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巡航南海

解说:6月26日下午,中国海监83船从三亚港启锚,与84、71、66组成编队航行。

记者:我现在登上的是中国海监83船,这艘船是现在中国海监最先进的船只之一。那在接下来的十几天,中国海监将会展开他们在南海上的又一次定期巡航,我们《新闻调查》也会跟他们在一起在这艘船上同吃同住,记录他们的工作和生活。那这次航程是从我现在所在的三亚出发,大概要经历十几天的时间,涵盖2400多海里,相当于陆地面积4500公里的路程。那整个这个航程基本上是涵盖了南海的西部海域,这也是成立三沙市以来中国海监的第一次南海定期巡航。

解说:海监83的船长是王云,今年39岁,是中国海监最年轻的船长,中国海监83船也是目前中国海监的旗舰船。

-

同期:现在时间是14点36分47秒。

同期:时间是14点36分52秒。

解说:这次定期巡航的总指挥李永波是中国海监南海总队八支队的支队长,也曾经是海监83船的船长。

记者:像一般巡航情况下,大概每次是几艘船只这样?

李永波(中国海监南海总队八支队支队长)因为南海的话范围比较大,为了保险起见,我们一般的话都是两条船,有个互相的照应,就是说两条、三条或者四条,甚至我们以前多的话是六条也试过。

记者:像咱们这次是四条就算是挺多的一次是吧?

李永波:算一次中型的。

记者:像每次派几条船都是怎么样?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李永波:每次的话,就是说一个根据任务的情况,巡航岛礁的多跟少;另外的话,巡航会遇到的一些各种各样一些情况来决定。

记者:那像这次我们大概派出四艘,可能整个巡航的过程中,您觉得会经过的比较重要的和一些关键的节点大概是在什么地方?

李永波:大概是几个吧,第一个就是说北部湾湾口,因为北部湾湾口是我国跟某国没有划界的一个地方;然后的话,接着下来的话就是南部,南海南部的这个靠近万安滩的一大片的,就是说油气的开发区;还有一些某国非法占领的一些岛礁,我们路过的时候会可能碰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一些情况。

解说:中国海监自1998年成立以来,经过不断地发展壮大现在已经拥有了近8000人的队伍,以2007年中国海监开始对南海全部管辖海域定期巡航为标志,中国海监实现了对全国管辖海域的巡航。而李永波和王云都是那时巡航任务的参与者。

记者:船长,我们像这次的这个巡航大概的路线是怎么样的?

王云(中国海监南海总队83船 船长):这次是南海的第九次定期巡航,大概的路线就是我们从三亚出发,经过那个北部湾中越划界的中间线的端口北部湾口,然后沿着九段线巡航一直到南边的纳土纳岛这边。

记者:我们最南大概到什么位置?

王云:大概就在这个位置,在纳土纳岛往上一点,然后经过南沙群岛的外战岛礁,最后是返航,然后返回三亚。

记者:大概全程是多少天?

王云:大概全程是12天左右。

解说:这次巡航的重点是南海的西南部。南海的总面积有350多万平方公里,中国主张管辖的海域就有200多万平方公里。自2010年美国高调介入南海事务以来,南海问题日益复杂,一些南海岛礁声索国加大了海洋权益的争夺力度,尤其是自2011年上半年以来,越南菲律宾在争议地区采取单方面行动,损害了中国的主权和海洋权益,并试图使南海争议,扩大化、复杂化、国际化。

记者:我们是宣誓主权、体现管辖,具体你们的工作内容怎么来理解这八个字?

王云:我们作为公务船,它每航经的一个地方都是我们管辖的范围之内,都是我们这艘船的管辖范围之内,我们的公务船到哪里都体现了我们的管辖,我们的主权,就是我们主权的显示。

李永波:祖先留下来的这些这么辽阔的海域,也是我们中华民族未来发展的一个空间,我们国家的话有这么大的祖先留下来的南海,就是我们这一代人有义不容辞去保护、使用、管理好祖先留下来的南海。

解说:除了中国海监之外,中国渔政、中国海事、公安边防海警和海关缉私警察都是中国的海上执法队伍,启航6小时后,中国海监编队抵达航线的第二个拐点,利用雷达搜索没有任何异常发现。

6月27日上午10点10分左右,雷达上出现一个可疑目标正高速抵近中国海监编队。

同期:这来真的了。

解说:这条外国海警船在高速驶近编队之后,突然降低了速度,挡在中国海监编队的前方。

同期:它已经减速了,它怕了,3节多了。

记者:李队,我们现在目前是什么情况,现在是?

李永波:现在你看到那个外国的一个海警船。

记者:它现在已经驶入我们海域了吗?

李永波:它现在已经不动了,就是说已经停在那里不动了,刚才是高速冲过来,现在停在这里。

记者:但现在这个已经是我们的属于我们的海域?

李永波:对。

同期:报一下南指,赶快报下南指,我准备83去顶它,叫他备好三台车。

解说:随行的执法人员开始对这条非法进入中国主张管辖海域的外国海警船喊话,并宣示主权。

黄泳(中国海监南海总队执法支队执法队 副队长):他说你们赶快滚开,否则我们消灭掉你们,这是在讲粗口话。

解说:经过简短的不愉快的通话之后,外国海警船突然加速冲向海监83船。 同期:它还敢来冲。

同期:它现在距离我们有多远?

同期:距我们2.5海里。

记者:现在是6月27日早上的10点25分,我们中国海监正在南海进行正常的定期巡航任务,但这时候,我们看到远处,大家看到这艘船,有一艘外国的公务船正在加速向我们这艘船驶来,中国海监也立刻采取了相应的紧急预案。我刚才听到他们的指挥是说接下来将用这艘,我们现在所在的83船去对这艘外国公务船进行拦截。

同期:它加车过来了,它加车过来了,它加速过来了,现在注意。

同期:加到多少?

同期:加到10节。

同期:正舵,正舵。

同期:能看到编号吗?

记者:现在我们从屏幕上看到这艘外国的公务船距离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了,现在只有不到0.5海里的距离,83船现在基本上跟这艘外国公务船已经形成了这种对峙的局面。现在大概的情况是我们往前进一点,这艘公务船就往后退一点,但是目前丝毫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但他们其实现在已经在我国所管辖的海域里面。

记者:它现在告诉我们的是?

黄泳:告诉我们的它的舷号是5012和它现在的船舶位置,它强调这个位置是他们的海域。

记者:那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是?

黄泳:刚才我们已经表明身份了,再表明一次,只能根据它刚才这个回答再表明一次身份了。5012,这里是中国海监83,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该海域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海域,我船正在执行公务,请你船不要干扰我船执行公务,结束。

同期:五节多的速度。

同期:五节多的速度什么概念?

同期:它现在,它现在以2.7节的速度在往后退。

同期:我们现在也是4.7,等于我们现在离它越来越近了?

同期:对,我们逼它。

同期:我们逼它是让它离开。

同期:这种情况很常见。

同期:很常见。

同期:很常见,看到了吗?

同期:开始冒烟了,那冒烟是什么?

同期:加速倒退,全速往后退了。

同期:再往前进。

记者:现在是大概10点37分的时间,我们现在距离这艘船的距离已经不到0.5海里了,我们现在大概是以4.7节的速度在向它逼近,指挥告诉我说我们准备逼退它,然后它现在正在以2点几节的速度在倒退,但是似乎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刚才我们也听到我们的海监队员在对它进行喊话,他们告诉我说对方在以讲粗口的方式在回应我们,丝毫没有离开的想法。我们刚刚在看在冒烟,冒烟其实就是在做这样倒退的这个动作。

解说:经过近30分钟的对峙,外国海警船又重新提高速度,想利用速度上的优势驶进83船的死角,但是83船的船头始终对着它,尝试了多次之后,外国海警船只好退离对峙区域。

在我们的资料中,海监83船是中国海监综合能力最强、最先进的船舶之一。6月27日,在逼退外国公务船时,海监83船最终能将船头对着它,这正是它的优越性能的体现。

记者:它这种先进性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

王云:它主要体现在四点:第一个,83船颠覆了一般船舶,那种推进概念,它是电力推进;第二个就是,其它的船都是转向,需要用操舵,我们这个船它没有舵,它是通过改变螺旋桨的方向来调节航向;第三个就是它有动力定位系统,就是这套动力定位系统。

记者:动力定位系统是什么概念?

王云:动力定位系统就是说它能够在海上把船定在一点,船能不动。

记者:它大概的稳定性能在什么范围?

王云:大概误差也就1.5米。

记者:那像多大的风浪它能定在那儿不动?要太大估计也不行吧?

王云:在7级海况下,超过7级海况可能就不行了。

记者:7级已经算很大了?

王云:很大,还有一个第四点就是,中国海监83也是在中国民事船里面第一艘带直升机的。

解说:一般船舶都是用舵来改变方向的,而海监83船没有舵它是完全依靠改变螺旋桨的推进方向来使船转向的,而且在船头还有两台螺旋桨提供转向动力,这样的装置可以让船原地旋转360度,常规的船舶根本无法做到。

记者:执法船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它的那个船头是始终对着外方船只的,它好像以船头为这样一个轴心可以来回旋转,那是这块给出这样的指令吗?

覃政钊(中国海监南海总队83船电器工程师):一般来说,这块给一个指令,然后让它底下摆动螺旋桨摆动方向,然后(用船头)对着对面的船。

记者:它是可以很快地做这种左转,比方说左转120度,右转50度,很快地做这样的替换吗?

-

覃政钊:我刚才讲过就是说它一般来讲,转一圈360度才12秒,所以是很快地可以反应,30度、50度,就可以很快地反应出来。

王云:这个电机螺旋桨,这个是汇流阀发的电,经过电瓶以后通过汇流阀带动电机,然后电机可以360度转。

记者:这样的话传统的船舶要灵活很多,所以就有你以前说的可以原地打转那种?

王云:可以原地360度打转。

记者:它的转向不再是依靠,后边那个舵来转动的?

王云:没有舵,就是依靠调节螺旋桨的方向来改变船的方向,舵桨合一。

记者:跟海警船公务船对峙的时候,每次把船头都对着海警船,就是因为这个?

王云:就是在调节它改变它的方向,然后来改变船的航向,始终把船头对着它。

解说:海监83船是2005年建造的,当年的造价超过了1.5亿,在这其中还不包括直升机的造价。

记者:你们最主要的职责是什么?

赵远超(中国海监南海总队航空支队):我们就是维护海洋权益这一大块,还有一块就是进行行政执法。

解说:海监83船配备的飞行部门由赵远超所在的中国海监南海航空支队管理。

记者:像你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是几个人一起啊?

赵远超: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有三名执法队员一起;一名是负责照相,一名摄影,还有一名负责记录。

解说:赵远超,武汉大学自动化专业毕业,在一家研究单位工作了三年之后重新择业,来到了中国海监南海航空支队,这种转换恰恰是放弃安逸而选择了孤独。

记者:你这一年的感受怎么样?

赵远超:我感觉这一年的工作经历,这种感受比前面三年工作中加起来的经历和感受都要丰富很多。

记者:你觉得做这份工作对你来说最大的难度或者挑战在哪里?

赵远超:最大的难度和挑战对每个人那种身体的素质和条件是一种挑战,因为它毕竟这种要比以前要辛苦;其二就是对人的精神,精神方面,因为长期在外面出差,然后你经常面对的可能就是你自己的同事,要不就是你这些工作、繁杂的工作,然后有时候会觉得有点孤独这种感觉。

解说:海监83船的直升机是中国海监的三架直升机中的一架,机型是直9。在83船设计时,机长荣伟就参与了飞行部分的设计。

荣伟(中信海航机长):它的超低空性能比较好,海上拥有比较中型距离比较长的相对半径在600多公里飞行,飞行时间约3个半小时,续航时间还是比较可观的。咱们这个飞机海监引进以后,配合咱们83船,为咱们海上执法提供了很多的机动性。

解说:机长荣伟生于1955年,功勋飞行员,飞行时间超过了14000多小时,他隶属于中信海洋航空支队,中国海监在飞行员的管理上是“只买设备不养人”也就是说飞机是中国海监的,而飞行员由中信海洋航空支队培养。

记者:刚才您说的那个鱼叉是我们现在看到下面的?

荣伟:现在看到的鱼叉就是我们裸露的那些尖部的东西,如果我的飞机正落在区域网当中的时候,飞机上有开关设备,一落地在风浪比较大的时候我们迅速释放鱼叉,就是飞机机体和甲板的固定面它咬合在一起,对于飞机的关车、启动、安全性增加了好多。

记者:前两天我们在船上感到还是比较风平浪静,今天的浪已经比较大了,有的船员也感受到了这种晕船的情况,在船上很多地方,我们都能看到这样的倾斜仪,但大家看到现在的这个倾斜仪的幅度并不是太大,最大我们刚才看到也就是达到了3度和4度,是因为这个倾斜仪,它是测船的横摇的情况,而今天我们主要是纵摇,船长告诉我说他们上次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这个横摇的幅度最大达到了25度,什么概念呢?基本上人已经没办法在床上睡觉,因为你躺在那儿会被摇下去,他们都只能坐在凳子上,屋里所有的东西也都会被摇到地上去,今天的纵摇,我们可以通过船前面的这个桅杆来看一下,大家看桅杆上下摇动的幅度已经比较大了,我跟船员聊天,他们告诉我说,说我比较喜欢今天的这个晕船的情况,因为它纵摇让我感觉比较舒服;有的船员说可能他们比较适合横摇,当然有的也是横纵都感觉到不太舒服,我们再来从船的尾部来看一下,在后面跟着的我们几艘船,我们后面有一个这样的白色的杆,我们如果摇下去的时候,基本上海平面上已经看不到这几艘船了,因为他们其实现在摇动的状况比我们更加严重,我们是3980吨级的船都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他们都是千吨级的船。船长告诉我说后面几艘船在这样海况下基本上可能已经不能做饭了,因为所有的油、水,如果做饭的时候都会被甩出去,他们这几天基本上只能吃方便面或者带的一些方便食品。

记者:您做了多少年了?

王云学(中国海监南海总队83船水手):做了30多年了。

记者:今天这个状况您会感觉到晕吗?

王云学:晕。

记者:也晕啊?您感受到最晕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王云学:最晕的时候,走路都走不动了。

记者:像要是一般晕船的情况下,我听他们说基本上什么都干不了?

王云学:一样要干,岗位嘛一定要干。

记者:像您有没有晕得躺着动不了的情况?

王云学:经常有。

记者:30多年了到现在还是会晕?

王云学:对。

记者:这不会说你待的时间长了慢慢习惯了?

王云学:对,改变不了。

记者:在船上很多地方,我们都会看到这样的扶手,那就是如果风浪特别大的时候,让大家能有一个抓保持平衡的地方。其实船员们他们说,他们晕船起来要真的是程度严重的时候,基本上躺在床上也是不能动的。一个船员说有一次他晕船躺在床上,桌子上看到一只老鼠,老鼠也会晕船,结果他们俩四目相对,他看着老鼠,老鼠看着他,他也没有气力打老鼠了,老鼠也没有气力逃跑了。

现在海上风浪大概是浪高达到了3米,当大家看到这样的白头浪的时候,它就已经是三米的浪高,相当于一层多楼高,今天的风是七级风力,我站在这儿感觉到已经有点摇晃,但是船长告诉我说,像这样的海况天气在他们巡航执法中是属于非常普通正常的天气情况,他们经常可能会遇到比这个严重很多的海况。

现在这里面是船员就餐的餐厅,大概我看到这儿能够同时供50多个人就餐,因为船可能因为赶上大风浪,会比较晃,所有的设施都是基本上固定的,比如说像这样的空调,底下都是有这样的铁架子把它焊在这儿,固定在这儿,像音响边上也是有这样的铁皮把它固定在这儿,电视后面有这样固定它的东西,包括像这边的冰箱全都是固定着的。我们再到里面后厨看一下他们的厨房,这个做饭的大锅,锅下面也都铺的这样的防滑垫,保证大师傅能够正常地开展他们的煮饭工作,再来到这儿,今天下午我们要吃的是猪蹄已经热腾腾了,炉子也都是固定的。绞肉机、压面机,那我们去跟大师傅聊一聊。

蒋迈豪(中国海监南海总队83船厨师长):小心摔倒了。

记者:您觉得今天浪大吗?

蒋迈豪:这不算大。

记者:大的情况是什么情况?

蒋迈豪:站都站不稳。

记者:那时候怎么做饭?

蒋迈豪:怎么做饭,那也得做,也得想办法要做。

记者:浪特别大的时候,我因为也没见过,那个时候做饭什么情况?

蒋迈豪:基本上有的时候站稳也很难站稳,但是也得想办法。

记者:那时候你像锅里,你炒菜怎么炒?而且每次都是大批量地炒?

蒋迈豪:该怎么炒怎么炒。

记者:菜不会飞出去?

蒋迈豪:飞倒不会飞出去。

解说:对蒋师傅来说,让船员们吃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吃好是克服晕船的必要手段,老水手都会告诉你上船之后无论怎么晕船、呕吐你都得吃,第二次上船执法的陈晓婷就遇到了晕船的问题。

记者:晓婷,我看你现在还难受着呢,一直在晕?吃点东西吗?没盛点东西?你这是第几次上船?

陈晓婷(中国海监南海总队执法支队执法队 队员):不要采访我,我想吐,太晕。

解说:如果你晕船,那么吃就是为呕吐准备的,但是如果不吃就会有人告诉你,你会吐出胆汁来,在长期的巡航中晕船是惟一没有长幼之分的事情。

-

记者:晓婷,你好。

陈晓婷:你好。

记者:你俩住一间?

陈晓婷:对。

记者:谁睡上铺?

刘蕴哲(中国海监南海总队执法支队执法队 队员):我在上面。

陈晓婷:我在下面。

记者:上面是不是更晕一点?

刘蕴哲:好一些吧,应该都差不多。

陈晓婷:但可能就是上下不太方便。

记者:那个狗狗是?

刘蕴哲:我的。

记者:你每次出海都带着它吗?

刘蕴哲:对,跟了我好长时间了。

记者:多长时间了?

刘蕴哲:十年了。

记者:是吗?从什么时候?

刘蕴哲:从我上高中那会儿,因为出海带着它,就是有的时候晕船、胃难受,正好睡觉的时候,正好顶着这个胃好一点。

记者:也觉得好像是小狗狗跟你作伴。

刘蕴哲:特二,是吗?

记者:没有,挺可爱的。

解说:刘蕴哲来海监工作的时间已经有四年了,所以带着自己的玩具狗是她克服晕船的惟一经验,而对第二次出海的陈晓婷来说只能忍受并承受,这就是这个职业必须和必然的经历。

记者:第一次就上来在船上待了一个月,晕了多长时间?

陈晓婷:晕了2/3的时间,好辛苦。

记者:你们这个屋是属于船的前舱,前舱是不是感觉更晕一点?

陈晓婷:对,就是如果浪过来纵摇的话,前舱就会更厉害,就跟在那儿跳,跟筛筛子一样那种感觉,可能你在三层,在中间,在中舱还没那么厉害,但是前舱就会感觉更强烈一些。

记者:有没有晃得根本就没法在床上睡觉的时候?

刘蕴哲:有,整晚整晚的,觉得好像都躺不踏实,就在那儿老是摇来摇去的。

陈晓婷:有时候睡着了还被摇醒了。

记者:我看你们这个床好像是特殊设计的是吗?

刘蕴哲:上面两块都高出来,要是摇得厉害了,不高出来一块,翻下来怎么办?

记者:还有像这个屋里有什么地方为了防止船晃得太厉害做的一些特殊的这种设计?

刘蕴哲:看一下这抽屉,一般的抽屉家里面抽屉直接拉出来很顺滑的那种,但是这个您开的话,先向上提一下,然后再拉出来这样。

同期:开始动手靠过来,已经加速到7节。

同期:那个船是10海里,70度方位,速度现在目前是7.1节。

同期:看到了。

同期:那个船有一点上来了。

同期:锁住了。

同期:就是那种武装船。

记者:武装船,现在如果确认是武装船,他们现在以比较快的速度在向我们驶来,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海监工作人员:接下来他们可能会对我们进行拦截,我们这边呢,我们这边83船过去。

记者:现在两艘都开始动了,这艘是现在正在朝我们走过来的,这是之前动的,现在这艘也开始动车了,这艘速度现在大概有多少?

海监工作人员:这艘现在加速,已经加到3.7节了。

记者:刚才也是没动,现在开始动了。

解说:在我们经过的非法高脚屋边,都会有这样的外国武装运输船,在这样的船上一般配有重机枪,对海监执法来说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对象。

记者:波队,现在我们距离它四海里了,那如果我们再接近的话,大概到一个什么样的距离?我们会有什么样的?

李永波:等下可能就在这个地方,等会儿看,非常近。

记者:非常近,大概会最近达到多近?

海监工作人员:五十米。

李永波:那不是,肯定不止,百八十米吧。这些船都是我们援助给他们的,都是我们援助给他们的。

记者:中国海监现在正在广雅滩进行正常的巡航执法,在远处我们看到有一个高脚屋,高脚屋旁边刚才经中国海监确认那艘是一个外国的武装船只,他们现在大概以6.7节左右的速度正在加速向我方驶来,刚才指挥长告诉我说过一会儿他们可能就会到达现在我左手边的这个海域,我们的船最近的距离可能跟他大概也就只有80到100米的距离,可能会在这儿形成对峙的局面,接下来具体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要在更接近的时候才能知道。

解说:这条武装运输船在横向行驶一段距离后调头直接驶向中国海监83船。

同期:老朋友,他一看又来了,挨近他一点,看看。

同期:主动回避了。

同期:有编号,在驾驶台顶,把它编号记下来。

同期:HQ624。

解说:这种武装船的编号显示它隶属于某国海军,HQ就是某国海军的代码。

记者:刚才我们看到的那艘外国的武装运输船并没有像之前预期的在83船边上,跟83船形成一个对峙的局面,反而它是在距离我们最近一百米的时候绕过了83船,继续往后方行驶。现在从镜头里我们可以看到:它绕过83船开始向我们后面的编队驶去,现在排在第一艘的是84船,而现在武装船船头朝的方向是71船,它现在正以4.6节的速度朝71船行驶,我问指挥这艘船的意图,他说由于它现在改变了方向,可能还不太好判断,需要根据它接下来的行动作出进一步的判断。

解说:在与外国的武装运输船擦肩而过之后,83船继续抵近观察广雅滩上的高脚屋,但是作为指挥员,李永波和王云几乎同时开始担心身后的84船。

同期:今天也怪,按照它原来的预案它应该朝天鸣枪,还有应该打信号弹。

同期:左舵10,10舵左。

同期:左舵20,左舵20。

解说:因为海监84船多次在这一海域巡航,也多次与外国的船只冲突,所以被外国的武装船视为所谓的公敌。

同期:它没有去找84,我就怀疑它去找84。

同期:71、71,83叫。

同期:71收到,83请讲。

同期:这条船已经过了它。

同期:对,已经过了。

同期:好,好。

记者:我们今天还主要是在南沙的西南海域航行,经过了万安滩、西卫滩、广雅滩和人俊滩,现在我们是在金盾暗沙,跟着我们的镜头,大家可以看到远处又看到一座外国在我国主张管辖的海域搭建的高脚屋高脚屋,船员告诉我说像这样的高脚屋,在未来的行程中我们还会看到比较多的数量,按照今天晚上我们的行程计划明天早上大概九点钟左右,我们会到达我军驻守的在南海最南端的岛礁华阳礁,到时候按照惯例中国海监此次巡航的所有船员,将会对驻守官兵进行鸣笛致敬。

同期:华阳礁全体官兵,向你们学习;华阳礁全体官兵,向你们学习,向你们致敬,祝华阳礁全体指战员工作顺利、身体健康、节日愉快、万事如意,中国海监南海巡航编队指挥员。

同期:把定不要偏,不要偏左。

记者:伴随着汽笛声,带去的是此次中国海监南海巡航编队全体船员对在华阳礁驻守官兵的敬意,这种敬意我相信他们在远处已经感受到了,现在华阳礁是处于由我军驻守的岛礁最西南的位置,也是海上安全形势最严峻的一块,对他们来说,那种日夜坚守,每当中国南海编队到这里的时候都会对他们鸣笛致敬,经过了一千多海里在茫茫大海上的航行,今天我们看到了由我军驻守的海岛礁,心中也是感到格外亲切。

解说:华阳礁是尹庆群礁中最小的一处礁盘,也是由我军驻守的南沙最南端的一座岛礁。

记者:到了由我军驻扎的这样的岛礁的时候,在这片海域,你觉得你的感受会和在其它地方会有所不同吗?

王云:不一样,心情很放得开,毕竟这里是我们驻守的,心情放得开,因为这里安全。

同期:抛锚,五链入水。

解说:7月1日这一天,编队驶入永署礁抛锚,在有自己军队驻守的岛礁抛锚对长期处于紧张状态的船员来说也是一种安慰,在这里还可以开心地钓鱼、安心地睡觉,这里的夜都显得格外宁静

同期:要求你们通知船籍。

同期:我们是中国海监83船,正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海域定期巡航。

解说:经过13天的航行,这次定期巡航一共巡察了南海南沙群岛54个岛、礁、沙洲和浅滩,并对10多处外国侵占岛礁进行了抵近观察。

海监工作人员:手机信号基站,这个是从2010年和2011年以来最大的变化,可以看一下,风力发电塔,然后这个它的大功率的手机发射基站。这边还看到正在修建一座大型的,有点类似于办公大楼或者是酒店的大型建筑。

记者:上一次来有吗?

海监工作人员:没有。

解说:7月8号上午11点,定期巡航编队返回广州。

同期:把定,航向252。

记者:平时在船上最想念船下什么生活?

中国海监南海总队执法支队执法队队员:上上网,看看电影,一般情况下。

记者:下了船有机会回家吗?这次。

中国海监南海总队执法支队执法队 队员:这次不回了,因为可能还会有新的任务。

记者:回去以后下了船干什么去?

刘蕴哲:想打扫卫生,吃点好吃的。

记者:吃什么好吃的?

刘蕴哲:我们正在商量吃披萨饼。

记者:喜欢吃披萨饼,晓婷呢?

陈晓婷:刚才跟她商量说去吃点东西,然后可能休息一下,过两天去逛街。

记者:经过13天2700多海里的航程,今天上午巡航编队抵达了广州黄埔港,这标志着中国海监又一次顺利完成了南海定期巡航任务,通过这一次亲历海监定期巡航,我们更近距离地了解了中国海监在维护我国海洋权益过程中做出的艰辛的努力,同时我们也了解到了南海形势的复杂和严峻。记得小学课本上有这样一段描述:我国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实际上我国还有300万平方公里的主张管辖海域,我国的最南端不是三亚的天涯海角,而是曾母暗沙,中国海监就是在这样一片蓝色国土上履行着国家赋予他们的权力和责任,几天后巡航编队又将启航开始下一次定期巡航任务。


本文内容于 2012/7/23 10:39:49 被小编a5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