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普世价值”真的普世?漫谈“普世价值”的前世今生

“普世价值”为国人热议,一般认为始于2008年5月南方周末《汶川震痛,痛出一个新中国》一文中“国家正以这样切实的行动,向自己的人民,向全世界兑现自己对于普世价值的承诺。”这句话。南方系在这里很有策略的混淆了“国家”和“政府”的概念(平常他们可是分得特别清楚的,这种关键时候却混淆了),然后把一个莫名其妙的“承诺”突然就扣到了“国家”头上。厉害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人或组织,做出了这么一个承诺。“普世价值”就是在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情况下,全国性的热了起来,普世推销员们闪亮登场。

“普世价值”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其实我们可以从维基百科中“普世价值”这一词条的四次版本变迁来看出端倪。我倒不是把维基百科看作金科玉律,维基百科以前至少在名义上是开放的,任何人都可以修改。只是从这四次变迁确实能看出一些“普世价值”的本来面目。

维基百科中“普世价值”这一词条创建于2006年8月16日,经过几次有限的修改(具体的说是9次),到2008年9月31日第一个版本成型,内容如下:

“在哲学上,普世价值指把一些有限的,所有人类都认同的观念集合在一起。有关普世价值的讨论都颇具争议性,所以,出发点也相异:客观主义与相对主义;行动主义与人格主义等等。

普世价值的分类:

行动主义: 在这个分类中,惯例是决定人的行为对错的道德认知。人们根据一条规定或原则去判断某种行动是否合乎道德标准。行动主义着重于分别对与错的行为。

尊重别人: 以它为目标而不是以它为手段。

自然法与人权: 保护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例如生存的权利,生育的权利,追求知识的权利,与其他人建立联系的权利等。

功利主义: 发扬将满足感和欲望最大化的观念。

道德利己主义: 容许人保留有限的私欲。

公义: 在人及团体中发扬公平的信念。”

可以看出,这基本上是一个哲学上的概念,有一部分人认为世上存在一些观念是所有人类都会认同的,就好像“每一个人类都有一个亲生母亲”一样是普遍真理(不幸的是,即使是“每一个人类都有一个亲生母亲”这种事情,随着科技日益发达,也有被模糊的危险)。而正如词条本身所说的,这种看法在学术上“一直都颇具争议性”,并没有定论。至于一部分人归纳出来的那一些可能“普世”的观点,那些分类,也并没有公论。

而作为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是不承认存在普世价值的,任何关于价值的讨论,只有置于具体的历史的背景下才有意义。十九世纪初美国狂野西部的“守法公民”和二十一世纪华尔街写字楼里的“守法公民”明显是不同的。一块牛排对于索马里难民和纽约肥婆的吸引力也明显不一样。关于这方面的论述汗牛充栋,我就不再班门弄斧了。

不过这种不着边际的学究论调显然成不了“普世”斗士的投枪。从2008年11月6日起,这一词条忽然开始出现频繁的修改(多达52次),至2008年11月20日告一段落,其时间也正好是国内论辩愈演愈烈的时候,内容如下:

“在哲学或人文科学上,普世价值泛指那些不分畛域,超越宗教、国家、民族,任何一个自诩文明社会的人类,只要本于良知与理性皆认同之价值、理念。

普世价值的内涵

人道关怀: 四海一家,每个人都跟我一样是人类兄弟。因为如此,所以无法坐视拥有同样血肉的人类兄弟同胞活在痛苦、不幸、不公义之下。

人本思想: 以人为目的,而不以人为手段。

天赋人权: “人”的位阶在“国家”之上;“人”才是国家存在之目的,而非“人”是为了国家而存在。因此,国家有义务捍卫人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如生存的权利、免于恐惧的权利、生育的权利、知的权利、免于匮乏的权利、思想的自由、表达的自由、集会游行的自由。这是国家存在的目的。若做不到的政府,人民得以随时更换或推翻。

平等自由: 人人生而平等,生而自由。平等与自由,都是每个人与生俱来之自然权利,而非国家、元首、君王或宗教领袖所恩赐才拥有。只要是人,不分种族、肤色、贫富、性别、宗教、国家、民族,大家都享有同样身为人的尊严。

尊重他人: 每个人都有跟我一样的尊严;将心比心,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追求自由时,须以不侵犯他人为其界限。

公平公义: 人人有在团体之中,有追求公平、公正待遇的权利。

民主法治: “民主”,就是肯定“人民”为国家真正的“主人”,政府则只不过是人民之仆;执政者乃受人民所暂时委托而赋予暂时权力,并非国家真正的主人。正因如此,执政者必须依大家所公认之法律为标准来治理国家,而不能依个人好恶随意变更标准,而令国家的主人──人民感到无所适从。

多元包容: 每个人、每个族群、每种观点、每个文化都有自己独有的特质,也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因此没有谁比谁更正确或高一等。即使目前某一方居于主流,也应尊重与包容其他不同的存在与声音。即使不同意对方的意见,也应该捍卫对方充分表达意见的自由。

尊重自然: 地球只有一个,人类不过是地球渺小的子民与过客之一,因此不应为了一己的方便与私欲,去无限制破坏自然环境,导致扼杀了其他人、其他生物与未来子孙之生存空间。

尊重生命: 肯定所有生命皆有活着的价值;除非为了生存必要,应尊重其他生灵生存的权利。即使非不得已,也应该减少其死亡前的痛苦与恐惧。

对“功利主义”的互相包容: 容许每个人都有在不侵犯他人权益的前提下,将满足感与欲望最大化的观念。

对“利己主义”的互相包容: 己之所欲,亦施于人,故容许人彼此保留合理程度上之私欲。

普世价值的发展

有关普世价值的讨论都颇具争议性,但随着互相辩证与文明进步,基本核心日益稳固,如今一般也称之为自然法。不过学理上出发点仍常相异,好比“客观主义”与“相对主义”;“行为主义”与“人格主义”等等。”

这个版本和上一个版本相去甚远,火药味就浓起来了。虽然使用了很多美好的词句,但主观意味强烈,很明显的暗示不认同其说法的人即是野蛮的,没有良知和理性的,带有强迫性和排他性。这在事实上给自己帖上了“绝对真理”的标签。而对于其发展的判断也和上一个版本大相径庭,其所谓“随着互相辩证与文明进步,基本核心日益稳固,如今一般也称之为自然法”不知从何而来。其实只要客观的仔细阅读其文本,就会发现这个版本很多话只说一半。比如天赋人权一条,强调了国家义务和个人权利,却对国家治权和个人对国家应尽的义务只字不提。比如公平公义一条,强调人在团体中的权利,但也是对人在团体中所承担之义务没有只言片语,没有说明个人诉求如果与其他成员、与团体整体诉求发生冲突,要如何处理。再比如民主法治一条,强调“人民”的“主人”地位,却否认了政府事实上需要履行的职责高于“仆人”这一定位,政府需要在长远利益和眼前利益之间取舍协调,需要寻找发展方向并引导前行,如此等等。否则人们为何选择精英而不是建筑工人来组成政府呢?有谁会去请个教授回家当保姆?又或者,人民只需要一个大家疯狂买盐的时候就赶着把盐送到家门口的政府?要知道,权力和义务从来都是相对的,任何单向的权力或单向的义务都会导致系统的崩溃。这个版本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单向的权力宣言。这哪里是数百年契约论熏陶下的精英写出来的东西!如果这个版本能够称之为价值观,也是一个片面的半拉子价值观。照这种价值观行事,结果就是国家瓦解,团体散伙,个体之间无法团结形成合力。这个版本放大了个人与团体的冲突,却不提供解决冲突的合理途径,其用心可谓良苦。不过这个版本还不是普世推销员们广泛采用的版本,它太复杂了,只容得下微博140个字的客户们的脑袋里是塞不进去的。

在此之后,词条又经过多位人士频繁的修改,不过没这么密集,到了2009年12月23号形成第三个版本,这个版本很有意思,有兴趣的人可以仔细看看修改历史,可以看出,国内的论辩和对立也延伸到了词条的修改中。内容如下:

“在哲学或人文科学上,普世价值泛指那些不分畛域,超越宗教、国家、民族,任何一个自诩文明社会的人类,只要本于良知与理性皆认同之价值、理念。部分人士感慨于此概念之滥用,而戏谑地称之为“pussy价值”。

普世价值的内容,大概内容如下:

人道: 四海一家,每个人都跟我一样是人类兄弟。因为如此,所以无法坐视拥有同样血肉的人类兄弟同胞活在痛苦、不幸、不公义之下。

人本: 以人为目的,而不以人为手段。 平等: 人人生而平等,生而自由。平等与自由,都是每个人与生俱来之自然权利,而非国家、元首、君王或宗教领袖所恩赐才拥有。只要是人,不分种族、肤色、贫富、性别、宗教、国家、民族,大家都享有同样身为人的尊严。

尊重: 每个人都有跟我一样的尊严;将心比心,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追求自由时,须以不侵犯他人为其界限。

法治: 人民为国家的真正主人,此为民主的基本定义,而政府只不过是人民之仆;执政者乃受人民所暂时委托而赋予暂时权力,并非国家真正的主人。正因如此,执政者必须依大家所公认之法律为标准来治理国家,而不能依个人好恶随意变更标准,而令国家的主人──人民感到无所适从。

多元: 每个人、每个族群、每种观点、每个文化都有自己独有的特质,也都有自己存在的价值,因此没有谁比谁更正确或高一等。即使目前某一方居于主流,也应尊重与包容其他不同的存在与声音。即使不同意对方的意见,也应该捍卫对方充分表达意见的自由。

普世价值的发展

普世价值泛指那些不分畛域,超越宗教、国家和民族,任何一个自诩为文明社会的人类,只要本于良知与理性皆认同之价值、理念。

有人认为丛林法则和自然竞争也应该算作普世价值的一部分。宗教界人士则认为神学观点也是普世价值的一个组成部分。

在哲学上,普世价值指一些有限的、所有人类都认同的观念的集合。

例如,

代词;即“民主,自由,法制,人权”的另一种说法。

天赋人权: “人”的位置高于“国家”;“人”才是国家存在的目的,而非“人”为了国家而存在。因此,国家有义务捍卫人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如生存的权利、免于恐惧的权利、生育的权利、知的权利、免于匮乏的权利、思想的自由、表达的自由、集会游行的自由。这是国家存在的目的。若做不到这些的政府,人民得以随时更换或推翻。

根据讨论普世价值的立场不同,普世价值可以分为“客观主义”与“相对主义”两个不同类别。

客观主义认为,普世价值是客观存在的人类共同价值观,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们必须认识、接受和实践这种价值观,而不能随心所欲的挑挑拣拣。对客观普世价值的拒斥和反对,是一种落后和不开化的表现。

相对主义则认为,人类没有绝对的普世价值,所谓普世价值是相对的,每个民族和文明都有自己的普遍价值观念。坚持价值观念的相对性和多样化,本身就是普世价的体现。近代东方民族反抗西方话语霸权和文化侵入时,常常采用这样一种相对主义的普世价值立场。”

可以看出,这个版本稍微平和了一点,不过主基调差不多。这个版本里出现了“代词”这一条,请大家务必注意,预告一下,这才是如今普世推销员们所说的“普世价值”的真正面目。我们在后面再详细说。

在同一天,该词条顶栏出现了这样一段话:“此条目可能需要进行清理,以符合维基百科的质量标准。”在此之后,该词条开始第四次修改,重回第一版本时候的学究风格,不过增加了参考无数,索引无数,条目无数,基本上是和稀泥和捣浆糊的产物,什么都说一点,又什么都没说,没什么看头了,这里不再引用,有兴趣可以自行围观。

回到刚才的预告,所谓如今推销员们所指“普世价值”的真面目,其实就是一个“代词”,注意“代词”的含义。这里的“普世价值”划拉完了原有的大部分内容,其实已经脱离了其哲学、社会学本意,只是一个名字。这个代词也完全可以用诸如“一种一条腿蹦跶的价值观”、“你想耍酷就该这么说”、“X档案”之类的任何用词来替代。不过推销员们精心选择“普世价值”来作为名字,显然用意深远。“普世”啊!多么伟大的旗帜,在它的光辉下,什么样的反动人物胆敢阻挠?如今的“普世价值”作为一个哲学命题反复排泄后的产物和其原来的内涵确实还有一点点联系。推销员们正是要利用这一个看来很崇高的命题,掏空它的内涵,而塞上自己的私货,重新把它伪装成其本来的样子,迷惑众生。不明真相的人看到这个名头就给镇住了,于是弱化了对其实际内容的解读和判断。而且这么命名,在辩论中混淆概念非常方便,尤其在一招制敌,微言大义的微博界,想跟我长篇大论讲概念?有人看吗?刷微博刷死你!这是如今“普世价值”的第一个特点:挂羊头卖狗肉。

这个了不起的“代词”所指代的就是八个字,“民主,自由,法制,人权”。可以这么说,如果第二版本可以勉强称之为一种价值观,它是片面的,不完整的。而推销员们的“普世价值”则将这个半拉子价值观又划拉掉了一半,是片面的二次方。这算是个什么东西呢?能够支撑一个人形成对社会的完整理解吗。真以这样的眼光看社会,那的确只剩下冲突了。这是如今“普世价值”的第二个特点:片面。

如果要深究“民主,自由,法制,人权”这八个字的具体含义,就可以到第二版本相关条目里去找,但更多的底层推销员喜欢更简单的微博式的解释,比如民主就是一人一票;自由就是我可以骂娘,还可以打你;法治就是枪毙贪官;人权就是你不可以对我骂娘,更不可以打我之类种种。推销员们是不会一本正经的去归纳出自己的观点的,因为这样的观点实在简陋得拿不出手,只好故作高深。而且推销员们面向的客户群也喜欢这种东一榔头西一棒的微博传销,还是那句话,太复杂的东西,脑袋里塞不进啊。不过在形形色色的网络语言中,还是处处可以显现出推销员们话语的含义。这是如今“普世价值”的第三个特点:庸俗。

挂羊头卖狗肉,片面,庸俗,这就是如今的“普世价值”之真面目了。

讲完了“普世价值”的今生,我们再来看看其前世。“普世价值”不是当代西方政客发明的,以其为武器也不是西方政客的专利。“普世价值”古已有之,一律干的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

历代的“普世价值”顶着同一个名头,其内涵完全不同。不过不论其内涵如何,“普世”一词本身即蕴含排它性,都使用非真即伪的简单价值判断,本质上是一样的。而推行“普世价值”的理念,即“普世主义”。“普世价值”最初是一个宗教概念,基*督教认为上帝是唯一真神,其他宗教神邸都是伪神;上帝的教导是“普世”的,教会有责任把***推行天下,所有异端都要消灭。这就是***的“普世主义”。“普世主义”在中世纪盛行,无论是欧洲大地还是相邻地区,深受屠戮,是个什么模样,大家都知道了。是启蒙运动拨开了中世纪的迷雾。所以启蒙运动本身是反“普世”的,而身受“普世”屠戮的西方人,接受了启蒙运动的启迪后,其主流价值观也是反“普世”的(注意这一点)。现在有人把“普世价值”的泛滥比作启蒙运动,实在是个无知的冷笑话。***没落后,其“普世主义”也随之衰落。而讽刺的是,***的老对头伊*斯*兰教本身也是“普世主义”的,安拉唯一真神的信徒里,直到现在还时不时跳出一些原*教*旨*主义者发动圣战。什么是圣战?就是伊*斯*兰教的“普世”运动。所以拉灯同学是“普世主义”的,而反恐的小布什同学、小奥同学其实就是在反“普世”。

宗教中的“普世主义”没落后,接过“普世”大旗的是谁?是不可一世的苏联。这个庞然大物高举共产主义大旗推行霸权,输出革命,和资本主义势不两立。五十多年的冷战,滋味可不好受,西方就在防范苏联的“普世主义”中度过。但是当苏联倒塌后,西方却理所当然的接过了“普世”大旗,几经沿革,炮制出现在这么个“普世价值”。但是比宗教比苏联更为恶劣的是,苏联输出的东西和自己在国内推行的东西是一致的。而西方的主流价值观其实是反“普世”的,却由一些人划拉划拉,挑出些片面的东西改头换面,弄成“普世价值”向发展中国家输出。

如果这些大家还没有切身体会,那我要说,其实在新中国成立后,国内也存在过一个“普世主义”盛行的时代--文革。这是个不分对错,党同伐异的时代,我国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才摆脱出来,上世纪80年代的自由化思潮,本身也是反“普世”的。奈何现在流毒又起,一些人露出文革的嘴脸,也只是时间问题。这种情况,我本来还在头疼没有很好的实例来证明,偏偏及时出现了“右派围殴吴法天”的事件。有兴趣的人可以去网上捜看,最好是看到现场视频,看看是不是有那么点意思。再看看韩寒的评论,让人心寒啊。其实一些公知在国家民生****中的功绩不可抹杀,舆论监督在大多数时候有着正面的影响力。而现在,似乎一个好的时代结束了,我们进入了一个坏的时代,只剩下四个字:党同伐异!

题外话:

其实最恐怖的宗教是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虽然排斥异教,但都不排斥其他民族和种族的信徒。而犹*太教旧约宣传犹太人是上帝唯一的选民。这不但排斥异教,还排斥异族。所幸犹太教始终没有能够集聚足够的力量,而几千年的消磨,犹太民族也比较彻底的世俗化了。否则如果出现一个犹太教徒统治的世界,其“普世主义”推行下是个什么样子,很难想象。不过也有一些阴谋论玩家认为西方世界早就被一群犹太长老玩弄于股掌之间。如果真有这样一群人存在,算是犹太教的原*教*旨*主义者吧,这才是高级的“普世主义”,国内的普世派,要学着点。

本文内容于 2012/7/11 17:17:42 被人着一辈子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