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盘踞“金三角”地区的武装贩毒集团头目糯康,是造成2011年13名中国船员遇难的“10·5”湄公河惨案主犯。近日,泰国警方称“糯康背后还有指使者”。而案发地的安全状况也并不乐观。

尽管中国、老挝、缅甸、泰国四国政府加强了对湄公河水域联合巡航和打击糯康残余势力的力度,但深入“金三角”,在走访多个缅、泰、老交界的边境城镇并走近糯康豪宅后发现,“金三角”地区的暴力犯罪和湄公河航运安全形势并没有根本好转,毒品交易和走私猖獗的背后,牵扯到各种势力的相互纠葛。

湄公河惨案惊天内幕:凶手糯康背后指使者竟是他

湄公河惨案惊天内幕:凶手糯康背后指使者竟是他

船夫不敢去“10·5”惨案事发地

据缅甸“流亡媒体”密兹玛通讯社2日报道,继去年中国13名船员被害之后,“金三角”湄公河水域再次发生凶案,3名缅甸人6月底被枪杀,尸体被遗弃在一艘长尾快船的甲板上。

事发地点位于“金三角”以北10公里、缅甸老挝交界的湄公河水域,记者近日刚去过该水域的孟喜滩。那里有近百米宽的江面,两岸山峦起伏,基本看不到村庄。江面上船只很少,也几乎看不到执法力量。


距离泰国清盛港20多公里的孟喜滩,被称为湄公河上最凶险的一段,除暗滩多、行船困难外,非法武装活动也很猖獗。由于地处“金三角”中心地带,贩毒组织经常出没,掸邦军、佤邦军等几支缅甸少数民族武装也在附近活动。

湄公河惨案惊天内幕:凶手糯康背后指使者竟是他

湄公河惨案惊天内幕:凶手糯康背后指使者竟是他

去年“10·5”事件中国船只就是在孟喜滩被劫持、然后船员被害,虽然主犯糯康已被抓获并移交中方,但不少人依然对孟喜滩心有余悸。一名在湄公河跑了20年的船长告诉记者,在孟喜滩一带,顺水时船只要走大约1个小时,这1个小时是大家最担心的。

“以前小船开到哪里都可以,现在不行,我只能把你们送到对岸,然后你们自己想办法。”泰国清盛码头的船夫汕穆断然拒绝了记者租船前往孟喜滩的要求。



湄公河惨案惊天内幕:凶手糯康背后指使者竟是他

一直以撑船为生的汕穆过去曾拉着游客在“金三角”附近游览,但这次,他提醒记者:“不会有船愿意去那里的,几天前孟喜滩还交过火,不知道是缅甸非法武装之间,还是非法武装和老挝边防军之间。”

湄公河惨案惊天内幕:凶手糯康背后指使者竟是他

记者从清盛乘船到了老挝的金木棉经济特区后,终于找到一个愿意拉记者前往上游的老挝船夫诺猜。诺猜比泰国船夫胆子大一些,但也表示,“没什么人敢去了,因为里面情况很复杂”。

记者登上诺猜的小渔船,这是湄公河上最常见的长尾船,几米长的小船能坐六七个人,在河面上开得很快。在近1个小时的行程里,记者看到往来的船只很少,只有老挝和缅甸的小货轮,仅遇到一艘驶向清盛的中国商船。

船夫诺猜告诉记者,小船最多只能开到老挝班莫码头,不能再向上游走,因为老挝边防军发布了警示:渔民的长尾船和非法武装的船只一模一样,如果进入孟喜滩,可能受到攻击。

一名老挝边防军军官告诉记者,孟喜滩较深的河道处于山峰之间,十分狭窄,船只行驶缓慢,非法武装能够居高临下袭击船只,四国联合护航机制启动后,老挝和缅甸曾派军队在山上保护商船,同时禁止渔船进入该地区。



湄公河惨案惊天内幕:凶手糯康背后指使者竟是他

湄公河惨案惊天内幕:凶手糯康背后指使者竟是他

到了班莫码头,有村民指着河对岸对记者说:“那是缅甸的万崩码头,两个码头只有附近的村民过河往来,根本没有外国游客,如果能像下游的清盛码头那样热闹就好了。”

望着碧蓝的天空和翠绿的丛林,记者问他,这里的风光比下游还要漂亮,为什么没有游客呢?他摇了摇头说:“再上去一点就是孟喜滩了,糯康就是在班莫码头附近被抓的,可上面还是不太平,当地村民都不敢去,游客哪里敢去呢?”


“糯康背后还有人指使”幕后大佬竟然是他

泰国禁毒委员会第五区主任威猜告诉记者,糯康被抓后,在湄公河控制毒品贩运的势力受到打击,但形势一点都不乐观。

湄公河惨案惊天内幕:凶手糯康背后指使者竟是他

据泰国《曼谷邮报》3日报道,缅甸政府最近对糯康位于掸邦大其力的基地进行突击,缴获大量毒品,并抓捕了4名嫌犯。

泰国清盛县水上警察局局长他宁瓦中校告诉记者,1969年出生的糯康原系泰缅边境民族地方武装领导人、“毒王”坤沙的部下,1996年坤沙向政府投降后,糯康收编残余人员,逐步形成自己的势力。这支在“金三角”湄公河沿岸大其力地区崛起的贩毒团伙被称为“糯康集团”。

自班莫港返回后,记者从清莱府边境城镇湄赛经陆路进入缅甸大其力特区。进入大其力后,记者发现这一经济特区的老城区十分破旧,但在东郊却有成片的豪华别墅区。一名当地人告诉记者:“这些富人大多靠灰色行业发的家。”


几经周折,记者在一片别墅区内找到糯康的豪宅,深黄色的屋顶、几层楼高的大别墅十分显眼。记者试图对糯康豪宅拍照时,司机警告记者不要下车停留,因为当地人都怕惹上麻烦。当记者同几个当地人谈起糯康及其党羽时,他们都露出戒备的表情。

虽然豪宅已被缅甸政府充公,但有人提醒说:“千万别走太近,还有同党。”一名在大其力生活了几十年的商人告诉记者:“糯康虽然落网,但他的残余势力仍存在。”他还说:“杀害中国船员,糯康只是代罪羔羊,背后肯定有指使者。”

泰国清盛水上警察局局长他宁瓦对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说:“指使糯康的一定是对糯康有恩、长期在‘金三角’庇护他的人,因为糯康在‘金三角’活动多年,和在当地有利益纠葛的泰老缅三国政界、军界、警界都有交往。”

他宁瓦还说,以前在湄公河上收保护费的除了糯康,还有不少冒充糯康名义进行的,在糯康被抓后,收保护费的水匪基本销声匿迹,但“金三角”的武装势力没有减少,因为糯康只是其中很小的一支,固定人员只有20来人,其余都是临时召集的不法分子。

他表示,“糯康主要靠对船只收保护费和受雇贩运毒品挣钱,但他不会因为拒交保护费杀害13名船员去惹怒中国,背后肯定有指使之人”。

当地不少人士告诉记者,糯康落网并不意味着湄公河从此安全了,还得考虑其同党的报复以及其他武装势力和贩毒势力偶尔效仿一次糯康行径,“因为土壤还在,基础还在”。一名大其力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糯康只是在湄公河惨案后名气大起来,在大其力比糯康势力大的派别很多。”

他表示,“糯康主要靠对船只收保护费和受雇贩运毒品挣钱,但他不会因为拒交保护费杀害13名船员去惹怒中国,背后肯定有指使之人”。

当地不少人士告诉记者,糯康落网并不意味着湄公河从此安全了,还得考虑其同党的报复以及其他武装势力和贩毒势力偶尔效仿一次糯康行径,“因为土壤还在,基础还在”。一名大其力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糯康只是在湄公河惨案后名气大起来,在大其力比糯康势力大的派别很多。”

一名大其力居民说,“黄赌毒”这三样从来不分家,大其力镇财富的来源不是“黄和赌”,而是源于地下看不见的毒品网络。“金三角”一带还活动着不少武装力量,包括掸邦军、佤邦军等,虽然它们不屑收取保护费,但贩毒过程中产生的其他问题会威胁整个地区。

笔者怀疑糯康背后的大佬就是这位泰国前陆军司令,这样其实很好解释为何泰国陆军士兵如此配合糯康杀害中国人。


贩毒势力嫌中国商船碍事

毒品不禁,湄公河航道的安全就会不断面临挑战。从1992年就开始在湄公河航线上跑船的叶船长告诉记者,湄公河上的匪徒并不一定是冲着保护费而来的,很多船只并非如一些媒体所说的,全部遭到过勒索,因为船员一般在船上也不会留很多钱。

他向记者讲述,一次一名登船的土匪拿走船上的一只鸭子,同时还给了他1000泰铢(约合200元人民币),对方要求他必须收下,以此表明并不缺钱。

叶船长说:“非法势力真正害怕的是,湄公河的控制权原本在他们手中,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进行贩毒等活动,但中国商船在湄公河水域的存在侵蚀他们的地盘。中国商船多了,势力必然要壮大,这就严重危及了贩毒集团背后的势力。”

对于湄公河联合护航机制,大部分中国船员表示,联合护航让他们感觉更踏实了。但毕竟惨案给船员们留下心理阴影,运营的船只大量减少。

另据了解,中国商船都安装有北斗海事卫星,船员们遇到突发事件会立即报警。不过,一旦在水上遇到突发事件,武装巡逻船赶到需要时间。

目前,老挝方面会有求必应,对中国商船提供保护,但是缅甸方面则很少出警。笔者则怀疑缅甸军警和糯康以及这位泰国前陆军司令都有勾结,至今仍在联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