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埃及之战的阴谋与逻辑

解散议会让埃及政治进程再起波澜

新华网开罗6月15日电(记者李来房 田栋栋 陈聪)埃及最高宪法法院14日作出裁决,人民议会(议会下院)选举法部分条款违宪,新选出的人民议会无效并解散。法院同时裁决,旨在阻止前政权高官参政的政治隔离法也违宪。这为进入决胜轮选举的前总理沙菲克再次扫清了竞选道路。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日的临近,这两项司法裁决犹如重磅炸弹,使埃及的政治过渡进程又掀波澜,给未来政局增添变数。



埃及军方要求人民议会立即关门 禁止任何议员进入议会大楼

开罗6月15日消息:据媒体报道,埃及军方15日发出正式通知,要求人民议会(议会下院)立即关门,禁止任何议员进入议会大楼。

官方的《金字塔报》网站15日报道,人民议会秘书长萨米·马赫兰当天接到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的通知,告知除了工人和记者外,任何人不得进入议会大楼。

埃及最高宪法法院14日裁定去年底至今年初议会选举所依据的法律部分条款违宪,允许政党候选人角逐独立人士议席违背了平等的原则,人民议会是违宪和无效的。根据埃及法律,最高宪法法院的裁决不允许上诉。

据悉,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可能近期会颁布一份补充的临时宪法声明,对制宪委员会组成、总统权力和未来的过渡作出进一步安排。

2011年2月,前总统穆巴拉克因反政府抗议活动辞职后,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接管国家权力,并解散了议会。根据过渡计划,今年初埃及选出了人民议会,以穆斯林兄弟会下属自由与正义党和萨拉菲派的光明党为主的***政党赢得超过70%的席位。



穆斯林兄弟会宣布其候选人穆尔西赢得总统选举

新华网快讯:埃及穆斯林兄弟会当地时间18日凌晨宣布,其候选人穆尔西赢得总统选举。



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说将于6月底将权力移交新总统

新华网快讯:据埃及媒体18日报道,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说将于6月底将权力移交给新选出的总统。



埃及军方决定设立国防委员会 将由未来总统出任委员会主席

开罗6月18日消息:据媒体报道,埃及目前掌管国家权力的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主席坦塔维18日晚发布决定设立国防委员会,由总统出任委员会主席。

据官方中东社公布的决定全文,该委员会成员包括武装部队总司令及其他9名军队高级将领、人民议会(议会下院)议长、政府总理、国防部长、内政部长、外交部长、财政部长和军工生产国务部长等。

国防委员会的主要职责是领导并管控国防事务和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事务,包括决定军队预算、制定战略决策等。该委员会曾在前总统纳赛尔和萨达特时期设立。穆巴拉克就任总统后不再设立这一机构。

去年2月,前总统穆巴拉克因反政府抗议活动辞职后,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接管国家权力,解散议会并中止宪法。去年3月30日,军方颁布了宪法声明,对政治过渡作出安排。军方按计划将于6月30日前交权。



埃及再爆大规模示威向军方施压 要求撤销解散议会决定

开罗消息:媒体报道,6月19日,在埃及开罗的解放广场,示威民众聚集。埃及首都开罗、亚历山大等地19日晚再次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要求当局废除此前发布的补充宪法声明,撤销解散议会决定。



以色列官员关注埃及大选 称以或只能尝试向穆兄会示好

特拉维夫消息:据媒体报道,以色列前防长、工党议员伊利瑟18日表示,如果埃及穆兄会候选人穆尔西赢得总统大选的话,那以色列只能尝试向穆尔西和穆兄会示好,与其建立对话。

伊利瑟说,现在以色列必须面对穆兄会可能掌权的全新现实。

他还说:“除了想办法与埃及穆兄会建立对话外,我们别无选择。我们需要让对方明白,与以色列保持和平关系符合埃及利益”。


以上是这段时间关于埃及局势变化的7则新闻素材,这段时间由于接近埃及大选,所以爆发的新闻都是极其深刻,对局势进展都起着重大影响。

在笔者看来,要说起埃及的事情,则必然要从埃及爆发“阿拉伯之春”开始,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林林总总的叠加起来,则可以看出来整件事情的大概轮廓,显示这中间的谋略确实不是一般的深远。

关于埃及的这几年,我们首先会想到的是以下几件大事情:

1、 穆巴拉克下台,直至被审判;

2、 埃及军方一度打开巴勒斯坦加沙通道;

3、 埃及检察机关清理西方在埃及的“第三方独立机构”;

4、 穆斯林兄弟会势力的雄起并走上台前。

在笔者之前针对“阿拉伯之春”的理解和博文的讨论中,曾经给出过一组观点,这些观点到现在为止,笔者还一直保持着,那就是:

1、“阿拉伯之春”从席卷的国家与地区来看,发生动乱的国家都是与美国交好的国家,或者说,被美国已经深度控制的国家,并根据希拉里的那句“中东革命并不完全符合美国利益”,笔者依此推断,这次中东及北非的“阿拉伯之春”发起有可能与美国利益无关,而美国在从中的角色仅仅是把“革命形势”引向对自己较为有利的一面;

2、犹太资本发动这场“阿拉伯之春”的基本意图,应该只是阻止代表国家利益的英美资本对中东越来越多越来越深的控制进程,同时避免以色列在英美资本的视野中地位下降而引起的犹太资本被英美鲸吞的可能;

3、在阻止和清除英美资本势力的过程中,暂时空白的空间,则引来众多的国际资本势力的介入和角力,比如欧陆资本对利比亚的介入,俄、欧对利比亚的介入,中、欧、俄对埃及的介入。而这些应该犹太资本发起这次“阿拉伯革命”之前就有推演过,一切均在他们意料之中。

在以上观点的基础上,我们就埃及的局势发展,再做一次解剖。

1、穆巴拉克自改变政策并与美国交好以来,与美国交往越来越深,甚至在穆巴拉克的平衡的政策下,美国军方与埃及军方发生极深的“援助”关系,并且,在社会上也有美国所谓的“第三方独立非政府机构”也有极深的社会活动。总体来说,美国对埃及的控制程度是很深的,已经到了“完成事实上的占领”的地步;

穆巴拉克的下台直至被审判,这是英美资本势力在埃及的极大损失……。

穆巴拉克现在的死与不死,有着重大的关系,他究竟以什么样的方式谢幕政坛,这与英美资本对其它阿拉伯国家当局有着严重的示范作用,或许穆巴拉克确实是在这次审判后就已经去逝了,只是英美还在尽力的捂住消息,在争取自己布局的时间。甚至,英美资本及埃及军方可以利用穆巴拉克之死的原因,以稳定埃及局势为借口,封锁并延缓竞选结果的公布,从而更改竞选结果,或与穆兄会谈判,……等等。

而这种事情是极为隐秘的,甚至不允许穆巴拉克的亲子去陪护穆老先生,重新把老穆的两个儿子也收监起来,或许如果他们得知什么内部消息,那么都有可能死得不明不白……。

2、在穆巴拉克下台不久,埃及军方对加沙通道的短暂的放开,在笔者看来,除了一部分“顺应民意”的原因之外,其测试意义更大。测试的内容是在穆巴拉克下台之后,美国对埃及军方的态度,是否还和以前一样的铁,是否还有以前一样的援助,是否还是盟友关系。至于在东方评论员本期的评论中,认为埃及军方对加沙通道的短暂开放与欧洲有关,至少目前为止,笔者还没有找到相关的证据。当然,也有可能埃及军方借此事件,向中、俄、欧展示与英美资本的存在叛局的可能性的一面,这也是有可能的,后续的究竟如何发展,我们也只能是拭目以待。

3、与上一点一样,埃及检方对“西方独立机构”的半检查和半驱逐,应该也是测试状态,测试的内容也与上一点完全同样。

美国的反应是及时的,这几个月及时有效的工作,包括甚至当天就发出给埃及18亿美元的援助方案都是非常及时的定心丸。而通过这些补救的工作,美国在埃及应该是重新稳定了军方与检法系统,从而我们看到上面的两则消息都是没有后文的不了了之……。当然,随着局势的变化和美国在中东可能的势微,这些动作又可能重新在埃及发起并升级。

美国重新稳定埃及军方与检法系统的效果,甚至到了由法院宣布更改法律,军方强制执行的解散议会的程度,并为穆巴拉克年代的总理竞选总统铺平道路,这样发展趋势当然不利于犹太资本的原本意图。

发起这场“革命”的犹太资本的目的是削弱、阻止、甚至驱赶英美资本势力对埃及的渗透,如果只赶下了一个穆巴拉克,整个埃及还是老穆建立的国家系统,这会是典型的换汤不换药。

除了英美资本的盟友——老穆组建的那套国家系统之外的任何势力,包括穆斯林兄弟会的上台,对以色列来说,都能达到目的。而我们看到了前面列举的7条新闻中的最后一条,从这个角度,我们都可以想象,当时传出来穆斯林兄弟会可能上台的消息,以色列发表这段新闻消息来说,可谓“喜悦之色,溢于言表”的及时抛出与穆兄会交好的意图。

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这或许也可以解读为以色列及时的对穆兄会甚至对埃及局势的及时确定与跟进,及时承认“穆兄会竞选得胜”的结果当然是减少英美资本翻板的机会。但是,可以预见的是,英美资本不会这样善罢甘休,接下来的议会席会之争,总统宝座之争,以及今后的军方权利之争,都会有激烈的对抗,埃及人民能过得稳定的日子从此机会不多了。而从埃及军方设立的那个国防委员会的消息来看,军方已经布局这后竞选时代的权力分配的争夺。从这个委员会的名单席位来看,文职官员包括总统只有6个,与军方有关系的则有12个,这或许是英美资本势力为埃及军方出的“好主意”。

毫无疑问,如果局势朝着穆兄会上台的趋势发展,犹太人资本的如意算盘则更可以打得啪啦响。一方面利用埃及的“革命”威胁其它的阿拉伯王权国家当局,这些阿拉伯王权国家有着与前埃及极其相似的特点,都与美国逐渐交好并被美国实际控制。但,美国武器再好,能控制得住“人民的革命”吗?埃及就是例子。另一方面,犹太资本可以利用阿拉伯王权国家害怕“被革命”的心理特点,极大的敌视“穆兄会政权”,而穆兄会又要与北非的几个国家建立什么经济体,从而双方都需要以色列的支持与帮助,从而以色列更可以稳坐中东地盘,无论他们的石油以什么样的货币结算,这少得了犹太资本的技术利润和金融利息吗?以色列的安全当然比之前更能得到保障。

特别提出的是,本期东方时事评论里的一个观点——对这项裁决、来自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的“抨击”虽然“正确”、但在“实质”上却“并不到到位”。按笔者理解的东方评论员的概念,应该是穆兄会可以理深刻的揭露这次裁决的幕后黑手及其险恶用意,“直接挑明了使之大白于天下”。

但笔者理解的是,站在穆斯林兄弟会博弈势力的角度来看,这“抨击”是很有政治头脑的,是既“正确”、也在“实质”上“很到位”。

首先,穆斯林兄弟会本身也没有义务必须向中俄靠拢,他们的目的首先是夺取政权,而保持与美国的“不撕破脸”,从一定程度上看,有利于美国态度的中立和暧昧,有利于美国对穆斯林兄弟会的幻想。从而使美国从全力支持埃军方的态度逐渐转向与穆兄会的谈判,或许能妥协并使美国有支持穆斯林兄弟会的可能,有利于美国与埃及军方的分裂与叛局。这或多或少有点像当年中国抗战时,毛主席在延安也接见美国记者,并与美国政府与军方保持友好联系,虽然明知美国与蒋介石是一个阶级阵线的,但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了美国与蒋介石的分裂,甚至有几次美国对蒋介石发脾气为什么不给中共在抗日装备和药品上的支持。

其次,穆兄会即使上台执政,也必须考虑制衡犹太资本的力量,除了中、俄、欧的势力之外,犹太资本作为本土势力,再加上英美资本势力,穆兄会必须在中间平衡。因此,我们可以想象到埃及的未来,或许就可以见到,既有中、俄、欧的势力掺和,也可以看到埃及当局与英美与犹太资本的妥协与斗争。究竟埃及走向何方,我们都只能继续观察。

而东方评论员指出的“‘国际社会’绝对有必要强力引导‘引爆之后的叙利亚局势’向‘中东全面破局’、更或者‘中东最爆力破局’的方向‘加速转进’”,这句话,在笔者看来,更像是针对基于犹太与英美资本的共同利益而谋求的“暗渡陈仓”方面的战略战术的破解。

当然,这会让我们首先想到印度的艰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