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党卫军各师军服 (一)

A:党卫军警卫旗队

A1:党卫队队员,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1934年

这名在战前执行阅兵或警卫任务的士兵穿基本型黑色常服,领角和领章的边缘都带有黑色和铝质金属色编花的装饰,这是所有的义务役军人都采用的,而这种装饰有时候则作为肩章带来使用。党卫队的袖标与标准的纳萃党袖标的区别在于后者没有黑边。警卫旗队制服所呈现出的独特面貌在于它的右领的领章上带有古北欧文字SS而没有其他任何图案或数字,而袖口上的袖带上则带有苏特林(Sutterlin)手写体的“Adolf Hitler”(阿道夫·希特勒)字样。在阅兵时,他还会系白色的皮腰带、弹药包、刺刀架和一条斜背的肩带。M1916式钢盔是一战时的老式装备,它被涂成了黑色;士兵的武器则是毛瑟Gewehr 98式步鎗。

A2:党卫队二级小队长,党卫军德意志分队,1943年

图中的黑色常服的袖带上带有哥特字体的“Deutschland”(德国)字样,右领章上的北欧字母SS旁边带有代表分队的数字1。左领章上带有两块合金方形扣,这代表了使用者的军衔。准尉的帽子是第一版士官用黑色大盖帽,帽子上带白色滚边和皮制脖带;M1923式“无下颚”骷髅头帽徽和小号的M1929式老鹰加卍字帽徽配在上面。注意图中的M1933式现役用匕首与军常服和出行服搭配,纳萃党的成员章则系在他的脖颈上。

A3:党卫队一级突击队中队长(上尉),党卫队这名上尉所穿的军官品质的黑色常服上衣的领角和领章上都带有银色编花装饰,右肩上的单条肩章带由整个竖条银色编花绳装饰。他的右手领章上装饰着垂直的骷髅头图案,左边的领章上则是标准的党卫军“上尉”军衔徽章。作为出行服他穿了直腿裤子以代替马裤和高筒靴,而帽子上则绷着军官用双条银色脖带——从1936年开始,帽子上的鹰徽变得更大,并在它的下方加上了骷髅头徽章。军官的M1936式党卫军用短劒配上了新的做工精细的绳链,而他的袖带上则绣着上巴伐利亚团的标志。

骷髅旗队上拜恩分队,1936年

B:党卫军"帝国"师,1942年-44年

B1:党卫军上尉,党卫军第2“帝国”装甲师第2装甲团

这名帝国师坦克团的上尉戴装饰有各兵种通用的制式白色滚边的军便帽,独特的武器灰色滚边仅在1940年月至11月被使用,但个别人一直使用有这种装饰的帽子。他的制式党卫队版装甲兵夹克与陆军的(参看图C2)不同之处在于它前襟的剪裁是垂直的而不是成角度的、领子更小并带有军官用银色镶边。左袖子上配缝有“Das Reich”(帝国)银色字样的袖带,黑底肩章的双层玫瑰粉色(代表装甲兵)衬垫上装饰着金色的军衔章。

B2:党卫队一级小队长,党卫队第5装甲团

这名来自维京师的高级士官作为坦克指挥员穿党卫队版黑色装甲兵夹克,很多非正式的装饰物会出现在这支部队军人所穿的制服上——比如配上了采用装甲兵粉色滚边的领章。武装党卫军的黑色装甲兵版野战帽以及袖子上机织的师的袖带也出现在图中。

B3:党卫军三级小队副队长,第1党卫队装甲团,1944年

武装党卫军采用了自己的迷彩版装甲兵制服,它采用轻便的训练服面料和所谓的“豌豆”迷彩色,和战斗服外套不同,它只是单面穿着。这种服装上通常只配有肩章而无其他徽章,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士使用了带“LAH”字样的肩章套。迷彩版的党卫队野战帽戴在他的头上,特别的暗色版本帽徽则很少被使用。

B4:党卫军突击队员,党卫队第3装甲团

轻便的灰色训练工作服版本的装甲兵制服和黑色、野地灰色以及迷彩色版本的制服一起都被采用。这种训练工作服经常在炎热天气中穿着,有时也被穿在黑色制服外面以免黑色制服弄脏或磨损。这种服装上可以配各种各样的徽章,但这名骷髅师坦克团的党卫队军人配上了包括臂章、领章、肩章和袖带在内的全套徽章。

C:党卫队第3“骷髅”师,1940年-43年

C1:党卫队二级小队长,宪兵队,1940年

宪兵队的这名经验丰富的士官穿陆军版M1936式野战上衣,上衣的绿色领子上带有士官用银色镶边和老式的“镜像”领章。由于领章的款式所限他的军衔只通过肩章(带有代表宪兵的橙色/武器灰色滚边)展现。他的左袖子上带有陆军版机缝的棕底银灰色“Feldgendarmerie”(宪兵队)字样的袖带。旧式的党卫队机动部队的野战帽在新式的类似于纳萃空军版Fliegermutze军帽的武装党卫军版野战帽装备以后仍然被广泛使用。上衣的野地灰色较之陆军的版本稍浅,前襟的纽扣上带有骷髅头图案,左臂上配有绣在黑色背板上的党卫队鹰徽。

C2:党卫队步兵二级突击队大队长,1941年末

战争的这一阶段,被称为“Schirmmutze”的常服帽子通常还保留着各兵种通用的白色帽顶滚边,在野战时,军人们会抽出串在里面的硬铁丝。军官制式的M1936陆军式上衣的绿色领子上带有手缝的正面款式银色骷髅头徽章(右领)和军衔标识(左领)。和战前的许多经验丰富的骷髅部队成员一样,这名少校仍然使用他的旧式“Oberbayern”(上拜恩中队)骷髅头图案分队袖带和肩章上的老式分队数字“1”;党卫队骷髅分队数字1后来被重新指定供第5“Thule”(图勒)党卫军装甲掷弹团使用。

C3:党卫军步兵突击队员,1942年

作为机鎗小组的一号成员,这名士兵扛着性能卓越的MG34机鎗,腰带上固定着与机鎗搭配的工具盒以及装他的个人武器——P38半自动手鎗的手鎗套。正反两穿的迷彩外套和钢盔上覆盖的迷彩布都采用两面用具原创性的“松树版”迷彩,图中春夏季使用的版本展露在外。

C4:党卫军代理三级小队副队长,党卫队第6装甲掷弹团,1943年末

这名低级士官穿带野地灰色领子的M1943式野战上衣,衣服口袋是无折纹的式样。他在领口纽扣上别着二级铁十字勋章和1941年东线冬季作战徽章的绶带,左胸口袋上别着一级铁十字勋章和步兵突击章,左臂袖子上则展示着授予参加过杰米扬斯克包围圈战斗的军人的盾形臂章。他的团的袖带上写有前师长的名字——提奥多尔·艾克(Theodor Eicke),它是在艾克被杀之后采用的。他的帽子是早期的带一个纽扣的M1943式野战帽,帽子上配有上下排列的两个帽徽。

D:第4“警察”师,1940年-44年

D1:党卫队炮兵组长,1940年

师属炮兵的这名“上等兵”展现了西线战役时期一名警察师的士兵的典型形象。他穿标准路军版M1936式上衣,上面配警察的粗竖杠领章和带炮兵红色镶边的肩章。党卫队的老鹰加卍字徽章更多的是佩戴在袖子上而不是胸前,这样一眼就可以将他和陆军士兵相区分。警察用头盔贴花在这一时期也往往代替了党卫队的贴花。

D2:党卫队旅队长,1942年-44年

这名将官不同寻常地在身上混合了各种不同的徽章。他的将官用制式军便帽上带有黑色天鹅绒帽墙和机织铝质滚边,领章和肩章都是展现他的军衔的武装党卫军制式版本,袖子上的鹰徽则是绿底金线的陆军版本而不是党卫队的式样。将军在前襟纽扣上别着1914年二级铁十字勋章的绶带,左胸口袋上则别着一战时授予的一级银质奖章(上)和二战时授予的铁十字勋章,而骑士十字章则别在他的脖子上。在将军私人购买的马裤上装饰着非正式的灰白色将官用Lampassen式裤边装饰,其样式代表了武装党卫军将官的军衔。

D3:党卫队代理三级小队副队长,希腊,1943年

警察师在巴尔干轮换驻扎时配发了茶色热带制服。上衣采用意大利“撒哈拉式”服装设计,胸前口袋盖与抵肩连为一体。全套徽章出现在图中,其中也包括了师的袖带。注意他的帽徽、袖子上的鹰徽和军衔V字章都采用黑底茶色设计,领章和肩章则是标准版本的。热带野战帽和陆军的版本不同,它没有双层的帽墙设计。

E:党卫军“维京”师,冬装,1943年-45年

E1:党卫军三级突击队中队长,第5“维京”装甲师

这名装甲掷弹兵“少尉”穿党卫队的正反两穿迷彩色/白色冬季制服(白色的一面冲外)和特种冬毡靴。带兔毛的冬帽被陆军和武装党卫军广泛使用;党卫队的金属骷髅头帽徽钉在帽子正前方,但是鹰徽偶尔还是会被使用。加厚的正反两用冬季手套也是这套冬装的组成部分。高可见度的布制袖标扣在袖子上,它的颜色是便于快速识别的“值日色”。“少尉”身后背的MP40冲锋鎗的多余弹夹掖在腰带里,轻型野战装备则只限于地图包、P38手鎗的手鎗套和藏在他后跨部的望远镜包。

E2:党卫队队员,第3党卫队“骷髅”装甲掷弹师

这名机鎗手穿带有毛翻领的野地灰色大衣。特供给武装党卫军的这种服装采用半开襟的“套衫”设计并带有带完整毛内衬的套头帽,胸前设计了两个口袋,下摆处有两个斜开的口袋。这名士兵携带极端有效的MG42机鎗,装机鎗备件和工具的盒子以及手鎗套都别在腰带上。他戴M1943式野战帽,帽子上有两个帽徽——骷髅头帽徽在前方,国家鹰徽在左侧。脚边的M1943式钢盔在当时更多的是光滑的边缘款式而不是波纹边缘的,而同时期也大多只能看到右侧面贴的带古北欧文字“SS”的贴花。

E3:党卫军突击队员

装备着致命的“Panzerschreck”反坦克火箭筒的这名士兵穿厚重的加长型大衣,大衣带有加大的领子和竖开口的暖手口袋。这种笨拙的服装所给人的感官与实际效果不同,用劣等材料以次充好让它的功能大打折扣。这种大衣上通常不带任何徽章,但照片显示袖章偶尔会被采用。

帖子看着不错就转过来了,你喜欢那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