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第一个女宇航员刘洋上天了。自打她坐火箭腾云驾雾那一刻,就成了聚光灯焦点。她的亲人不堪媒体侵扰,进山躲避,图清静去了。而许多她不认识或沾亲带故的人,却纷纷出山,诉说衷肠,来凑热闹。

最有喜感的,要算郑州大学二附院了。据相关媒体报道称,二附院是河南省最早的博士生培养点和博士后流动站,是医学人才培养的重要摇篮和基地。理应名师荟萃,学术成果累累。可从没听说在医学上研究出什么大名堂。不过,这两天终于研究出名堂。二附院翻箱倒柜,惊喜发现,刘洋是在二附院接生的!“刘洋是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特殊的一员”。喜讯传遍大江南北,二附院成了中国首个女宇航员接生地,太光荣,太伟大了!

俗话说,一人升天,仙及鸡犬。于是乎,你见或不见,亲就这样攀上了,不舍不弃。你念或不念,金就这样贴上了,不来不去。不知二附院是否要乘胜追击,再找出当年接生婆,来一番感人流涕的真情告白?不知二附院是否要百丈竿头,干脆改名为郑州大学“刘洋医院”?不知二附院是否要再接再厉,继续深挖,看看当今世上还有哪位名人在那儿接生?不知二附院是否要按图索骥,深入考证,看看刘洋出生那天的祥瑞吉兆,喜鹊聚到医院周围欢叫,天上云彩异常绚丽多姿?

中国人的情商和记性真是了得。不管怎么说,外国人肯定比不了。在这之前,全世界已有56名女航天员到过太空,其中美国46人,前苏联3人,加拿大日本各2人,法国英国、韩国各1人,刘洋是世界第57名女宇航员。可这些国家居然都记不得女航天员的接生地了,也没有一家医院冒出来攀亲和贴金。外国人真是情商太低,记性太差了。这样光荣伟大的好事,可惜都成了火箭燃料舱一样废弃了。

郑州大学是一所大学。大学是培养高端人才、研究高深学问、守望人类文明的。大学本来是有尊严、有傲骨,最看不惯谄媚的。可是如今,中国大学看不见傲骨,只看见媚骨。在权力和利益的裤裆中爬行,“大学”一词变得轻薄和随便,大学的精神基石正在被权柄与物欲所撼动,大学的尊严正在从价值根系上流于庸俗。大学象牙塔,已不再是一处圣洁所在,远离了独立求真的学术精神,甘心做了滚滚物欲的世俗走卒。

郑州大学虽培养不了女宇航员,却有幸接生了女宇航员。虽无力在医学领域创造发明,却有能力拿放大镜去妇产科档案室去寻找发现。医院接生,本是寻常的天职,而今却成了非常的奇迹。医院本来也应该是有操守的,医院声誉源自医德和医术,大学医院声誉更贵在医学创新。趋炎附势,牵强附会,哗众取宠,与医学精神、医生操守都格格不入。可是,如今操守值几个钱?医学创新,不如关系创新。医术高明,不如炒作高明。

鲁迅先生在《花边文学》里纳闷:“中国人是尊家族,尚血统的,但一面又喜欢和不相干的人们去攀亲,我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人往高处走,见贤思齐,是人之常情。但如果不是见贤思进,而是习惯贴金,习惯粉饰,习惯鼓吹,就不免有些可悲了。东施搽上西施的口红,还是东施。武大郎虽和武松是同胞兄弟,他还是卖烧饼的武大郎。大凡有真本事、真风骨的,都是不屑于攀亲和贴金的。

连《西游记》里的牛魔王,也不屑攀亲。吴承恩写道:“那猪八戒当时寻到我的门前,讲甚么攀亲托熟之言,被我怒发冲天,与他交战几合。”看来,不管是神仙妖怪还是部分中国人,喜欢攀亲贴金的,一是虚热,二是浮躁,三是奴性,四是投机,五是贪欲。而贪欲,是五花八门攀亲和鲜廉寡耻贴金行为的真正动因。

在当今充满奇迹的年代,神州大地攀亲贴金成风。先是“抢”,各地争夺历史名人故里。次是“挖”,挖了曹操再找刘备。再是“扯”,西门庆一改在传统文学名著中“大淫贼、大恶霸、大奸商”艺术形象,摇身一变为三地政府追捧的文化产业英雄。后是“搭”, 搭车阿凡达,张家界“哈利路亚”了。接是“编”,让传说落户,给神仙安家。伏羲东奔西走,黄帝到处安家,女娲遍地开花,诸葛四处显灵。

现在是“攀活的”,死去的名人被折腾得差不多,已成珍稀,那就瞄准有呼吸的。攀不上死人,就攀活人。贴不上前世金,就贴现世金。只要攀上了亲,就门庭荣耀;只要贴上了金,就神采奕奕。

想来最委屈的,是那位骑牛的老子。那个伟大城市和伟大市长以权力垄断“文化”,以“文化”为权力贴金。当年,老子在函谷关留下五千言,仙风道骨,绝尘而去。想不到几千年后,无欲无为的老子,竟然硬生生被那些孙子们贴上金,裹成亿万富翁了。

在宗教习俗里,贴金是佛教的喜好。诸佛身金色,百福相庄严。如今权力和金钱一合力,把中国道家宗师立马贴金成了阿弥陀佛。老子若地下有知,恐会气得活过来。老子不需要贴金,他的思想光芒万丈,穿越时空而永恒。那些挖空心思要贴金的,是投机钻营的官帽,是利欲熏心的面孔。

攀亲攀多了,精神就矮化。贴金贴多了,心灵就添堵。一个民族的复兴,本质上是国民独立精神的复兴。一个国家的崛起,本质上必是创新精神的崛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