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国家生存的两种方式——抢劫+欺骗型国家VS劳动型国家

卢泰然

一个国家或民族会有什么样的文化,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生存方式。采取什么样的生存方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的自然环境和地缘环境。大致可以分为“劳动型”国家和“抢劫+欺骗型”国家两种基本的生存方式。

有些国家属于自足型,他们在自己的自然环境中,仅仅依靠自身的资源和劳动,就可以过上不错的生活。他们往往缺乏内在的动力去抢,因为周围国家更穷,抢也抢不到什么好东西,还不够路费的。中国就是这样的国家。中国历史上每次对外大型战争,都是因为遭到外来的军事危机,为了解除危机,才被迫出击。一旦消除危机,就会自然而然地停止下来。当然,在反击的过程中,中国的版图也扩大了。

有些国家属于抢劫型,仅仅依靠自身的资源和自然环境,他们会过得很苦,甚至很难生存。但是通过抢劫,却可以大幅提高自己的生存质量。这种类型的国家就会很自然的倾向于去抢。战争会成为这种国家或民族的内在冲动,有实力的时候就去抢,没有实力的时候等待机会去抢。西方国家自古以来就是这样,从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帝国、罗马帝国、中世纪的十字军东征、大航海时代以来的殖民战争,都是如此。

中国北方的匈奴、鲜卑、突厥、蒙古等游牧民族,他们在辽阔寒冷的大漠上依靠游牧为生,生活资料无法自给自足,他们必须去抢,去南方到邻居家去抢。这是他们必然的选择,所以中国从周朝以后,三千年的时间里,北方的边患一直没有停止,无论换了哪个民族来,都要南下。当我们强大时,可以把他们控制在北方大漠;当我们虚弱或分裂时,就会被他们让他们得逞,丢失部分土地。最严重的就是元清,整个华夏地区全部被占领,导致了中华文化和文明的全面倒退。

中国传统的农耕民族就是劳动型的,而北方的游牧民族、以及东北的渔林牧民族就是抢劫型的。两种不同生存状态下的民族始终缠斗几千年,一直到热兵器普及之后,才算停止。

西方也有类似情形。罗马帝国时代,北方莱茵河流域的日耳曼民族一直南侵,去争夺“蜜和奶的土地”,日耳曼之后,匈奴又来,前赴后继,罗马帝国的主要兵力都用来防御北方,北方兵团的大将中出了好几个皇帝。最终罗马帝国也沦亡于更具掠夺性的北方民族之手。

如果没有战争胜利的光环和财富,凯撒不会成为罗马的统治者。掠夺来的财物和奴隶对凯撒很重要,所以他才说“把上帝的给上帝,把凯撒的给凯撒”,掠夺就是凯撒战争的根本目的。

罗马的衰落,就在于掠夺达到了地理的极限。继续占领新地方、继续掠夺,所付出的成本已经大于所得到的战利品。

抢劫型国家最终会形成抢劫型的文化,善于骗的国家也会形成伪善的传统。近代欧美国家就是如此,以各种形式的伪善的普世价值为掩护,实质上是为了更好地抢。

而中国这样的劳动型国家,则形成了另外一种文化,愿意与周边国家和平共处,共同享受劳动成果,虽然有时候难免也会仗着国家强大去占点便宜,但是性质和西方抢劫型国家完全不同。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文化,有可能成为未来世界上的主流文化的原因,也只有中国文化大行其道,这个世界才会更加和平安定富裕。

“抢劫+欺骗型”国家——不仅会抢,还特别会骗

“抢劫+欺骗型”国家,如果光是抢,而不懂得骗,这样的国家很快会成为众矢之的,外部树敌太多,内部过于疯狂,国运无法持久,很快就会衰落,最典型的就是蒙古帝国和近代军国主义日本。

要想抢,必须会骗。骗,是以抢作为威慑力,不通过抢的方式,而达到抢的目的。

骗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政治上的骗。为了短期内的国家利益,随时准备背信弃义,放弃诺言,二战之前的慕尼黑协定,英法就是这样抛弃捷克的。

第二类是文化上的话语权,要有一套价值观,给自己穿上文明的外衣,占据道德制高点,再利用舆论的长期导向,把敌对国家的政府和文化说得一文不值,宣扬所谓的普世价值,在敌国发展“带路党”。每个国家都会有带路党的,给人卖了还帮着点。

第三类是经济上的骗,利用不清不楚的金融陷阱、不公平的贸易规则,达到剥削和掠夺的目的,每隔一段时间就剪一次羊毛。

在上述三种“骗”中,政治上的“骗”,还有一定合理性,因为一个国家不可能去做另一个国家的保姆。但是文化上的骗和经济上的骗,性质就非常恶劣,也更具欺骗性的。把三张欺骗手段结合在一起,就成为一个集大成者,近代英国和美国就在这些方面达到了顶峰。

他们不仅有了普世价值作为武器,还非常善于通过各种类型的国际组织、国家公约来打击敌对国家,外表看上去好像不是干涉是国际社会来干涉某国,其实这些国际组织都是他们控制的。这样做一方面可以欺骗本国人民,争取国内支持,另一方面可以麻痹敌对国家人民,让他们把怒火转而朝向自己的政府。这种手法是非常厉害的。

不会骗,是当不了世界霸主的。但是一味的“抢和骗”,能维持世界霸主的地位吗?这么做,符合他们国家和人民的长久利益吗?也许只是符合国内寡头势力的利益。

这是后期的世界霸权需要反思的?

欧美在远东的二流学生——小日本只会抢,不会骗

当一个国家形成抢劫文化后,就成为一个有害的国家。他们希望以“抢”为生,通过抢劫别人的,让自己过上好的生活。日本就是这样一个国家。

很多人会人为日本人很勤劳,在历史上、在现在都很勤劳,为什么是抢劫型国家呢?

根源在于日本武士传统。

日本的武士不劳动,只战斗,或者说只抢。日本武士阶层所信奉的是“抢劫别人的,让自己过得好”。所谓日本武士文化与西方的骑士精神完全不一样,与中国的武德也完全不一样。武士文化中,完全没有对弱者的同情、对女人的尊重、对人性的怜悯、对天命的敬畏,武士文化虽然表象上也有忠诚、勇敢、忍耐、献身等大多人认同的良好品质,但是这些只是表象而已,其本质完全是弱肉强食、强者有理,奉行的是赤裸裸地丛林法则。

近代明治维新之后,原来的武士阶层成为国家统治阶级,原来的武士道文化成为国家统治性主流文化,普通日本人虽然勤劳,但是国家不是他们的,居于统治地位的是武士道文化和换了一身衣服的武士集团。劳动只是普通日本人在国家中的分工,而抢劫才是日本统治阶层赋予日本国家的使命。在这些法西斯力量的领导下,日本不可避免地走上了一条抢劫和杀戮的道路。

在历史上,日本只要内部稍微强大,就会对外扩张,几经失败而犹未悔,说得上是很有恒心,因为日本文化的核心一直没有变,日本统治阶级的核心没有变。

近代的国际潮流,殖民主义大行其道,假托文明的名义,对落后国家无情的掠夺。可以说,那个时代的错误精神,迎合了日本民族的邪恶本质。日本刚刚初步工业化,就急不可待地连续发动战争,夺取了他们在历史上想都不敢想的财富,尝到了甜头,虽然二战战败之后处于战胜国的占领之下,但是日本右翼实力内心深处还是认为抢劫的“性价比”最高,一旦有机会,还是希望去抢,去重温大日本帝国的光荣。

有哪个国家哪个民族愿意放弃自己最光荣的历史呢?

日本通过抢劫、战争、掠夺过上好日子,日本一直把这些当作自己最大的光荣,他就必然想重温这段历史,正如中国人要重温汉唐光荣一样。但是中国的光荣是因为我们创造了文明、打败了外部的威胁,而日本的光荣是抢劫得逞之后的得意,这就是中日两国文化的本质区别。

日本最大的缺陷是:只会抢、不会骗,吃相及其难看。大东亚共荣圈、民主自由之弧,这些日本在不同时期的骗人伎俩,从来骗不了什么人,这种水平,连欧美这种老流氓都不待见日本。日本只能算是欧美国家的二流学生。

既会抢,又会骗,一手硬一手软,那么国运还是能够多维持一些时日。

只会抢,不会骗,只能算是个打手。现在的日本是美国放在中国门口的一个打手。

抢劫型国家和劳动型国家的区别

前面我讲了:国家分为两类“劳动型国家”、“抢劫+骗型国家”,后者简称为“抢劫型国家”。

自从大航海时代以来,一部近代史,就是“抢劫型国家”抢劫“劳动型国家”、“劳动型国家”奋起抵抗的历史。

下面对比两类国家的特点。

先说抢劫型国家,他们可以分为两类,

第一类除了抢,人民也劳动、也骗,抢和劳动形成了一个循环。古罗马帝国前期、19世纪的英国、德国、美国,就是这样。这种国家如果能以抢来的财富投资于劳动,开创工业革命,确实能够创造出繁荣的文明,贫穷产生不了文明,文明也是需要投资的。这种国家的危机是,人民劳动的意愿退化,变懒了,懒到了不抢就无法生活。最近二十年,英国法国的日子不如以前那么闲适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现在抢得少了,所以日子自然就不如以前好过。

另一类是,抢来的财富,几乎全部都是由贵族消费,而没有用于再生产。大航海时代的葡萄牙、西班牙就是这种类型。所以他们很快就丧失了继续抢的能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英国法国去抢了。

无论是哪种抢劫型国家,国家的危害都是巨大的:他们的富足生活、他们的繁荣,是建立在对落后国家的直接抢劫和间接欺骗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人民的贫穷、落后,符合这种国家的利益,甚至就是这些国家造成的。

他们通过战争抢劫和吸血式的国际秩序,来构筑自己的文明,而把落后国家推向万劫不复的境地。

大航海时代以来、工业革命以来,普世价值甚嚣尘上的年代里,除了西方国家以外,有谁受益了?可以说,工业革命以及对应的工业文明,只是让西方国家在科技领先的状态下,更好地使用科技暴力,更好地去掠夺全世界而已。

出了原有的发达国家之外,只有日韩等几个处于冷战前线的国家经济发展还不错,因为西方需要几个模版来更好地去骗、去证明普世价值。其实就是这些国家也是要被西方剪羊毛的。世界人民都看到了。

所以,西方认为世界上的资源只够他们这几个国家的几亿人过上好生活,他们担心中国的崛起会妨碍他们的好日子。

劳动型的国家,包括中国、泰国、印度等这些南方国家,自古以来,他们的财富几乎都是来自于人民的劳动,所以自然而然地就会热爱和平,而不是战争。在和平的环境下,他们才能不受干扰地劳动,才能过上好日子。他们进行战争的目的是为了保卫和平,而不是爱战争本身。长期积淀下来,就形成了热爱和平、反对战争的民族文化。

别看印度建国之后在南亚和印度洋一直在扩张,其中部分原因在于暴发户心理,遭到挫折之后会逐渐归于理性。印度这种国家和天生的强盗国家还是很不一样,对战争不狂热,还是可以成为世界上重要的和平力量。我们对印度既要斗争,也要争取。

劳动型国家的危机在于:丧失尚武精神,武备松弛,缺乏对别的国家的防范。一旦遭遇别的国家来抢,短期内难以组织有效的抵抗。

所以,劳动型国家,更需要有尚武精神。你自己不抢,但是你要防着别人来抢你。

总结一下,两类国家的区别:

第一,抢劫型国家喜欢战争,形成战争文化;劳动型国家热爱和平,形成了热爱和平的文化。以抢和骗为生存方式的国家:他们爱战争,他们最爱的是:喜欢战争中的抢劫,或以战争相威慑的骗。这绝不是什么积极健康的尚武精神。西方国家是尚武,但是没有武德。

第二,两类国家虽然也都会主动发起战争,抢劫型国家的扩张,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财富;劳动型国家的扩张,但是为了保护自己固有的利益不受侵犯所采取的预防性措施或保护性措施。

第三,抢劫型国家的扩张,使自己更富裕,但是被占领地会更贫穷;劳动型国家扩张,则是损失自己的财富,同时提高了被占领地的生活水平。

第四,抢劫型国家的特点是双重标准和强盗逻辑。因为要搞定内部,才能更好地对外抢劫,所以内部的制度设计大致还算公平。但是对外则完全是欺骗和强盗逻辑,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去抢,极其伪善。

什么是强盗逻辑呢?举个例子,他管你借钱,你借了,他不一定还,或者缩水之后还你,比如美国;但是如果你不借,他就说你缺乏国际责任感,是破坏世界秩序、破坏和平。希腊危机后,欧盟就是这么对中国的。罪名都是别人的,反正他们掌握着国际舆论霸权。

他抢你的东西,如果你抵抗,他会很大度地说,“好吧,我少抢点”,似乎是恩赐二战以前的日本一直如此。如果你不答应,那破坏和平挑起战争的责任就是你的了。

西方之所以能够把双重标准和强盗逻辑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还几乎很少收到质疑,有三个原因,第一他们国内确有可以学习和赞美之处,科学技术、教育艺术,很多人看到这些,就自然而然地认为他们的正当性;第二他们掌握了主要舆论,貌似新闻自由,其实在背后都是受控制的;第三,某些国家的精英们被洗脑之后,总是愿意站在这些国家的立场上来看待本国的利益,把反对西方当作反对文明。

与之相反的,劳动型国家的价值观是统一的,对内对外一视同仁,这才是世界合理秩序的可能基础。

第五,抢劫型国家会采取种族歧视、宗教歧视、文明歧视等方法来标榜自己侵略的合理性;劳动型国家则会处于对自己文明的信心——如果有这种信心的话,因为不是每个劳动型国家都能发展出自己的文明、建立起自己的文化信心——而对外输出自己的文化。

第六,抢劫型国家的危机在于:失去了抢劫的能力,或者在抢劫中遭遇战争失败。由于其可观比例的财富来自于抢劫,其国内只需依靠这些财富来维持,一旦不能顺利抢到足够多的财富,其国内秩序就会崩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