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多年前,有一段颇为流行的顺口溜:“一等美女漂洋过海,二等美女深圳珠海,三等美女留在上海,四等美女乡下等待,五等美女下放劳改!”时过境迁,如今看来,此言已大误不然,根据海外华人的报料,剩女与国人眼中的丑女才是老外的抢手货。因此,这个段子应该改为:“一等美女北京上海(艺人多),二等美女深圳珠海,三等美女争做二奶,四等美女漂洋过海,五等美女下放劳改!”下面聊以远嫁日本的中国媳妇为例加以佐证。

嫁到日本的中国女性大多来自台湾、上海、山东与辽宁。笔者接触较多的是湘妹子,除了株洲妹凌女士容貌中上,其他湘妹子在长相、身材、气质三方面的综合评价都是中等与中下,多数是骨感精干型,上海、山东与辽宁女除了身高强于湘妹子,其他方面大体相若,我认识的几个台湾媳妇倒是一个比一个靓,或许纯属巧合。笔者曾就此向凌女士讨教过,凌女士告曰:要嫁给老外,首先要接触的机会多,只有那些性格外向,个性张扬,勇于主动纠缠老外的“厚脸皮”女生,才有更多机会向纵深发展,那些容貌出众的女生大多比较矜持或故作矜持,有“吊起来”卖的心态,与老外深交的概率反而较低。笔者再补充一点:中国的才女多数姿色平平,唯有勤奋苦读,努力进取,方能博得良好前程,故而海外留学者多,嫁给老外的自然也多。

因为我们是政府选派的研修生,同时肩负友好交流的任务,当地政府与民间团体的交流活动大抵都会邀请我们参加,由此得以接触较多在日的中国媳妇。有一次,滋贺县国际协会组织在滋贺县的外国人参加巡游琵琶湖大型派对,参加者以中国人居多,我们在船上看到一群貌似家庭主妇的上海女人,于是主动迎上前去寒暄,没想到她们竟然对我们不冷不热,爱理不理,我们都感到仿佛热脸贴到了冷屁股,很是无趣,大家都“无心恋战”,很快撤离她们那个圈子。不说她们容貌并不出众而且还是欧巴桑级的,就算是个大美女又怎样?大家都是中国人,他乡遇同胞,总该多几分热情,难道她们应了那句成语—数典忘祖?吃寿司吃得忘记了自己来自何方?难道作了日本人媳妇就高人一等了?

俗话说: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前些年,央视曾经播出过“寻找他乡的故事”系列片集,根据该纪录片与其他资料的介绍,远嫁日本的中国女人很多是被中介忽悠,嫁到了小城市与农村,甚至是偏远的山村,说白一点,她们的日本丈夫大多是娶不到日本女人的剩男,更要命的是,越是小地方,日本人的大男子主义越厉害,八十年代流入中国的日本歌曲“男子汉宣言”就是赤裸裸地宣扬大男子主义,嫁到了日本尤其是偏于传统的小地方,就必须学会做日本式小女人,不管你是否外出工作,家务活都必须承包下来,服从丈夫、相夫教子是你的天职,如果服伺不周或稍有不慎,立马会招来丈夫与婆婆的唠叨甚至责骂。有一位中国媳妇跟我说,刚嫁到日本,事事都不如意,比如丈夫下班回家没有到门口迎接,电灯没有及时关掉,在不太热或不太冷时开了空调,都受到过婆婆的刁难。原以为日本人收入高,生活富裕,可以多享享福,谁知道日本人很小家子气,甚至是很抠门,比起不那么富裕的中国,日本家庭富裕的外壳下反而是更多的不自由,不舒心,起初她很是郁闷,慢慢地就“适应了”,如今已经是麻木了。嫁给日本人是不是幸福,只有天知、地知与中国媳妇们自己知道了。

有一位客居日本多年的老华侨如是说:“日本虽然不是中国媳妇的地狱,也绝不是她们的天堂。”我则将嫁到日本的中国媳妇形容为“穿着和服的裹脚婆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