派人去和当地的间谍、敌后小队会合。其中的德国女电影巨星布里姬特·冯·哈曼斯马克,同时也是英国间谍和计划的倡议者,有其历史原型。她就是奥尔加·契诃夫娃(注意这个姓氏),纳粹德国的电影女明星,X·T·L、戈培尔等一大批纳粹高官追捧的对象,纳粹宣传电影的金牌主演,同时也是苏联“大间谍”之一。她的姑妈是俄国小说家契诃夫的妻子,因此是契诃夫的侄女;而她的前夫是契诃夫的亲侄子,因此也是契诃夫的侄媳妇。有这重身份,无疑她算是名门之后,尤其在戏剧界、电影界的影响就好似现在有哪个美女说自己老爸是卡梅隆。由于X·T·L是她的崇拜者,她从纳粹一上台就混迹于纳粹高官之间,他们谈论机密话题往往并不避开她。而有趣的是,她确实有疑似陪同X·T·L参加电影首映式的照片。这也就可以解释在第五章中当汉斯·兰达确信布里姬特是英国间谍后,尽管已经决定投向盟军一方却依然将其秘密扼杀的原因,试想一个美国人突然发现玛丽莲·梦露是个苏联间谍会怎么做?这就是女神形象在吊丝心中破灭的结果。同样汉斯也不能抓走她,一旦她被带走想不引起高官们的注意是不可能的。

影片中在酒吧里碰头一幕也非常精彩。英军中尉哈奇·西科斯与两名“无耻混蛋”小队的德裔一起装扮成德军军官,夜间到地下室酒吧与布里姬特·冯·哈曼斯马克接头,在那里意外发现本该空荡荡的酒吧里坐了一桌德军士兵。原来其中一名士兵的妻子生产了,驻扎在附近的他们被特别允许请假出来庆祝——德军在法国沦陷区的城镇夜晚实施宵禁,除巡逻队外,普通国防军士兵夜间必须待在营区不得外出。不用说,作为大明星,布里姬特被缠住了,西科斯耍起军官派头怒斥士兵才得以解脱——德军中阶级观念很重,军官与士兵隔阂很大,并且军官并不直接管理士兵,管兵的是士官,但同时军官对任何士兵都有强大的权威,尽管他们不互相隶属。悲剧的是此时本地的党卫军大队长威尔海姆也坐在酒吧里,对他们4人产生了怀疑。从他的自我介绍我们可以知道它干的是秘密警察,但是不是盖世太保没说,所以我们也可以猜测他是看见布里姬特到小镇就跟着她了。而他与德军士兵都发现哈奇·西科斯说德语的口音不对,并且威尔海姆直接点出其他两人一个是法兰克福人,一个是巴伐利亚口音(不用说,那两个演员本来家乡就是那里),而哈奇·西科斯毕竟是英国人,说德语带点英国口音,像是个间谍。话说还正是因为演员迈克尔·法斯宾德说德语带英国口音才选他来演这角色,由此可以看出导演在细节上的精益求精,影片中扮演欧洲国家角色的演员都实打实是那国人。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我国电影、电视剧的差距有多大,日语是著名的最难模仿本国人口音和习惯的语言,一些在日本生活十几年的中国人一张口日本人就会说“您的日语说得真好”,可叹多少我国抗战影视在YY抗日志士伪装日本人打入敌人内部的桥段。

而西科斯好容易用“乡下人”的说法稳住威尔海姆,最后又因为手势习惯翻了船。在制造一片轻松气氛玩了一会儿后,依然不甘心的威尔海姆点了威士忌,一数桌上想喝的人有3个,于是西科斯做手势要拿3杯酒,结果就此穿帮。原来,西科斯做“三”的手势习惯性伸的是食指、中指、无名指,而德国人的习惯是伸拇指、食指、中指,好似塞尔维亚版的“V”字手势。这一整个斗智过程个人认为超过了国内近十年所有碟战题材影视,这才真正是纤毫间辨真伪,顷刻内决生死的秘密战斗。敌人狡诈如狐,英雄们要随时崩紧神经。

最后是所有讨论二战电影的文可能都要涉及的——服装,仅提一下党卫军旗队长汉斯·兰达和大队长威尔海姆的制服。无疑,他们两个人的服装能透露许多信息。汉斯·兰达的制服是带SD标志,没有银袖标,说明他是帝国保安部的人并且还在干着,而SD在电影的时段应该已经被划进了武装党卫队,所以他可以穿浅灰M38制服(左臂有鹰徽,变种M32没有)。也因此他是武装党卫队的双宽肩章,由于是担负后方安全情报工作,他可以穿黄衬衫,按他这经历和身份中文要叫他旗队长。而威尔海姆穿的是黑色M32制服,单边窄肩章,符合他占领区党卫队地方官员的身份,结合他穿过的一件灰风衣,他有可能是盖世太保的成员。另外这两人的军衔设置也很准确,尽管汉斯·兰达和威尔海姆看起来是正副手关系,汉斯·兰达负责总体保卫,而威尔海姆负责外围警戒和秘密侦察,与他们的制服透露的信息符合。如果仅仅理解成军衔,在上校之下似乎应该是中校,也就是一级突击大队长,但威尔海姆可是普通的党卫队成员,他们这样的人一般不会挂4星一杠。

本文内容于 2012/7/27 8:00:08 被thomasronsu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