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3年7月11日晚,大批满载伞兵部队的美军运输机准备在西西里岛格勒港上空执行代号“哈斯基”的空降行动,以支援岛上的盟军作战。但这支部队尚未降落,就遭到防空火力的迎头痛击,损失惨重。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伏击者竟然就是盟军的地面部队和战舰

盟军空降西西里岛

“哈斯基”行动是为了配合盟军登陆西西里岛而进行的空降作战,作战计划分为2个阶段,美军参战部队是第504和第505伞兵团,由马修·里奇韦少将负责指挥。

7月9日晚至10日凌晨,第一阶段空降行动还算顺利,226架运输机将第505伞兵团的2200名伞兵空降到了西西里岛上,只有几架运输机被敌方部队击中损毁。

7月10日,以美军为首的盟军部队在西西里岛实施大规模两栖登陆行动,17万精锐部队成功抢滩登陆。这一天,德军飞机不断攻击盟军部队和舰艇,负责防空的美军枪炮手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但是,这种状况并没有引起美军指挥官的注意。

按照计划,“哈斯基”行动的第二阶段由鲁本·塔克上校指挥的第504伞兵团执行,该团的2000余名伞兵将搭乘运输机空降到西西里岛的港口城市格勒附近。虽然马修·里奇韦少将根据当时的作战形势分析认为,“哈斯基”行动的第二阶段已经没有必要实施,但盟军高层更愿意乘胜追击。于是,7月11日晚,由140架C-47和C-53运输机组成的编队,运载着2000余名美军伞兵从突尼斯凯鲁万机场的跑道上起飞,向西西里岛飞去。

炮火猛扫己方飞机

参与行动的飞行员皮特泽后来回忆称,美军运输机一直保持在适合空降的高度巡航,“当时全部飞机实行无线电静默,灯光也全部熄灭”。飞机在飞临盟军位于格勒近海的舰艇编队上空时,皮特泽和其他飞行员按计划分别组成由9架飞机构成的V字型编队飞行。

第一波次2个运输机编队按照原定路线,在目标区完成了空投任务。这也是此次行动中唯一顺利空投的伞兵部队。当第二波次的运输机编队飞临盟军舰队上空时,一些盟军防空单位突然开火,随后,部署在滩头阵地和近海盟军舰艇上的枪炮全都向空中猛烈开火,飞临上空的美军运输机陷入了己方防空炮火的密集火网。

后来,各种有关误击的指控都落到了炮手的身上。莫里斯·波林是当时参战的一名炮手,他负责操作“伦纳德·伍德”号运兵船上的一座20毫米口径防空炮。他表示,这种指控是“不公正的”。他说:“我们一直受到德军轰炸机的攻击。我们根本不知道盟军伞兵运输机的到来。”波林还称,炮塔里的炮手根本就没有看见目标,只是向天上猛烈发射炮火。他们可能击落了很多飞机,但并不知道打中的是谁?

当时,数十架运输机被击中,一架接一架在空中爆炸,变成一个又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球。有些飞机在起火后,试图紧急迫降以挽救机上人员的性命,但后续的打击把飞机打成了碎片。美军的官方纪录中这样写道:“缓慢飞行、数量巨大的飞机就像坐以待毙一样,无所作为。”

美军运输机编队被地面炮火驱散,有些飞机在规避炮火的同时,调头逃回突尼斯,而另一些飞机则让伞兵跳伞逃生。很多伞兵跳伞后落入深海葬身海底,一些在夜空中飘荡的伞兵也被地面炮火击中,像雨点般掉了下来。各种哀嚎声在夜空中经久不息。飞行员皮特泽回忆称:“一切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悲惨教训永记史册

第504伞兵团的鲁本·塔克上校亲眼目睹了他指挥的部队遭到友军炮火的猛烈攻击、飞机被撕成碎片、人员血肉横飞的惨烈场面。他当时正在一架C-53运输机上,由于遭到炮击,他和机上的伞兵也不得不紧急跳伞逃生。侥幸安全抵达地面后,塔克摘下头盔向一辆盟军坦克猛砸,警告他们马上停火,但一切努力都已经于事无补。

事后统计,误击事件造成380名美军伤亡,23架运输机被击落,许多逃回突尼斯的飞机也损毁严重。其中一架飞机被击穿了一千多个弹孔,很多飞机内部溅满鲜血。当时乘坐运输机指挥空降行动的美军第82空降师助理指挥官查尔斯·基兰斯准将也不幸葬身大海。

为什么美军会发生如此惨烈的误击事件?后来的调查结论认为:一是对防空火力的控制不足;二是训练强度不够;三是炮手在识别飞机方面准备不足;四是飞行员需要更多的夜间编队飞行训练等等。

经过这次误击事故以后,盟军及时吸取经验教训,并做了更多的改进工作和针对性训练。一年后,他们的努力在诺曼底登陆行动中开花结果,赢来了重大胜利。(寒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