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19世纪60年代,随着封闭的日本打开国门,有相当一部分日本人也加入了前往西方的移民潮,移居美国,到二战爆发前期,美籍日裔大多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二代移民,除了外貌之外,他们与故国的联系已经不那么密切,而从心里将自己当作美国人。然而,随着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他们的日本血统却招来了仇恨、猜忌和不公正的待遇。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后,所有美籍日裔居民都被当作敌国侨民受到敌视。1942年2月19日,罗斯福总统签署了第9066号总统令,指示军事部门对国内潜在的敌对分子加以监视和管制,尽管这条命令没有明确针对日本移民,但在3月间,居住在美国西海岸各州的约11万日裔居民被迫背井离乡,前往政府建立的拘留营中。而在日裔人口众多的夏威夷,虽然因为经济原因,没有建立拘留营,也采取了宵禁、灯火管制等措施。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1942年6月12日,一千多名夏威夷日裔士兵(夏威夷驻军司令埃蒙德将军建议仍保留日裔部队)抵达威斯康辛州的麦考伊兵营,三天后这支部队获得了正式番号:第100独立步兵营,这就是二战时期美军日裔部队的雏形,耐人寻味的是,该营的座右铭是“勿忘珍珠港”。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1943年初,官方在日裔移民中进行了一次问卷调查,以考察他们的忠诚度,其中包括两个问题:你是否愿意加入美国武装部队,在任何条件下都承担战斗任务?你是否愿意宣誓绝对忠于合众国,并忠诚地保卫它不受来自国内或国外的任何攻击,包括日本帝国或其他外国政府、势力和组织?大约75%的被调查者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于是美国军方决定征召4500名日裔志愿者入伍,组成了一支新的日裔战斗部队——美国陆军第442步兵团,罗斯福总统在批准这一决定时说:“美国精神不会,也从来不以种族或血统为界限。”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第442步兵团的训练基地设在密西西比州的谢尔比兵营,第442团按照美国陆军标准步兵团的编制编成,下辖三个步兵营、第522野战炮兵营、第232工兵连、一个反坦克炮连以及其他后勤支援单位,该团的座右铭是“全力以赴”。在训练营里,美军大兵戏称这些身材矮小的日裔部队为土拨鼠部队。

军方虽然允许日裔官兵志愿参战,但出于忠诚和民族感情的考虑,日裔部队将被禁止派往太平洋战场作战,正如美军中的德裔、意裔官兵不能派往欧洲战场一样。只有少数精通日语的日裔志愿者加入了美军情报部门,在受训后被派往亚太战场担任翻译、情报分析员或间谍,而日裔战斗部队的战场则是地球另一端的欧洲。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在第442团尚在训练时,形成战斗力的第100营已经做好了前线部署的准备,驻欧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将军起初拒绝接纳这支日裔部队,但在地中海战区指挥第5集团军的克拉克将军则表示同意接受该营参战,于是第100营于1943年9月在意大利那不勒斯登陆。第100营的初战发生在9月29日,在萨勒诺附近的战斗中,该营在24小时内推进了24公里,并在随后一周时间里克服德军的顽强抵抗,攻克了一处交通枢纽,他们冒着德军密集的炮火和火箭弹轰击,三次穿越潮湿泥泞的沃尔图诺河谷,以自己的勇敢精神在敌我双方都赢得了尊重。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1944年1月,第100营奉命参加了著名的卡西诺战役,强攻坚固的古斯塔夫防线,德军依据险峻的山峰、深邃的沟谷、湍急的河流,布置了铁丝网、雷区和密集的掩护火力,令盟军付出了惨重的伤亡,第100营也经历了参战以来最残酷的战斗。在一次穿越河谷的战斗中,该营B连遭到德军火力封锁,187人中仅有14人抵达目的地,第100营很快因为伤亡过大而被撤下前线休整。2月初,该营奉命坚守城堡山阵地四天,打退了德军多次反攻,最后因为两翼暴露而被迫撤退。在盟军对卡西诺山修道院进行轰炸后,盟军的进攻依然没有起色,第100营的一个排在血战后仅有5人生还。在整个战役期间,第100营伤亡过半,当初的1300人仅剩约500人,但是他们的英勇得到了一致赞誉,被战地记者称为“铁打的小个子”,伤亡者众多的该营得到了大量的紫心勋章,因此获得了“紫心营”的绰号。

1944年3月26日,在得到来自本土第442团的补充后,第100营被调往安齐奥前线,在那里登陆的盟军与德军陷入僵持状态,进行着艰苦的堑壕战。随着5月中旬盟军突破卡西诺防线,在安齐奥方向也准备展开攻势,在此之前,第100营在一次敌后侦察中抓获了两名德军战俘,从而获取了关键的情报,这是几个月来盟军在安齐奥战场第一次活捉德军。在随后的攻势中,第100营勇往直前,夺取了德军前沿最后一处据点,打开了通往罗马的大门。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第442步兵团于1944年6月初开赴意大利前线,在罗马以北某地与经历战火洗礼的第100营会合,该营随后并入第442团,成为该团的第1营,但允许保留原番号。

1944年6月26日,第442团在罗马以北一处名为贝尔维德尔的小镇上演了处子秀,德军在此严密设防,作为整个亚诺河谷防线的关键阵地。战斗打响后,第2、3营展开正面攻击,吸引守军的注意力,而经验丰富的第100营则隐蔽前进,占领了城镇东北方的高地,该营的A连和C连暗中封闭了城镇的出入通道,B连居高临下,向德军侧翼发起突袭,打得德军措手不及,在正面友军的配合下,一举攻克这处坚固据点,第442团趁胜追击,挺进到亚诺河畔,严重动摇了德军的防御。贝尔维德尔之战证明了第442团的日裔官兵都是优秀的战士,而第100营因为此战的出色表现和之前战斗的功绩而被授予总统集体嘉奖,这是美军中最高的团体荣誉。然而,更艰苦的战斗和更多的荣誉还等待着第442团。

从7月1日起,第34步兵师向亚诺河纵深地带发起攻势,第442团被赋予进攻德军防御要点140高地和卡斯特里纳的重任。德军在140高地部署了一个整营,构筑了坚固的野战攻势,并得到强有力的炮火支援,美军的进攻在此遭到自卡西诺、安齐奥以来最为顽强的抵抗,因此140高地被称为“小卡西诺”。第442团第2、3营奉命夺取140高地,战斗进行得非常艰苦,德军以猛烈的炮火将日裔士兵们压制在山脚下,他们一边挖掘战壕巩固占领的阵地,一边在工兵连协助下排除地雷,打开进攻通道,尽管每天的进展都不大,但他们从未停止前进,反复冲击。在一周的苦战中不断从两翼压缩德军防线,最终在7月7日控制了140高地,取得了显著的胜利。

在随后的进军中,第442团每经历一座城镇都要遭到猛烈的抵抗,但他们从未退缩,连战连捷,至7月25日亚诺河战役结束时,第442团在三周时间内推进了64公里,击毙1100名德军,抓获331名战俘,不过自身也阵亡239人。9月11日第442团被调离第5集团军序列,转隶第7集团军第36步兵师,准备开赴法国南部作战。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早在7月15日第442团反坦克连就暂时调离前线,配属于第517伞兵团,参加了8月15日登陆法国南部的“龙骑兵”行动,该连乘坐滑翔机携带车辆和火炮与伞兵一同在敌后空降,协助伞兵坚守桥头堡阵地直到增援部队从海岸赶来,他们还负责排雷、守卫道路和隧道等任务,直到10月底才回归建制,因为这次战斗经历,该连成为第442团中唯一获得滑翔机战斗章的单位,还获得了该团第二次总统集体嘉奖。

第442团主力于9月30日在马赛登陆,在随后两周时间内一路向北挺进,抵达布吕耶尔城下,德军在该城城外高地有重兵设防,其中包括党卫军部队。第442团从10月15日开始强攻布吕耶尔,在这里他们遇到了与意大利截然不同的地形,孚日山区崎岖的丘陵、大片的灌木林、浓雾、泥泞和暴雨,与凶猛的德军炮火一道给进攻造成了很大的困难,在三天激战后,第100营和第2营先后攻克了城北的两座高地,而第3营协同第34师第142团控制了城区,但城东的两座高地,不断发起逆袭。第442团又经过两天的拉锯战才最终完全占领了布吕耶尔。

此时友邻的第141团第1营约275名官兵在德军的反攻中被围困在敌后两公里处,第442团奉命解救这个“迷失的营”。解围行动于10月27日开始,摆在日裔战士面前的不仅是德军坚固的防御阵地,还有恶劣的自然条件,浓雾和阴霾的天气导致战场能见度极低,雨雪交加,寒冷、疲劳、战壕脚和致命的炮击不断折磨着前线的每一个人,第442团经历了它历史上最艰苦的战斗,但没有人感到胆怯,不断交替掩护,为争夺每一个散兵坑拼死作战,甚至在某些地段发起万岁冲锋,尽管大量减员,但德军防线最终被突破了。

第442团于10月30日与被围部队建立了联系,在之后两天内又进一步扩大战果,占领了更多的德军阵地。拯救“失踪的营”遂成为美国战史上十大成名战例之一。关于这场战斗的油画至今仍悬挂在五角大楼。战后,第36师子弟所在的得克萨斯州宣布,每个442团的日裔士兵都是得州荣誉公民。然而,第442团为了胜利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在10月中旬时该团还有2943名官兵,到11月初只有800人还能战斗,在两周时间里该团有140人阵亡,1800人受伤,全团没有一个连还建制完整。

经历了孚日山区的苦战后,第442团被调往法国南部的阿尔卑斯山区,负责守卫一段20公里长的法意边境,值得一提的是,该团的一位哨兵在海边巡逻时甚至俘获了一艘搁浅的德军袖珍潜艇,这可是整个美国陆军中独一无二的战果。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1945年3月23日,第442团从马赛登船离开法国,重新被调回意大利战场,归属第92步兵师指挥。第5集团军司令克拉克将军为了调回第442团还和艾森豪威尔将军发生了一点小争执,后者一改初衷,希望把这支日裔部队留在法国战场,这个小插曲可以说是对第442团战斗力的最佳肯定。

在第442团前往法国的五个月中,意大利战场的局势没有任何变化,盟军的攻势再度被德军沿亚平宁山脉北麓构筑的哥特防线所阻,克拉克将军对第442团的回归表示热烈欢迎,并计划以该团为尖刀在意大利西海岸进行一次强有力的突击,牵制德军部队,为盟军摧毁哥特防线创造条件。

第442团欣然受命,他们面前是十余座连绵山峰构成的坚固阵地。该团于4月3日夜间秘密进入阵地,在4日昼间全团隐蔽待命,直到夜幕降临才继续向德军前沿靠近,这一行动是如此成功,以至德军根本不知道对手已经潜伏到眼皮底下。4月5日拂晓5时,随着一声令下,全团突然发起冲锋,惊愕万分的德国守军甚至来不及组织防御,仅仅半个小时就有两座重要的高地落入美军之手,日裔战士们在当天又夺取了另外数个山头,在哥特防线上打入了一个楔子。

在4月5日的战斗中,第442团诞生了第一位荣誉勋章获得者,他是来自第100营A连的一等兵宗森贞雄。在向德军阵地冲击过程中,他孤身一人逼近德军掩体,用手榴弹摧毁了两个机枪火力点。在向己方阵地撤退时,宗森发现一枚手榴弹落进旁边的一座弹坑内,有两位战友正隐蔽在坑内,他立即飞身上前,扑向即将爆炸的手榴弹,用自己的生命挽救了战友。这种勇敢和自我牺牲精神使得美国军方向宗森贞雄追授了最高奖励,在此后一个月的战斗中,第442团攻城拔寨,所向披靡,哥特防线土崩瓦解。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5月2日,驻意大利北部的德军部队向盟军投降,六天后,欧洲战场全线停火,德国正式宣告投降,从1943年9月第100营加入意大利战场到1945年5月战争结束,第442步兵团的日裔士兵们在欧洲战场作战一年零七个月,先后转战萨勒诺、卡西诺、安齐奥、法国南部、意大利北部等地,大小战斗数十次,战功卓著,但代价也高得惊人,据统计第442团人员伤亡超过9000人,伤亡率高达314%。

第442团的英勇奋战有助于缓解美国公众的仇日情绪,并促使受到拘禁的日本移民在二战结束前被释放。

第442团作为一支现役部队于1946年8月被解散,不过,第100独立步兵营却一直保留在美军编制序列中直至今日,是美军预备役部队中唯一的步兵单位,基地位于夏威夷瓦胡岛的沙夫特兵营,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至2006年间,第100营曾被部署在伊拉克,从事治安行动,期间排除了大量爆炸物,查获了不下50处武器藏匿点,但也有4人在行动中丧生。如今,在加利福尼亚有两条高速公路是以第442团和第100营的名字命名的,它们就像无言的纪念碑铭刻着美籍日裔战士们在二战中的丰功伟绩。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在二战的欧陆战场,日裔美军第442团以东亚人特有的忍耐,刻苦和勇敢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炫目的战绩。在卡西诺险峻的山岭中他们面对德国伞兵,在布吕耶尔的丘陵灌木丛中他们勇斗党卫军,在严冬积雪的孚日山中他们前仆后继。哪怕面对哥特防线这样的硬碰硬的攻坚战他们依然无比犀利。21枚荣誉勋章就是他们勇气的证明。

支撑他们强大心灵的是美国精神,罗斯福总统曾经说:“美国精神不会,也从来不以种族或血统为界限。”日裔部队用他们的战绩获得了无数的荣誉。直到60多年后的今天奥巴马仍然发布总统令向这些老兵颁发美国最高平民奖章—国会金质勋章。老兵永远不死,他们再次接受掌声。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二战日裔美军:用鲜血证明美国精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