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一晚喝多了,和指导员“勾肩搭背”去查铺[中華鐵血軍團]

部队的时候,由于是文书,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只要我把单位主官交代的事情做好了。单位主官对我的各方面的要求都不是很严。但是一般情况下。我的表现也是很中规中矩的,在中队的干部和班长们眼里,我就是个好兵。或许当兵的人,都喜欢喝点酒,对于喝酒这事,我的原则是在单位主官面前不喝,但是单位主官也知道我晚上喜欢吃宵夜和喝酒,也正是由于晚上喝酒和吃宵夜这个原因,以至于我的体重一下子激增20斤。但是都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那一晚喝的有点多,但是我竟然还能跟着指导员去查铺。。。

那是2010年的冬天,老兵退伍后,我正式从战斗班调至队部做文书,中队的文书一般都是协助单位的主官做好各项登记工作,我记得那时,支队的年终考核已经考过了,中队的各类登记统计都作为大队的样板。过完考核到春节这段时间基本上就是没有事情做了,我那时白天串到炊事班吃点好吃,然后晚上串到战斗班找那些同年兵或者是班长们扯牛皮,晚上喝点小酒。。。每天都是这样,单位主官也没有说什么。。。但是那个晚上,指导员来个突然袭击。。。

那时候临近春节了,一战友是湖南本省的,家里寄来一些腊肉,那晚,战友找到我说:晚上到班里去,吃点腊肉,大家喝点。我一听到腊肉,来劲了,因为在新兵连的时候,经常吃,那玩意确实好吃。晚上熄灯之后,我偷偷跑到指导员房间偷瞄,里面灯熄了,貌似没人,或许是睡着。我就一溜烟跑到楼下,摸到战友班里,那个腊肉香味呀,好家伙,还有炒粉,绝味鸭脖子,本来说好的,喝点“雪花”就赶紧撤了,因为不知道指导员是否睡着或许不在。。。估摸着喝了两瓶“雪花”。。我赶紧说:我的撤了。指导员貌似在上面。等他下来看见不好。。。。

那战友来一句:我熄灯之前,看见指导员出营区了。。貌似查哨去了吧。。。我一听,这样,那就接着喝吧。。。喝着,战友来一句:“省委,你不是说你以前在大西北呆过吗?老是跟我们吹牛,你能喝高度白酒,这次,我给你准备了好东西。。。

战友转身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瓶湖南的酒鬼酒。。我的亲娘呀。要了我的老命,有人说酒鬼酒好喝,但是我硬是喝不惯。。但是看见战友拿出了,不喝不行,我知道我喝下去,我肯定会倒的,但是这时候,面子害死人啊。。。

我以为我那战友喝不了多少,但是那次我错了,正当我晕乎乎喝着的时候,战友们一个动作把酒瓶子塞进被窝,我脑子一惊,我潜意识知道,有动静来了。。。回头一看,只见指导员站在门口。。。丫的,指导员喜欢杀个回马枪。。。

我们几个赶紧站起来,指导员走过来一句:哟,在改善伙食呀,不错,腊肉,鸭脖子,啤酒。生活水平不错,貌似还喝酒了吧”。。一伙人静静的低着头站在,准备接受指导员的训话,这时候不知道是我喝多了还是脑子进水了,接上话了。。。。

“指导员,晚上饿了,吃个宵夜。。。没有喝酒。。”

“那这啤酒瓶是怎么回事呀?”指导员指着我旁边啤酒瓶说道;丫的,我喝多了,第一步都不知道把啤酒瓶藏起,战术意识不对头。只好豁出去了,我知道我说是我喝的,估计指导员也不会说什么吧

“报告指导员,这啤酒是我喝的,但是没有喝多”我说道:

指导员看着其他战友说道:赶紧收拾好东西,睡觉去。省委,你跟我我来。。。。

“指导员,我没有喝多,真没有喝多,你看,我都还知道这是二?我伸出两根手指头。。。”

指导员什么话也不说,走出房门。我也赶紧跟着出去,但是丫的,头重脚轻的。。潜意识还是清醒的,我要走直线,但是无果,赶紧上前,勾着指导员的肩,

“指导员,我真没醉,我跟你去查铺吧。。。。”

指导员没说什么,就这样,跟着指导员查完一楼几个班的铺,来到二楼,指导员来一句:“难受吧。难受就去厕所吐了吧。。”

听到这话,我赶紧跑到厕所,哗啦。。全都吐出来了。。。丫的。好难受。。。

刚走出厕所门口,只见指导员在门口,说道:还说没醉,你真能挺,闻到那酒味我都难受。。。你先回去睡吧。。。

第二天醒来,照样去串班玩去,战友说:你丫的真牛,竟然晕晕的跟着指导员去查铺,丫,一进班里,都闻到你的酒味。。。。

中午的时候,指导员找到我了,说道:丫的,想不到你还真能挺啊,能跟我查铺,我以为你扛不住。脸皮够厚,胆子够大,你这样的兵,我喜欢。昨晚你喝酒这事,我就不追究了,再发现,就给你处分。。。。。。。。

走出指导员房间,我哈哈一笑,原来我对指导员的胃口,怪不得。。。唉。以后的工作还是得好好搞,要不然还真的对不起指导员的厚爱。。。[/size]

本文内容于 2012/7/8 23:33:10 被省委六中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记得有次打靶,我赢了。连长和我赌的就是啤酒。回去以后晚上我们就开喝了


不错不错啊,呵呵。顶一个。我还以为你和指导员一起喝呢,当年我可是和连长一起喝过,还不止一次啊。。

哈哈,卫生员在我们中队算个鸟人。都叫他兽医。。。

 以下是引用天马0628 在第5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wfyel 在第31楼的发言:
文书,在连队里绝对是个人物。一是靠着连长指导员近,往往能多得些好处,二是文书身兼军械员,管着武器库呢。酱香型很多人喝不惯(特别是高度的),有的大曲能干小一斤,酱香3两基本就倒,我有几个朋友就是这样.说实话少喝点吧,一是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二是管着装备呢,一旦有急事要发枪或者钥匙丢了就麻烦了。

其实连队还有一牛人,卫生员,一般违纪的事都有他的份。


 以下是引用省委六中队 在第57楼的发言:
哈哈,卫生员在我们中队算个鸟人。都叫他兽医。。。
 以下是引用天马0628 在第5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wfyel 在第31楼的发言:
文书,在连队里绝对是个人物。一是靠着连长指导员近,往往能多得些好处,二是文书身兼军械员,管着武器库呢。酱香型很多人喝不惯(特别是高度的),有的大曲能干小一斤,酱香3两基本就倒,我有几个朋友就是这样.说实话少喝点吧,一是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二是管着装备呢,一旦有急事要发枪或者钥匙丢了就麻烦了。

其实连队还有一牛人,卫生员,一般违纪的事都有他的份。

就因为是兽医,所以干坏事总有他的份,我们连队那位,在卫生室聚赌,半夜翻墙去KTV泡妞。

 以下是引用wfyel 在第31楼的发言:
文书,在连队里绝对是个人物。一是靠着连长指导员近,往往能多得些好处,二是文书身兼军械员,管着武器库呢。酱香型很多人喝不惯(特别是高度的),有的大曲能干小一斤,酱香3两基本就倒,我有几个朋友就是这样.说实话少喝点吧,一是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二是管着装备呢,一旦有急事要发枪或者钥匙丢了就麻烦了。

其实连队还有一牛人,卫生员,一般违纪的事都有他的份。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