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必须延续生命的族人呀!挺起胸膛/要骄傲得像个真正的赛德克/我们死去的灵魂 会在彩虹桥上看着你们/告诉每个孩子 生生不息……”

电影《赛德克 巴莱》片尾曲响起,伴随着银幕上的字幕不断滚动,我的脑海中闪回过去两个半小时中出现的震慑灵魂的一个个情节:赛德克人奔跑疾掠在丛林中,赛德克人载歌载舞在山寨里,赛德克人狩猎厮杀在河流畔,赛德克人坚强奋战在山峦间……这是一部能够让人在烦扰盲目的生活中发现一丝生命奇迹的电影。

以猎人头为荣耀的赛德克人是残忍的,看看那布满大坑的头骨是多么让人不寒而栗;以喝酒为欢的赛德克人是豪迈的,他们可以畅饮欢歌到天亮;以山林为牧场的赛德克人是自得的,若没有日本人的侵略,他们会永远悠然地生活下去;以做一个赛德克人为骄傲的赛德克人是自豪的,“如果文明的代价是卑躬屈膝,那就让你们看看野蛮人的骄傲”。台湾魏德圣带给我们的就是这样一群人,这样一群名为“赛德克?巴莱”的“真正的人”。

不同的元素、不同的情愫交织在这短暂的两个半小时中,“野蛮”和“文明”的冲撞,信仰和生命的抉择,殖民和自强的争夺,钢铁和血肉的拼杀,都值得人们静心思考。电影也因其自身内涵丰满,而饱受大众好评。然而在这些宏大问题之前,我们是否可以回到电影本身,思考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们到底为什么感动?

因为这是一部反抗压迫,反抗殖民的电影?似乎并非如此。影片中对日军行为的描写,并不魔鬼恐怖,他们修建学校和邮局,希望对原住民做精神上的统治而不是精神上的虐杀。相比而言,反倒是赛德克人风一样的袭掠,抛下了满地的头颅和尸体,显得如此仓皇又不堪。因为野蛮和文明的对立而让人震撼?似乎也不尽然。尽管影片中尽显赛德克人对族人的温情,但以猎杀敌族头颅为成人礼的习俗,显然跟普世的理念不符,这种残忍的宗族习惯也与任何文化背景下的文明格格不入。同样,以残暴著称的日军,以生产生活方式来评判文明、并以文明使者自诩的行为令人可憎。这种野蛮和文明的悖论会令我们不断地思考,驱使我们反思社会,让我们警醒而自省,却不是令我们感动的源泉。

独立出影片的血腥和残忍的场面,是魏德圣镜头下的赛德克人所表现出来的对生命归属的执着追求。“做一个真正的赛德克人吧”,是他们心中的唯一信仰。在他们的梦境中,出现的是彩虹另一端那丰饶的猎场、祖先的英灵、逝去的先人、失去的爱人,亦或是战死的故人。做一个真正的赛德克人是一种荣耀,同时也是能够实现自己灵魂“永恒”存在的一种方式。这种生命的信仰,世代相传—无论是头领莫那鲁道还是少年巴万,这种信仰都根植于他们内心。这种信仰并不是一种宗教麻痹,而是人与生俱来的对自我生命根源的一种眷恋、是一种寻求生命归属的信念。这种眷恋和信念支撑着赛德克人,支撑着他们爱护自己的族人,将生命延续生生不息;支撑着他们奋勇搏击,为维护和争夺生存的猎场而不懈厮杀。这种信念激励着赛德克人,在祖先的领地、部落的精神被文明的异族人不断掠食的情况下,抛弃苟活,以赌上生命的方式,飞蛾扑火般地追寻灵魂的自我升华。这种转瞬即逝却又波澜壮阔的升华方式便如同影片结尾时山林端的炮火一般璀璨无比。

人生下来便义无反顾地奔向死亡而去。不时萦绕在心中的问题总是:我从哪里来,而我又要到哪里去。这种无穷无尽的疑问生生世世地拷问着世界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的心灵。尽管不同种族、不同宗教、不同文化背景与不同时空的人都有着种种答案,赛德克人却给出了这个问题一种近乎完美的回答—我从哪里来,我便要到哪里去。

在以追逐名与利为价值取向的年代,在义务可以剥离、道德可以沦丧、爱情可以抛弃、同胞生命可以置之不顾的年代,感谢电影《赛德克 巴莱》为生命、为信仰唱了一首赞美之歌。它以“野蛮”的方式、从“野蛮人”的角度表达着以精神起源为精神终点的美好愿望。赛德克人朴素单纯、对信仰未加思辨的坚守,恰恰说明这种美好愿望是人类朴素的理想——捍卫我们的精神家园,好让灵魂有一个纯洁安息之所。


本文内容于 2012/5/30 21:17:22 被fba6211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今日排行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2.0
热点图文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2.0
热门推荐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2.0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