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马的名字是乔伊,出生在英国农村,故事开始在一场拍卖会上:农夫和地主对一匹马的竞拍。因为一匹好马、因为小儿喜欢、因为置气,最后农夫以高价买下马,高价的意思是他负担不起,除非加上来年的收成。于是地主以正当的理由要他交出农场和房舍,除非这匹马能在荒坡上犁出一片田地。随着一场雨的来临,少年和马找到了犁地的方法,因为雨散开的看热闹的人群又聚拢、围回栅栏来观看,这是所有电影最简单的动情的桥段。母亲在粮仓向孩子说了父亲当年的英勇,他不以功勋为傲,常日饮酒来忘却战场上的杀戮。又一场雨中农夫被引到怀疑上帝的公平,他觉得自己的坏运气太多,这场雨将生长中的作物冲毁了。钟声响起,一场新的战火燃烧。

为了保住农场和房舍,农夫将乔伊卖给即将征战的军官,男孩哭了,可有什么用?在军队乔伊交了一匹黑马朋友,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故事中它们形影相随。在一场原以为没有设防的偷袭中军官被枪火消灭,乔伊被俘。军官未寄出的素描本随着他的死讯一起送到正在劳动的男孩手里,而男孩当时,正在那片荒坡上。

少年1以拉伤员的名义将乔伊和黑马救下,在接下来的一次出征中,1被安排留下来照顾马匹,为了达现照顾少年2的承诺,他从行军队伍中驾走他。两人逃至一所农舍休息。被前来抓捕的队伍逮到、并枪决。死亡在这里是很真实的。

清晨,女孩打开农舍的门,又逃出。在客厅她和爷爷争执关于风的谎言,以农舍里两匹马的事实赢了比赛。她和它们玩耍。军队掠走粮食和果酱,马被及时藏起来,爷爷拿出女孩母亲当年的马鞍送给她。就在女孩第一次跨上马跑过草坡以后,山背后发生的事情是军队来临。这一次缰绳连着的不是田犁,是大炮

战事变革,混乱之中乔伊狂奔,跑过兵道,跑过战壕,穿进无人区,因铁丝牵绊倒下。两军在相持之间对乔伊进行解救,谈一些好像和平的碎语。乔伊被士兵带回营地,在医生放弃并决定杀害它的当时,少年因为毒气伤了双眼从人群中走出一条小径,用当年他训练它回身边的方法,重逢开始了。

战事结束。一些旧感情在战事中重建。又一次拍卖会,男孩输了。女孩的爷爷跑来标得了马,但还是把马给了少年。男孩的名字叫albert,女孩叫amile。我宁愿编一个他们在一起的故事。

我的收获是:故事不是要以一个人为全部线索展开的,它同时可以有几个故事,其中可以有很真实的事情,比如少年1、2的死亡。也可以有一些平常的描述,比如男孩训练马、女孩和马玩耍、士兵对马的解救。在紧张的节奏中要有温柔的叙述,把感情充实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