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为什么西方无法剪中国的羊毛?

卢泰然

欧美控制型的国际秩序,是为欧美服务的。

各类国际组织、各类国际法和贸易规则,是这个国际秩序的有机的组成部分。

欧美国家通过联合国、世界银行、关贸组织、人权组织等各类国际组织,受控制的强势媒体,可以自称国际社会,定点打击个别效果,可以说手拿把抓,得心应手。

即使像日本这种规模较大的国家,剪羊毛也是很容易的。日本其实就是美国殖民地,你以为驻日美军真是用来和中国俄国打仗的啊?

自从二战以后,欧美这个体系一直运转自如,把世界利益源源不断地抽取输送到欧美国家,欧美的繁荣主要建立在这个利益输送关系中。否则,希腊的码头工人也不可能一年挣十几万欧元。

欧美国家最大的担忧就是出现一个国家打破了这种国际秩序,不遵守现有的国际规则。那对欧美国家来说简直是釜底抽薪。

这时中国来了。中国让欧美又爱又恨又怕。

为什么会爱中国呢?中国已经成为欧美经济发展的发动机,几乎所有欧美大企业的增长,主要都来自于中国市场,欧美每年有大量产品销往中国。同时中国大量的廉价的产品维持了欧美多数人的生活质量,抑制了通货膨胀。

为什么恨中国呢?因为中国抢走了大量市场份额,中国在世界各地奉行一种与欧美完全不同的外交,让南美、非洲、中东很多国家看到,中国不是欧美的帮凶,而是可以作为他们制衡欧美的一种力量,这让欧美国家的“抢劫和欺骗”两招都变得不像以前那么好使了。

为什么怕中国呢?因为中国有足够威慑的核武器、中国来势很猛、方兴未艾、前途无量,因为欧美很难在中国剪羊毛,欧美担心他们这6亿人恐怕不容易像以前那样过好日子了。

为什么欧美很难剪中国的羊毛呢?

第一个原因,中国能够自主国家安全,不怕打仗,欧美无法用军事手段来威胁中国以满足他们的特定要求。中国的金融市场就一直没有真正开放,欧美剪羊毛的主要武器就是金融工具。中国金融市场不开放,而且中国具有强大的行政干预市场的潜在能力,所以欧美银行家有点无处下手,难以发力。

第二个原因,中国是世界上最大(欧美国家以外的)的进出口市场。欧美在中国的利益巨大,一方面,中国人的对外贸易使欧美可以过上高质量的生活,较低的通货膨胀;同时中国的进口贸易,是欧美国家成长最快的出口市场。中国与欧美国家在产品结构上互补性很强——当然是指现在,将来的话,中国会全盘接管——欧美目前对中国有很大的依赖,所以如果中国真垮了,欧美本身也很难瓦全。欧美低收入者的生活水平会一落千丈,欧美的国内矛盾会急剧恶化,美欧经济离开中国无法正常运行。

第三个原因,欧美都在中国有巨大利益,中国玩三国演义,欧美财团难以协调立场,一致对外。如果单挑的话,正好让别人渔翁得利,所以谁都没法动。

第四个原因,中国太大,美国自己内部也无法协调,美国的金融寡头和工商寡头都在中国有巨大利益,而且他们的利益是不一样的,他们之间也很难一致对外。

第五个原因,中国国企力量巨大,控制了中国的国计民生,政府行政干预的力量大,欧美即使来搞,不一定搞得赢,他们也怕偷鸡不成蚀把米。97年在香港就已经亏了一次。

他们剪小国羊毛就容易了。他们可以逼迫小国开放金融市场,这就为剪羊毛铺平道路。他们可以逼迫小国出卖国有资产,这样政府的经济干预能力下降了,欧美金融大鳄就可以无所顾忌。小国市场小,小国依赖欧美远远超过欧美依赖个别小国。小国垮了,对欧美国家没有什么影响。

日韩个头比较大,特别是日本。但是日本经济与欧美经济的竞争性超过互补性,大家都是发达国家,都买卖类似产品,所以欧美希望日本衰落下去,正好给自己国家的产品打开市场。另外,日本保护国内市场,欧美产品很难进入日常。所以,日本需要欧美,远远超过欧美日本,欧美剪日本羊毛,是百利一害。

而中国和这些国家都不一样。按说中国现在是最肥的,欧美如果能在中国剪羊毛,金融危机就能扛过去了。问题就是很难剪。

现在中国购买的大量美国国债和美元储备,随着美元的贬值和量化宽松,事实上也在贬值,这是不是被剪了羊毛呢?一定程度上是,但这些美元资产关键的价值是经济上的战略威慑武器,使我们约束限制打击美国的经济原子弹。这些资产贬值增值不能简单地按照公司损益的角度去看。账面价值的变化,是有利有弊的。比较现实的危机是,我们要提防这些量化宽松出来的海量美元导致中国通货膨胀,或者拿这些绿色纸到中国来换取优质国有资产。世界银行佐利克这不就来了吗!资本家可不傻,人家早就盯上了。

我倒是很希望美国把美元多注水一些,那就意味着美元信用的破产和美国霸权的提前结束。到时候我们这些债务是可以去换美国资产的,技术、海外基地、日本这样的殖民地,等等。国家沦落之后,原子弹救不了美国,不怕美国不还。

正是由于以上种种原因,剪中国羊毛很难。

不是他们不想剪,实在是不敢剪、不能剪、剪不动。

那欧美就回家洗洗睡了吗?

答案是:不。

他们还有最后一着: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他们要从中国的内乱下手。

办法不外以下两招:

第一,国企私有化。这不,世界银行的佐利克先生不远万里,跑到中国兜售私有化的药房来了。这个药方曾经要了巴西的命、苏联的命。很好用,他们打算再用一次。但是实在太缺乏创意,我们就是缺心眼,看了这么多悲催的悲剧,也会长个心眼的。

第二,颜色革命。中国的******对欧美来说是一个大机会。******,不改革不行,我是赞成******的,因为中国内部的改革条件已经成熟,确实需要改。但是一旦走错了路,或者走得太快,就会出现混乱,那时欧美正好可以下手。我们要防的是这个。

所以,现在的中国面临两个方面的考验,一个是经济上的私有化陷阱,另一个是****陷阱。

私有化陷阱,完全是一个陷阱。相对简单,只要我们自己不跳,别人拿我们没办法的。只要我们当心国内的带路党就行,国内颇有一些人希望接私有化的东风,摇身一变成为俄国式的寡头。

****陷阱,就复杂了。因为中国确实需要做****,否则反腐不会有出路。这件事本身很复杂,中国实在太特殊太特别,又没有改革的模版可以拿来“山寨”,又不能照搬西方的路数,如何平衡,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考验中国民族的智慧,考验当代中国人的智慧。这关如果顺利通过,未来几百年都是一马平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