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兄弟们,步兵好久没有回来了,想死你们了。好久没有在陆军发帖了。大家伙还记得我吗?这几天偷偷的跑到水区去玩了。也没有在根据地出现了。我的错啊。步兵这厢给大家赔礼了。

今天步兵带来的故事是步兵新兵刚刚下连的时候和老兵的一场“友谊赛”新兵蛋子PK第二年老兵。战况以步兵全胜结束。故事是怎么样的呢…呢…呢。哎……呀这回音好大啊。好了这些客套叙旧的话,咱们跟帖时候说。下面进入正题。

1995年几月不记得了。好像刚刚换上春秋装,就是衬衫扎领带加上个外套。步兵从新兵排分到了老兵排的一排一班在后来因为工作的需要我调到了二排六班。这以后我就扎根在了二排六班。这个事情就是发生在我调到六班以后发生的。

步兵所属分队,按作训大纲规定。我们属于半训分队。哈哈哈,半训啊!吃过午饭可以睡上4个小时。爽吧?可是步兵夜间要值班的。所以不能像兄弟单位那样。一天到晚的训练啊。可是就这样咱的训练也没有落下。谁叫我们连长是个侦察兵出身啊。我们连长说了:不要以为半训连队就不训练了。我们可以利用晚上时间补回来。哈哈哈。

得……又跑题了。

下面真的叙述正题了。

这天下午,估计14点的岗,反正首长们都没有上班呢。步兵睡的正香,被自卫哨叫醒了。抄起毛巾匆忙的进入洗手间,洗了把脸就来到军容镜前,整理军容。腰带,领子,领花,都检查下。看看有没有什么不符合规定的。经过班长的安排,我被安排到了作训楼哨位上。

我们迈着整齐的步伐出发了。来到大门哨位后,由于五班长想偷懒于是就安排了一个老兵带队换岗。这个老兵(广西籍)人很瘦。冯姓,我就不报名了。不过他有个外号叫:马西皮。哈哈哈很有意思的外号。

在换完作战楼之前一切都平安无事,可是到了作战楼,这里老兵突然发难,说我们靠腿不齐,不在一个点上。对我们处罚是50个俯卧撑。步兵走在第一个位置上,从我听到的声音来看,我们前面的两个六班的靠腿是一致的。问题是出在五班的同志身上。于是步兵不愿意了但是出于新兵的畏惧心理步兵屈服了但是步兵的心里是抵触的。这就为接下来的事情点燃了导火线。冯姓老兵在我们做着俯卧撑的时候说:“你们到底错了没有。”战友们都在那里回答:“知道错了。”唯独步兵在那里死扛,一声不吭。

冯姓老兵对着我上来就是一脚,“怎么不服气啊?”

“对!我就是不服气”步兵回答到:

老兵生气了,把我拉了起来。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两拳。这两拳把步兵打燥火了,步兵还手了,一个左下勾拳打在他的小腹上,接着一个右摆拳打在他的左脸上,当时就把老兵打到在地,脖子也歪向了一边。我真的生气了,真的生气了。看来我这个新兵连和新兵排没有白训练。我居然把一个老兵打到了。

战友们,连忙推着我到哨位,“步兵,不要闹了。他是老兵我们是新兵。闹大了回去还是我们吃亏的。别闹了,忍忍得了。”战友们在那里劝道:

步兵放弃了继续上去殴打老兵的想法,跑到哨位上和战友按照验枪的一系列程序完成岗位的交接。

可是这个老兵在那里依然是不依不饶的。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步兵的父母没有什么文化可是父母一直教育步兵不要骂人。步兵反对任何带口头语和骂人的习惯。步兵至今不带口头语很少骂人。今天步兵被逼急了这几个月的训练就要露成果了。步兵被骂急了张口就来了一句“你大爷的你在骂一句试试,老子今天就把你废在这里了。”于是步兵抱起刚刚上岗得来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就要冲上去给这老兵一家伙,我当时已经有点昏头了。我就没有想到是枪托还是枪刺。我就在想我是要这家伙闭嘴。

一个战友看我跑了过来,他站在一侧的位置上,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把我抱住死死的扣住我不让我向前前进半步。就这样我的嘴里依然在那里叫道:“老兵,了不起啊。老兵就能欺负人啊。今天老子一定要废了你。”

老兵被我的样子吓坏了。赶紧的向侧门哨位跑去。生怕我会追上去,我在战友的安慰下也回到了哨位上。

步兵冷静后也不觉得有点后怕了,毕竟步兵是一个刚刚入伍半年的新兵,这么嚣张的打一个老兵。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步兵在哨位上害怕起来。怕班长回去后责罚。步兵暗暗的打定主意今天有那个老兵敢动手碰我。我一定和他拼命。但回去一定先把事情的原委和班长说说。免得班长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免得班长出手误伤自己的兄弟。想好了一切事情以后步兵的上哨时间也已经到了。

“立定,换岗。”班长命令道:

通过班长的声音并没有和过去不同啊。也没有生气的样子很平常的样子。难道冯姓老兵没有和班长汇报。步兵揣着忐忑不安的心回到连队。步兵揣着忐忑不安的心回到连队。该不该和班长说呢?步兵在脑海里不停的考虑着个问题。毕竟关系到自己的安全。步兵也怕一时老兵都上来群殴啊。我可单挑不了这么多人。

步兵还是在第一时间和班长汇报了。这个事情的经过。班长说:“没事,有问题我给你扛着,你没有做错什么。有老兵找你麻烦你就来找我。”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过去,一直到吃过晚饭。也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眼看就要熄灯了,难道这一切就要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发生嘛?步兵心里没有底。

“步兵,步兵。”一个战友喊道:

“什么事情啊?”步兵问道

“一个老兵喊你去晒衣场去一下。”战友说道:

哈哈,该来的还是该来的。去就去我到是想看看是怎么个情况。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先去看看。

步兵应邀来到了晒衣场。

“步兵过来”一个声音从晒衣场的深处传来。“来来,咱兄弟俩喝一杯。”原来冯姓老兵喊我来喝啤酒。

步兵真是被弄的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被打了还喊我喝酒?既来之则安之。

“老兵,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步兵问道

“没事,今天下午的事情,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动手打你。不过你小子下手也是够重的。你看我的脖子到现在都还疼呢?还有我不应该骂人,这是我的不对。这不我喊你来喝酒。就当我给你赔罪了。”老兵诚恳的说道:

“老兵,你这样我到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下午也太鲁莽了。”步兵回答到:

老兵说:“好了,喝了这酒,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好,喝了这杯酒,今天的事情就过去了。以后都不在提了。以后就是好兄弟好战友。”步兵笑着回答到:

在以后的两年中步兵和这位老兵一直相处的非常愉快,互相帮助,虽然这位老兵有点油条但也时不时的喊步兵去喝个啤酒什么的。真所谓不打不相识啊。

退伍很多年了, 在那个通讯不发达的年代里。很多人都失去了联系。我也和这位老兵失去了联系。在这里也祝这位老兵生活愉快。阖家幸福。

大家不要怀疑这个帖子的真实性,步兵在陆军论坛发的帖子都是真实的。想看步兵的虚构的请去水区。谢谢!!喷……可以但是骂此贴是假的缺少真实性的步兵一定还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7/8 23:17:24 被步兵警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