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最近关于周佛海问题的报道中,一些文章发表的奇谈怪论已经到了近乎荒谬的地步,下面将一篇文章和网友的评论原封不动的展现如下:

民国法院审理的周佛海案

2012年03月28日21:31 东方法眼司马当573人次浏览 评论1条字号:T|T

众所周知,周佛海是大汉奸。而有所不知的是,他在1942年初就通过军统渠道向蒋介石表示悔改,蒋介石则亲笔回信,让其“暂留敌营,戴罪立功”,并承诺“君之前途,将予以可靠保证”。

此后,周佛海不仅暗地里时有庇护军统特工,还常用自己的电台向重庆传送情报。所以,抗战胜利后,在陈公博、梅思平等汉奸陆续受审处决后,周佛海尚处境优渥。

然而,民众不答应了。1946年1月3日,上海《文汇报》题为《周佛海怎样了,我要为沦陷区同胞大哭》一文疾呼:“如果周佛海不立即明正典刑,那么中国根本无汉奸,中国根本无叛逆。”8月28日,《大公报》又以《周佛海、丁默邨怎样呢》为题发表社论,质问国民政府究竟打算如何处置周佛海等人。

在这种情况下,国民政府才不得不将周佛海移交司法处之。

负责公诉的是南京最高检察院检察官陈绳祖,主审法官是当时的立法委员、知名法学家、首都高等法院院长赵琛,辩护律师是章士钊、王善祥和杨喜麟,控、审、辩三方都是民国政法精英。

公审之前,蒋介石约见司法部长谢冠生,询问高等法院有无可能不判周佛海死刑。那时候的法院还没有如今的“讲政治”之说,并且司法部长也不像今天的司法部那样不知法为何物,谢冠生只婉转地说“周佛海一案目标太大,处理不善会引起更大的舆论怒火。”蒋介石还不死心,又约见承办此案的推事,得到的答复是“从案卷来看,周佛海的罪行应大于陈公傅,若最终判决不是死刑,舆论一定哗然,认为陈公傅死得冤枉。”

1946年11月7日上午11时,审判长赵琛宣读“特定第三四六号特种刑事判决书”,认定:经过审理,周佛海参与组织汪伪政府,编练伪军,滥发伪币等罪行。认为周佛海是在被政府发觉罪行并通缉之后,才表达自首的意思,其所犯罪行,远不足以抵销其对抗战的微薄贡献。最终以“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之罪”,判处周佛海死刑,剥夺公权终身。

周佛海之妻杨淑慧随即向最高法院提出抗告。

1947年1月20日,最高法院驳回了杨淑慧的抗告,决定维持原判。

法律就是法律,蒋委员长也没办法。但杨淑慧仍不甘心,扬言若周佛海被枪决,她便把蒋介石写给周佛海的亲笔信交给香港媒体。1月25日,陈果夫、陈立夫上书蒋介石,为周佛海求情免死。随后,2月3日,最高法院呈国民政府,申请给周佛海减刑。3月26日,蒋介石签署特赦令,以有戴罪之功表现为由,核准将周佛海原判之死刑,减为无期徒刑。1948年2月29日,周佛海病死在南京老虎桥监狱。

纵观周佛海案,给人的感觉是,法院就是法院,只能依法办事,委员长说情也不行。你委员长想保周佛海,我就把皮球踢给你,你愿意特赦就特赦。毕竟特赦也是一个法律程序。老百姓骂也只能骂你蒋介石,法律的尊严是不能随便亵渎的。

参阅文献:1、《周佛海:汉奸的生与死》,载《中外文摘》2012年第5期。

作者:司马当

评论全文:民国法院审理的周佛海案

[查看全文]

全部评论 (评论共1条, 显示1条)

热点评论|

最多支持|

最多反对

东方法眼

广东东莞网友 [忽悠]:

1小时前 发表

在打到了国民党才建立了新中国的网站上居然发表国民党政府的法律给人的感觉是,法院就是法院,只能依法办事 ,还认为国民党政府的法律的尊严是不能随便亵渎的,这让千千万万被国民党政府的法律判处死刑的革命烈士和反蒋的民主人士与群众情何以堪,按你这忽悠的观点,他们杀的好!杀得对?虽然你为了周佛海不顾一切去黑白颠倒,但现在台湾方面解密抗战时期国民党方面情报作战内容和戴笠部分档案,以及2011年10月8日就出版的三卷本《戴笠与抗战》,却让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大白于天下,周佛海在抗战中确是军统卧底细节的惊人发现让你的文字与台湾国史馆的《戴笠与抗战》相比,确实是空口无凭和事实证据的差别,是抄袭文章和抗战档案的差别,所作所为令人咋舌。

引用| 回复| 支持[1]| 反对[0]

其实上述网友的评论还没有说到要害,已经是手下留情,这篇还参阅了文献的所谓有文化的人写出的文章最令人费解的地方是,在2012年的今天,居然为了周佛海说:“那时候的法院还没有如今的“讲政治”之说,并且司法部长也不像今天的司法部那样不知法为何物,”在周佛海问题上发表如此文理不通,逻辑荒谬的文字实在让人啼笑皆非,毕竟周佛海问题正如他自己说的是民国:“那时候的法院”的事,与“今天的司法部”有何相干,何况今天的司法部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是不知法为何物的司法部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