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37年8月2日,西班牙南部上空万里无云,德、意、苏、法等国的最先进飞机正在这里进行一场惊心动魄的会战。只见空中飞机盘旋翻滚,追逐混战,战斗机尖厉的吼叫声不绝于耳。一架苏制I-16战机以其无与伦比的速度追击着一架意大利制造的CR32双翼歼击机,眼看距离越来越近,突然一架德制梅塞施米特的Bf-109战斗机从I-16飞机上方俯冲下来,一束急促的子弹射向I-16战斗机,只见I-16战机猛地向上拔起,子弹从其尾翼擦过,接着I-16战机向右一撇,与来袭的Bf-109战机厮杀起来。这就是西班牙内战中德国“秃鹫军团”参加空战的一个场景。

秃鹫军团 - 诞生

德国“秃鹫军团”的诞生与1936~1939年的西班牙内战息息相关。西班牙内战是二战前夜欧洲发生的大规模局部战争,也是德、意、苏、法等欧洲主要国家空军战前的一场主要“热身赛”。这场死亡人数超过100万人的战争,第一次向世人展示了空军的巨大威力,并对几个月后爆发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产生了重要影响。

西班牙内战的起因:16世纪时,西班牙曾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殖民帝国。那时,它的殖民地遍布世界各地,特别是在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除了巴西之外都是它的殖民地。但从1588年西班牙的“无敌舰队”在英吉利海峡被英国击溃之后,它便失去了海上优势,逐渐走下坡路。

19世纪上半叶,拉丁美洲的民族独立战争风起云涌,沉重打击了西班牙的殖民统治,使它失去了绝大部分的美洲殖民地。1898年美西战争后,它又丢掉了古巴、关岛、菲律宾等残存的殖民地。从此,强盛的西班牙帝国便永远成为历史。

1931年4月,西班牙爆发资产阶级革命,推翻君主制,建立于共和国,可这并没有真正解决西班牙社会的根本问题。1935年欧洲政局风云变幻,战争威胁逐渐逼近。面对法西斯日益猖獗的状况,西班牙各左派政党联合组成人民阵线,并在1935年2月的议会选举中获胜,组成新的共和政府。新政府实施的一系列社会改革,引起国内外反动势力的极端仇视,迅速激化了原有的阶级矛盾和社会矛盾。

1936年7月,西班牙驻西属摩洛哥殖民军司令弗朗西斯科·佛朗哥率部发动叛乱,另一反动将领莫拉则在西班牙北方反叛。此后叛乱在西班牙各大城市蔓延,这时共和国军队的80%官兵被叛乱者所控制。由于叛乱早有预谋,且是在国际反动势力支持下进行的,所以一开始进展颇为顺利。佛朗哥统率的摩洛哥军团由南向北,莫拉率领的正统派和保皇党军队由北向南,企图南北夹击首都马德里,迅速夺取政权。

然而,对君主制度和法西斯主义深恶痛绝的西班牙人民,积极响应人民阵线的号召,自动起来保卫共和国,对共和国有利的是,国家空军和海军坚定地站在他的一边,同叛军展开了英勇的战斗。经过浴血奋战,马德里、巴塞罗那、巴伦西亚等中心城市的叛乱先后被迅速平定。忠于政府的海、空军则在北非和西班牙之间的海域昼夜巡逻,切断了叛军从海外向国内增兵的航线。到7月底,缺乏海空力量的叛军情况已经岌岌可危,其某些领导人已经开始考虑投降和逃跑了 面对不利的情势,叛军头子弗朗哥派出官员,分别向德国和意大利求援,希望能借来空中力量,将其滞留在摩洛哥的军队空运回国,进而支援其作战。他认为这是扭转危局的关键。

7月25日晚,德国拜罗伊特市的瓦格纳家族别墅里,当弗朗哥的代表向下榻在这里的希特勒提出希望支援10架运输机来运送部队时,希特勒慷慨地给了20架,还派了6架战斗机护航,并告诉弗朗哥的代表,钱和其他问题都不用担心,以后再谈。因为在正筹划进攻英法等国的希特勒看来,与世仇法国为临的西班牙不仅物产丰富,黄铁矿占世界开采量的50%,汞开采量占世界的45%;而且紧扼地中海通往大西洋的咽喉,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另外,他对红色的人民阵线在西班牙掌权也难以容忍。至于墨索里尼,他早就想占领西班牙的战略要地巴利阿里群岛,乃至于控制整个西班牙,将地中海变成“意大利湖”。于是,弗朗哥的求援与德、意法西斯的干涉愿望一拍即合,使西班牙内战逐步演变成一场世界民主力量同法西斯势力的大较量,而较量的主战场就在西班牙的空中。弗朗哥求援之际,正是德国法西斯空中力量崛起的关键时刻。

秃鹫军团 - 崛起

德国是世界上最早成立空军的国家之一。1912年10月,德国组建了第一支航空兵部队。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德国已拥有一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航空部队。一战中,德国航空部队在与协约国交战中大打出手,战果辉煌,击落了数千架敌机,涌现出数百名王牌飞行员。其中最负盛名的当属被称为“红色男爵”的曼弗雷德·冯·里奇特霍芬,个人战果竟高达80架,在当时他是整个一战所有交战国中战果最高的王牌。但是,尽管德国王牌神勇,战绩卓著,最终还是输掉了整个战争。

一战结束后,德国以战败国的身份,极不情愿地接受了战胜国1919年《凡尔赛条约》,被迫解散了德国空军,销毁和交给协约国的飞机约1.6万架,只保留了140架飞机和169台航空发动机。1922年,协约国废除了禁止德国制造民用飞机的禁令,德国航空工业开始复苏。1934年,德国已经有多种军用飞机投产,如:He-51战斗机,He-45和He-46侦察机,Ju-52/3M轰炸机,Do-11、Do-23轰炸机,并在苏联利别斯克训练中心和设在高加索的一些机场,培训了大批飞行员(注:当时苏联与纳粹德国的关系还很友好)。这就为德国空军的重建准备了大批人才。

希特勒上台后,把扩军备战摆在第一位,大力推行德国经济军事化。1933年到1936年,德国新建飞机厂达60个。为了推动航空工业的发展,政府对航空工业采取扶持和补贴的办法,使飞机制造业蓬蓬勃勃地发展起来。到1935年,年产飞机已达4760架。1935-1937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空军的主要作战机Bf-109、Bf-110、Hs-123、Ju-87、Do-17、He-111等最后定型。1935年3月,德国空军正式重新建立,并独立成军。

这个时候的德国空军再次成为从武器装备到技术素质都称得上世界一流的空军。德国空军已拥有3000多架作战飞机,绝大部分是当时最新式的。纳粹恶鹰终于羽毛丰满,长出了钢牙铁爪,开始在西班牙上空大显身手。 从西班牙战场到整个二战期间,德国空军先后与波兰、丹麦、挪威、比利时、荷兰、法国、英国、苏联、美国、芬兰等国空军交战,共诞生击落敌机5架以上的王牌飞行员3000余名,成为王牌绝对数量最多的参战国。其中,个人战果大于100架的超级大王牌就有105人之多;大于200架有15名。个人战果最高者是E·哈特曼少校,达352架。这一纪录让世界所有王牌瞠乎其后,成为世界空战史上空前绝后的超级王牌。而德国飞行员取得的惊人战绩都与在西班牙空战密切相关,拥有空战经验上的绝对优势。西班牙之战,使德国积累了丰富空战经验,并培养出了一大批优秀的飞行员——二战中的战斗机部队司令的莫尔德斯和加兰德,都是在西班牙空战中渐露头角的。

德国空军还建立了非常优秀的飞行学校,培养了许多优秀飞行员,每个德国飞行员都要完成450小时以上的飞行训练,通常情况下年轻飞行员参战但不马上要其参加格斗,他们往往跟随王牌飞行员作为僚机从旁观察,以此掌握作战方法。

在飞行武器装备上,德国战斗机的研究和设计都走在欧洲各国的前面。新德国空军的主要缔造者是赫尔曼·戈林,同时他也是一战中的王牌飞行员,从20世纪20年代追随希特勒开始。他就鼓励开发新型单翼战斗机,亨克尔He-112型和梅塞施密特Bf-109型成了其他空军羡慕的机种。

Bf-109战斗机是维里·梅塞施密特设计组令人惊讶的成果,这种单翼战斗机总共生产了3万多架,是历史上批量生产数量最大的、有着可收放起落架和无支撑下单翼的战斗机。第一架原型机在1935年9月试飞成功,由罗尔斯·罗伊斯生产的茶隼发动机提供动力,后来的原型机则使用容克Jum0210型发动机。

Bf-109外观十分独特,有着十分平整的机翼、包裹结构的尾翼、窄窄的跑道起落架和框架厚重的驾驶天窗。狭窄的起落架可以向外收起至机翼下的轮舱中,这使生产简化了,但战斗机在地面滑行时却变得比较困难。驾驶舱也比较狭窄,体形较大的飞行员钻进去有些局促,厚重的驾驶舱天窗丝毫没有提高飞行员的视野。这成了此战斗机上非常严重的缺陷,在当时,被人戏称是“世界上最瞎的战斗机”。不过在后来的战争中,经过改良的天窗被最终引入。

德国的名牌飞机还有容克Ju-87A俯冲轰炸机。这种1935年9月17日问世的外表丑陋、对地攻击力强大的飞机可以在80度角的俯冲中准确地投出重达1000英磅的炸弹。它被命名为斯图卡,这是德语中“俯冲轰炸机”的缩写。

西班牙内战,使斯图卡式飞机第一次接受了战斗考验。它以仅10米的“树梢高度”疾飞,在西班牙土地上投下了一批批炸弹。俯冲时,斯图卡式飞机发出特有的“尖叫声”。这时,由机身控制引起的周围气流的变化所发出的呼啸声往往给敌军和平民带来巨大的恐慌。为进一步散播恐怖气氛,斯图卡式飞机在起落架上还安装了警报器。几乎在一夜之间,全世界都熟悉了Ju-87的凶残形象,它成为纳粹军事力量的可怕象征,被称为“斯图卡恐怖”。总之,西班牙内战前,无论从武器装备还是飞行员素质,德国空军都处于世界一流地位。

秃鹫军团 - 飞向西班牙

秃鹫军团

根据弗朗哥叛军代表与希特勒和达成的协议,德、意法西斯对西班牙的干涉行动开始了。7月30日,德、意各派飞机20架飞抵西属摩洛哥的德士安,把那里的首批叛军运到西班牙南方。随后,其余的1万多名叛军又在德意战斗机的保护下乘船渡过直布罗陀海峡,在西班牙南方登陆。为了协调行动,德国成立了W司令部,意大利成立了特别委员会。随后,大批德、意武器和弹药源源不断地从各个方向运给叛军,仅意大利,就先后向西班牙叛军提供过1000架飞机、2000门大炮、1000件自动武器,24.1万支步枪、3.25亿发子弹、750万发炮弹、1.2万辆汽车、2艘潜艇、4艘军舰。德国在战争头两年向西班牙派去了650架飞机、200辆坦克、700门火炮。为了运送这些物资,意大利平均每天向西班牙派出一艘装满人员和武器的船只。

德、意法西斯在西班牙的干涉行动首先是从名为“魔火”的空运行动开始的。纳粹的运输机Ju-52都涂黑了机身上的身份标识,穿梭子摩洛哥和西班牙大陆之间的狭长地带,运送人员和物资。有的飞行员一天要飞5个来回。到10月初,已有1.3万名上兵、500吨弹药和其他装备,包括36门大炮的散件和127挺机关枪被运到了西班牙,这是军事史上第一次重大的空运行动。

1936年10月,希特勒专门组建厂“秃鹫军团”,赴西班牙参战。“秃鹫军团”的名字是戈林起的,象征军团的主要任务是试验德国的空中力量。这是一支由航空兵部队、坦克部队、高炮部队、工程兵部队等组成的多军种联合作战兵团,起初总人数为6000人,拥有250架飞机、180辆坦克、几百门防坦克炮和其他设备。仪1936年11月至1937年10月31日,该军团就消耗军费1.9亿多马克。此后,该军团不仅亲自参战,而且为弗朗哥军队培养了5.6万名军官和预备军官。此后,随着战场局势的演变,德、意军队参战的规模也不断增大。德国先后派往西班牙的作战部队为5万人,使“秃鹫军团”的规模急剧膨胀。而意大利派出的军队则多达1 5万人。为此,德国共花费5亿马克,意大利更是不惜血本,敢下赌注,总共花了140亿里拉。

“秃鹫军团”的主力是其空中兵力。它主要包括一个轰炸机编队,最初是4个飞行中队,每个飞行中队有12架改装的Ju-52,还有一个战斗机编队,包括4个飞行中队,每个中队9架He-51(更先进的战斗机、轰炸机一旦走下生产线,就被火速运到西班牙补充或替代原有的装备)。此外,“秃鹫军团”还有一个由12架飞机组成的标准侦察中队,4架海上飞机组成的侦察轰炸中队;8个炮排组成的高射炮队,其中5个装备了克虏伯公司生产的杀伤力很大的88毫米防空火炮。另外,“秃鹫军团”还附属于4个连的坦克部队,每个连配备12辆轻型Pzkpfw-1型坦克;还有由海因兹·古德里安的门生威廉·里特·冯·托马中校率领的几百名军事顾问。随即,“秃鹫军团”在德国的征募工作热火朝天地进行。起初每月都有成百上千的志愿者——不管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都与回国执行空运任务的战友们一样,秘密来到西班牙。他们穿便服在汉堡、斯德丁和斯温蒙德乘商船出发,从外表看他们是纳粹党“通过欢乐取得力量”组织主办的旅游团的游客(打仗还去那里旅游,德国人的想象力真是丰富)。商船甲板下藏着大箱子,上面标着“家具”或“圣诞装饰品”,里面则是枪支、高炮和飞机散件。轮船一出海便向南驶去,穿越共和政府的封锁线到达卡迪兹,人员和物资上岸后转到德军的主要基地塞维利亚。


“秃鹫军团”的指挥官是雨果·斯比埃尔将军。他身材粗壮,戴单片眼镜,被希特勒描述为“我的最凶悍的将军”。军团参谋长沃弗兰姆·冯·里希特霍芬则是一战德国一位著名王牌飞行员(就是前面提到的“红色男爵”)的表兄,他刚刚辞去空军研究站的职务,目的是亲临前线考察德国航空工业产品在实战中的表现。

“秃鹫军团”的飞行员穿热带制服,佩带西班牙徽章。尽管即将参加激战,但他们却形同儿戏,一到驻地就参观塞维利亚和格拉纳特的名胜古迹,游览摩尔人的埃尔汗布拉宫和著名的狮子宫,观赏当地吉普赛人弗拉门戈舞。一些更下流的活动也组织的有条不紊,如排着队到塞维利亚著名的红灯区寻欢作乐。一位西班牙飞行员曾回忆道:“德国人排好队,客人满了,多出来的人在街上等候,听房内长官叫唤,一列列地进去”。

高特·鲁佐中尉在1937年3月被派往西班牙接掌战斗机编队的第二中队,而3月底鲁佐的第二中队接收了16架最先进的Bf-109B-1战斗机(635马力Jumo210D发动机,2挺7.92mmMG17机枪,最大速度470公里)以淘汰旧式的亨克尔He-51B双翼机(750-马力BMWVI发动机,2挺7.92mmMG17机枪,极速330公里)。要知道德国本土的JG132也才在1937年初开始换装这种先进的战机,因此鲁佐中队成为“秃鹫军团”首先换装的单位,对他们而言实在是一个福音。

除了新式的Bf-109B-1之外,“秃鹫军团”还有另一种新式战机,那就是亨克尔He-112的第四架原型机He-112V4。亨克尔的He-112于1936年与Bf-109竞标德军新战机的订单,虽然He-112最后并未获胜,但是它初期的表现也让许多人刮目相看。He-112V4是在1936年12月随这三架Bf 109原型机一同到西班牙作实战测试,随后留在第二中队里头继续担负作战任务;He-112V4的武装除了两挺7.92mmMGl7机枪外,在机翼另有两门20mmMG/FF机炮,在当时这样的强大武装使她赢得了“大炮鸟”的称号,这样的武装使得日后He-112V4在进行对地支援作战时极受欢迎,还曾有过多次击毁坦克的记录。

虽然飞行员们都渴望驾驶新到手的Bf-109B-1出击,但是中队长鲁佐中尉并没有被喜悦冲昏头,他坚持所有的飞行员必须完成对新战机的适应飞行,并且还必须完成包括两次一小时飞行在内的各项考核才能够驾机参战(当时有许多飞行员不理解他、抱怨他,但是残酷的现实摆在面前,他是对的)。性能优异的Bf-109B-1使得德军再次夺回制空权,并且对共和党空军形成了不小的压力。以1937年7月底的战役为例,第二中队的Bf-109B-I击落了16架敌机而本身无损失,就可以看出Bf-109B-1在压制苏制的I-15、I-16时有很大的威力。

同一时期第二中队的中队长便是日后德国战斗机兵种总监阿道夫·加兰德中将(当时还是中尉)。在第二中队的He-51B还没换装前,只能担任对地支援的任务,而鲁佐中尉则可以驾驶先进战机与敌人捉对厮杀。由于“秃鹫军团”是以培训人员以及获取经验为主要考虑,因此飞行员往往在西班牙作战几个月以后便轮调回国,以便使更多人能有实战经验,因此高特·鲁佐中尉于1937年9月奉调回国,在他率领第二中队的Bf-109B-1作战的这6个月期间,鲁佐获得了击落5架敌机的记录,成为王牌。

秃鹫军团 - 战果及影响

内战爆发前,西班牙空军还很弱小,“秃鹫军团”对垒的也只是弱小的西班牙空军。当时西班牙空军只有40架“纽波特一德拉热”Nid-52型歼击机,60架“布雷盖-19”型双翼侦察轰炸机和20架鱼雷轰炸机。这些飞机都是落后的老式飞机,特别是轰炸机时速仅有120公里,带弹量80公斤,机上火力仅仅有一挺机枪。歼击机也多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产品。较为先进的只有新购置不久的3架“愤怒式”歼击机。

战争爆发时,西班牙飞机大部分都掌握在政府军手中,在初期平叛作战中,有效地配合了地面作战。但是,在战争爆发10天以后,德、意法西斯公开干涉西班牙内政,并向叛军提供大量武器装备。7月27日,德军将首批援助的40架飞机交到叛军手中,其中有32架容克Ju-52轰炸运输机和8架亨克尔He-51单座歼击机。这两种飞机都是德国在20年代后期研制的新机种。同时意大利也向叛军派出了12架SM·81轰炸机和25架CR32双翼歼击机及志愿飞行员。

战争开始后不久,交战双方首先展开了空运与反空运的斗争。当时政府军空军还未得到大量外援,数量有限的飞机除用于支援陆军作战外,几乎都用于截击敌方运输机。8月8日,据侦察报告,又有数十架敌方运输机运送部队到西班牙,而且护航兵力很少。政府军立即出动了28架Nid-52歼击机进行拦截。不料,叛军早有准备,运输机编队还未进入西班牙领空时,就有2个中队的亨克尔的He 51歼击机从西班牙境内起飞加入编队进行护航。政府军飞机还未接近敌运输机编队,He-51机群已迎了上来。Nid-52飞机性能落后,其速度和机载火力都远不如敌机,格斗中完全处于被动局面。一场空战过后,政府军损失了9架飞机,而叛军仅有1架轰炸运输机被击落、1架He-51歼击机被击伤。这次行动后,政府军被迫暂停了大规模的拦截行动,而改用单机或双机小编队进行袭扰。待苏联、法国援助西班牙飞机到达时,敌方空运行动已基本结束。于是,援助飞机便主要用于夺取作战地区的制空权和支援地面作战。

德、意援助叛军的飞机投入交战后,立即改变了双方空军数量和质量的对比。通过两次空战,西班牙共和国政府军的飞机损失惨重,叛军夺取了几个重要方向的制空权,在空中力量配合下,地面部队加紧了进攻,共和国政府岌岌可危。为争取国际支持和援助,共和国政府向全世界发出呼吁,请求各国给予援助,抗击德、意的武装干涉。

法国政府首先慷慨响应,答应援助西班牙政府50架波特兹-54轰炸机。苏联应邀向西班牙派出了由军事顾问、飞行员、坦克手、水兵和其他专业人员组成的志愿军,并陆续提供了大量苏联最先进的SB-2型轰炸机、P-5型侦察轰炸机和I-15、I-16型歼击机。据统计,在1936年10月至1939年2月的两年半之中,苏联共向西班牙提供了1409架飞机、400辆坦克和上千门火炮。此外,其他54个国家的4.2万名志愿人员也纷纷来到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战争。

反法西斯阵容的扩大,使德、意当局十分惊慌。它们不断增加干涉军的兵力。在德国“秃鹫军团”扩大到1万人的同时,意大利也新组建了1个援外航空团,参加西班牙内战。还有几个歼击、强击、轰炸、侦察航空兵中队也交给叛军指挥。在战争头两年,德、意两国共向叛军提供飞机1650架、坦克1150辆、火炮近3000门。

在干涉西班牙内战的前几个月,德国飞行员只是偶尔参战,没有军方的正式许可。最先开参战之先河的是汉纳斯·特劳罗夫特和他的同伴克拉夫特·埃伯哈德中尉。因为8月中旬,当德国飞行员把刚组装好的He-51战斗机交给仓促训练的西班牙叛军飞行员之后,由于缺乏经验,因而损失惨重。几个星期下来,He-51战斗机被击落了4架。尽管飞机还在源源不断地从德国往这边运,但身为军事顾问的德国飞行员在损失面前坐不住了,就亲自参加战斗。8月25日,特劳罗夫特和埃伯哈德中尉率先升空,在西班牙上空各自击落了一架政府军飞机,拉开了德国空军参战的序幕。随后,德国飞行员在西班牙内战中共击落敌机300多架。

1936年底,西班牙交战双方投入的空军力量都已远远超出了战争初期的水平。因为希特勒和他的顾问们已经越来越清楚使其“秃鹫军团”参加西班牙内战的重要性:这不仅仅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斗争,而且还能为刚刚扩大成军的空中力量取得实战经验的需要;是空军测试其新武器、新战术的试验场。这些,对于即将展开的进攻波兰和法国的战争,都是必不可少的。于是“秃鹫军团”的规模急剧扩大。随着飞机数量的增多,质量的提高,空中作战的规模和激烈程度也在不断加大。

11月中旬,弗朗哥叛军部队准备再次进攻马德里,双方飞行员在城市上空争夺制空权的战斗逐步激烈。13日,曾在8月击落敌一批敌机的埃伯哈德中尉率领一个战斗机中队从阿维拉基地起飞。两天前停在这里的一些He-51飞机被苏联人炸毁。埃伯哈德在马德里外围的卡萨坎波附近加入空战,被敌机发射的一颗穿心而过的子弹击毙。而他的苏联对手在飞机起火坠毁前跳伞,落人一群愤怒的西班牙百姓中,结果被误认作德国飞行员被打死。

鉴于进攻马德里不顺利,11月18日弗朗哥取消了轰炸平民区的禁令,于是“秃鹫军团”和西班牙叛军飞行员驾驶的Ju-52和意大利“萨瓦侯爵”轰炸机开始对城内的医院和居民区实施大规模夜间轰炸。空袭一直持续到11月22日,大批建筑被夷为平地,造成了1000多平民伤亡。这是空军有史以来第一次把平民当作打击目标。

1937年初,当马德里战役陷入僵局时,“秃鹫军团”的轰炸机编队增加了30架能够携带一吨多炸弹的双发动机高速He-111和高速Do-17即“飞行铅笔”。这些飞机到来的时候,正是“秃鹫军团”的容克飞机在俄国飞机面前处于下风之际。Ju-52最高时速为282公里,而俄国的1-15战斗机的时速为354公里,很容易被迫上。而“秃鹫军团”He-51战斗机的时速和灵活性也无法与I-15相比。作战中,机载4挺机枪的俄国I-15喷着火舌追赶“秃鹫军团”的“容克”式飞机,出尽风头。而新到来的He-111和Do-17即“飞行铅笔”不仅火力强大,而且速度也高于俄国的I-15。

在随后的时间里,“秃鹫军团”实力增强的轰炸机部队呼啸着投入战斗,轮番扑向共和政府的防线和他们守卫着的城市,甚至连格尔尼卡这样不起眼的目标也在劫难逃。4月26日,该军团一阵狂轰滥炸,将格尔尼卡夷为平地,1654名居民死亡,89人受伤,酿成了震惊世界的“格尔尼卡事件”,开了战略轰炸之先河。不管这一事件在国际上造成什么影响,但它确实削弱了共和政府在此地的抵抗力量。随之,叛军横扫格尔尼卡,进军毕尔巴鄂。

1937年夏,“秃鹫军团”战斗机编队新增加了30架Bf-109。这是梅塞施密特的巴伐利亚工厂去年秋天投产的新机型,用来对付苏联人投入作战的新机型——I-16。I-16的775马力发动机可使飞机的最高时速达到463公里,稍逊于Bf-109,但大大高于“秃鹫军团”其他作战飞机。此前配备的其他作战飞机。共和政府称1-16战斗机为“飞蝇”,“秃鹫军团”和叛军则把它称为“老鼠”。

Bf-109投入使用后,飞行员发现“老鼠”仍然不好对付。为此,梅塞施密特在德国不断地改进它的机型。1938年初,一种时速为519公里的大马力机型运到了西班牙,最终使得Bf-109没有了对手。于是,它们经常成双机或4机编队巡逻天空,其“鲨鱼”般的机身在伊比利亚半岛的阳光下熠熠闪光。


“秃鹫军团”战斗机编队的He-51战斗机,则在阿道夫·加兰德的带领下去担负支援地面部队作战的任务。他们因飞机上涂有卡通人物米老鼠的图案被称为“米老鼠中队”。飞行员们每天在低空飞行几个架次,回来时几乎每架飞机上都有枪眼。为了减少危险,飞行员们学会了列队前进,一架飞机跟在另一架后面,这样每架飞机都会被前一架遮掩。长机有时会翻个筋斗向目标俯冲,后面的飞机会像传送带上的汽车尾随而去。当战斗机要攻击大面积目标,如一排土木工事时,飞机从后面跟上,并排飞行,听到信号一起把炸弹全部投下,产生一排整齐的爆炸情景,德国人将此戏称为“小个子的轰炸地毯”。此后,地毯式轰炸成为正式的空战战术。经过不断实践和探索,He-51战斗机飞行员攻击命中率很高。但是,真正的定点轰炸,还需要新型的Ju-87斯图卡式轰炸机来完成。

1938年1月,纳粹新研制出的第一批3架Ju-87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被运抵西班牙,补充“秃鹫军团”。2月中旬,弗朗哥叛军发动了最后进攻,为其在东部特瑞尔市的据点解围。为此,“秃鹫军团”的战斗机部队全力出击,斯图卡式飞机轰炸敌军防线,为西班牙叛军打开缺口。2月20日,叛军进入特瑞尔,共和政府在这里防守的最后几个据点也被斯图卡一一消灭。第二天,苏联飞机出现于城市上空,“秃鹫军团”的Bf-109起飞迎战,击落7架苏联飞机,而自己无一损失。

苏联志愿军空军部队部署到西班牙之后,政府军的空战任务很大一部分是由苏联顾问指挥的,也取得了不少辉煌战果。

1938年7月的一天,苏联空军顾问普图欣得知叛军在加拉皮尼廖斯机场集中了上百架飞机,准备第二天对政府军进行一次大规模空袭。普图欣采取果断的行动,他命令分散在3个机场的5个大队近80架I-15、I-16歼击机,在敌空袭前对敌实施反空袭。接到命令的航空兵部队连夜进行准备,利用夜暗掩护,飞向敌方机场。当飞机抵达加拉皮尼廖斯机场时,已是拂晓时分,从空中依稀可以看见机场排列整齐的飞机和忙于加油挂弹的人员。苏联志愿军空军立即发起了攻击。一架架敌机中弹起火,飞机的爆炸又引爆了周围的加油车和装载炸弹的车辆,机场上火光一片。几架停在跑道边的飞机强行起飞,刚刚离开地面便被苏军飞机击落。半个小时以后,停在机场上的飞机大部分被击毁,叛军空军遭受了巨大损失,很长一段时间未能再对政府军采取大规模空袭行动。而苏联志愿军在这次战斗中仅被地面炮火击落2架飞机,取得了辉煌的战果。

1938年2月,弗朗哥叛军在攻占特瑞尔之后,开始了乘胜追击。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他们从阿拉贡和卡塔卢尼亚向东一直打到了地中海,“秃鹫军团”一直在配合作战,并在作战实践中不断改进其空中和对地攻击战术。自从1937年1月在马德里外围首次使用闪电战战术之后,“秃鹫军团”就一直在不断地加以改进。作战中,军团指挥官与西班牙叛军同行熟练配合,叛军在前沿阵地成功地用无线电与空军进行联络,使空地配合达到了相当的默契,为后来的二战中德国人实施的空地一体的闪击战战术奠定了基础。

苏联人向西班牙运送了大批先进武器,但他们与盟友的配合不如德国人。1938年底,为了减少损失,苏联人开始撤离。1939年2月,共和政府撤离马德里。几星期后,叛军进入首都,战争实际上结束了。

1939年春,“秃鹫军团”的最后一批成员返回柏林。他们与早先参加西班牙内战的1万多名战友一起游行通过了勃兰登堡门欢庆胜利。

秃鹫军团 - 总结

作为两次世界大战间规模最大的一次战争,西班牙内战使得各军事强国纷纷借此机会检验自己的武器装备,修订原有的作战方法,制定出了新的战术,轮训了部队,提高了战术素质。同时,德国空军将领开始认识到了高强度的轰炸在前沿产生的毁灭性效果,空军与地面部队需要密切配合。另外,实施大规模的战略空袭、地毯式轰炸和四机指尖编队等也是此次战争的新发明,并陆续应用于此后的二战之中。通过此次“秃鹫军团”的作战,希特勒的手中有了经过验证的战术,久经沙场的飞行员和性能先进的武器。几个月后,希特勒就把帝国推向一场征服战争。9月1日,在西班牙练就一身胆略和技术的德国飞行员和坦克指挥官,开始入侵波兰。他们在战斗中密切配合,将其在西班牙战场上初露头角的“闪击战”战术发挥得淋漓尽致。

苏联空军也在这次战争中检验了自己的飞机,改进了战术,肯定了航空兵在支援地面作战和夺取制空权中的重要作用,确立了集中使用航空兵兵力的原则。

在支持弗朗哥军队的一侧,德国“秃鹫军团”产生多名王牌,为首者是W·梅尔达斯,战果14架。意大利有王牌数名,为首者为M·邦扎诺,战果15架。

弗朗哥军队第一个王牌于9月11日诞生,当天,这位莫拉特击落第5架敌机。弗朗哥军队宣布战时总战果为294架,王牌人数19名。这个战果和拥有大量飞机的意大利志愿人员的总战果703架以及德国志愿人员的总战果314架相比,已相当可观。其中最突出的是加奎因·加西亚·马莱托。据资料,他在战争中一共飞行1012小时,511次作战出动,56次空战记录,击落对方飞机40架。到西班牙内战结束时,他已经成为弗朗哥国民军空军的首脑人物。1939年4月4日(的确不很吉利)他驾驶一架编号为3-51的CR.32进行低空飞行时,发动机熄火,飞机失事,飞行员遇难。他死后,因其在战争中的贡献被追授勋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