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社评:当前更要“把朋友搞得多多的”

中国社会的分歧在增多,裂痕也在增多。反主流的一些声音在互联网上逐渐巩固了阵地。弥合分歧,扩大共识的任务很重,但对当前情况有针对性、并能产生效果的方法并不多。中国需要维护社会团结的探索和创新。

我们首先需要一个实事求是的判断:完全由官方主导中国意识形态的时代过去了,中国思想多元化的趋势是不可逆的。承认了这个现实,用新的凝聚力对冲并消化多元时代的极端性和负面性,就显得十分紧迫。

一元化时代的最大特点是,社会有完全一致的价值取向,所有人朝同一个方向竞争、进取。竞争的失败者自动处于从属地位,接受远离社会中心位置的现实。

多元化时代则大不一样。社会在价值观层面就已出现分歧,主流价值观再强大也形不成对社会的全覆盖。竞争的主流方向开始模糊,一个竞争方向的劣势者有了替代的选择。渐渐地,不同发展方向开始竞争在中国社会的影响力,谋取在社会中更有优势的位置。

官本位的思想在中国仍很强大,中国人常说的“体制内”,其实是一个以官为本的大圈子。中国人对政治感兴趣,因为政治的影响力的确最大,而商的影响力至今是次一级的。通过某种形式在“体制内”有一席之地,对很多人仍具有吸引力。

当前很有成就的企业家及社会名流,大多不拒绝在官方的安排下获得参政议政的机会。而进入了这个体系的人,很少有向政治对抗方向发展的。

然而不幸的是,中国“体制内”的规模和对外接口都是有限的,有很多商业成功者、有才气并获得成功的名流与“体制内”无缘。工商界对社会的实际作用与他们的话语权尤其不成比例。可以想见,即使这些人的基本价值观同“体制内”是一致的,他们变得热衷发牢骚,或对国家主流前进方向找点别扭的概率也会大得多。

全球化时代,西方的影响大举向中国渗入,而自感被“体制内”冷落、在国家主流政治方向已无前途的人,对西方产生亲近感几乎是“很自然的”。这种结合既是思想的,也是利益上的。

中国现在已经出来一批与现行体制采取对抗态度的人,而且他们的存在逐渐合法化。他们当中的少数人因触碰法律底线受到制裁,但这样的人今后会层出不穷。

思想和利益的多元化不可阻挡,我们甚至不能说,“对抗”的存在对中国就是完全无益的。但它们带来的政治冲击对国家的确是风险和挑战。或许唯有扩大中国政治与这种多元化的结构性互动,尽可能改变它们带来的冲击力的性质,才能形成社会新的稳定和活力。

中国为此应打破目前“体制内”的边界,让国家政治资源不再固化,而与社会各个领域不断贴近。要创造合法参政议政的新途径,不断制造“体制内”与“体制外”的新接口,甚至实现体制内外的流动。

中国一直崇尚统一战线,直到今天它仍被视为法宝。然而“统战”的对象需要根据新形势不断调整,中国社会内部的“统战”或许是当前最应下力气去做的。

中国在快速发展,中国保持当前的发展态势符合绝大多数国人的根本利益,当前的一些裂痕包括一些对抗都并非不可化解。别让西方来中国搞了“统战”工作,我们不应轻易言“敌”。相反,我们要“把朋友搞得多多的”。▲(环球时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